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止鼬】星星

※沒頭沒尾的奇妙產物

※止水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視角


  宇智波止水曾以為到了另一個世界就能夠看透世間上大大小小的事。

  確實,當這個世界的人想要探索生前的故鄉是輕而一舉的,他得承認,剛來到這兒的時候他常常這麼做,從遙遠的另一端靜靜地看著自己在乎的人,畢竟生命上刻畫下的回憶,所感受過的喜怒哀樂不是這麼輕易能抹去的。

  它們悄悄地跟著自己的主人,彷彿提醒似的,一縷熟悉的小辮子擅自探進止水的夢裡好幾次。

  嚴格來說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連兄弟都算不上,血濃於水,有些事是強求不來的。大約是從和鼬初次執行任務的時候開始,自己總會在分道揚鑣後一個人到河邊的草地上躺著,看著試圖在黑夜裡佔據一席之地的的星星,心裏想的卻是世上很多無法稱心如意的事情。

  止水記得那天腳踝扭傷的鼬特別可愛,倔強的樣子,不肯服輸的樣子,背後傳來的溫度很真實。這也讓善於察言觀色的他更加確信了,那是卸下心防後的宇智波鼬,未曾被呵護過的心思,止水慶幸自己是第一個看清它的人,於是決定將其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裏,嘴上說著真誠同時令人安心的話語,即使不是在最近的距離也沒關係。

  而宇智波止水沒有料到的是,那個宇智波鼬並不願意當個無條件被守護的角色,這份記憶甚至比他們互相將彼此視為義兄義弟的那天更加深沉,相識約莫三年的那天。

  尚未隱沒地平線的太陽猶如倒數計時般,他匆匆的跑到鼬旁邊就是遞出一路上擔心賣完的三色丸子,怎麼氣喘吁吁的,宇智波鼬笑著的眼睛似乎是看透了宇智波止水的心,果不其然年長的一方一個臉紅,看上去特別窘迫。

  其實止水知道面對這個人的時候自己是最沒有防備的,換言之也是最真實的,所以當他被鼬拉著一路到河堤邊,手上的另一串丸子被搶走的時候,失去平時身為前輩聰穎形象的自己只來得及察覺嘴唇被輕輕的蹭過一個算不上吻的觸碰,其中微微顫抖的勇氣和罕見紅暈的雙頰成了不能說的秘密。

  突如其來的甜蜜襲擊是足以讓宇智波止水回過神來了。

  微微拉開兩人的距離,他們彼此都有些狼狽的跌在草坪上,止水因為這滑稽的場景忍不出笑了出聲,這一笑可是讓眼前努力保持面無表情的鼬十分不滿,被攥緊的衣角染上一點汗水,以證據來說是足夠了,當事人絲毫不在意的笑著視為緊張的證明,誰要他可愛的後輩偏愛隱藏自己。

  儘管方才的笑聲緩和不少尷尬的氛圍,止水依然明白眼下自己的模樣絕對比鼬糟糕一百倍,除了莫名的緊張,心跳還快到不行,再抬眼看看眼前的人,儘管幾縷髮絲被微風吹散依然那麼完美,但他清楚這是個可能等了一輩子也等不到的機會,正被宇智波鼬親手給端到自己眼前來。

  宇智波止水不知道對方打算給自己多少時間,或者該說上帝把屬於自己的時間軸上畫了多少長度,總被封上比同齡成熟的他時常努力想像自己十年二十年後的樣子,但腦海裡老是連影子也浮不出來,止水似乎和鼬提過這件事,原以為會得到一些相互理解的交流之類的,結果得不成反而被罵了一頓,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在這樣的體悟下止水知道自己該做點什麼,夕陽已經沉得幾乎不見蹤影,當他再次對上鼬的雙眼時宛如看到每一次在此地仰望的繁星,只是璀璨的程度沒有一顆抵得過這個人。止水笑了笑,他深知不能再讓對方等太久,果真察覺到衣角上的手有退縮的念頭,儘管宇智波止水在宇智波鼬面前沒有一次不是讓步的一方,但這次他可沒這麼打算。

  佔有慾一直是個對止水而言有些曖昧的詞彙,從前的他認為是和自己無緣的情緒,直到這一刻才瞭解,直到他把鼬網羅在身下的這一刻。被圈住行動範圍的人有些驚訝的瞪著他,但在那漂亮杏眼攻勢下絲毫沒有發揮應有的效果,止水只是心甘情願的接受來自鼬無聲的抗議,他緩緩地低下頭,就這麼把難以言喻的感情吻了出去,悸動擴散在彼此心底。

  事到如今,對於上蒼早早收回自己的這項抉擇止水並沒有怨與恨,倒不如說除了感謝之外別無其他,固然他曾感到無力與不可避免的自責,但在那說不上長的那段生命裡他會說自己是幸福的,能與宇智波鼬相遇,宇智波止水是再幸福不過的。

  這個世界依舊晝夜分明,當止水再次睜開雙眼時察覺到自己的眼角有些濕潤,站起身子,心裏笑自己不爭氣,是夢還是現實他無法說明,有時夢境給他看的是回憶,而有時卻是建立在祈願以上的事情。

  一陣風徐徐吹過青青草地,宇智波止水是知道的,要不滿天星斗的夜空怎麼會那麼真實呢。

  要不宇智波鼬又怎麼會紅著眼眶,笑著站在他眼前呢。

 

ーー讓你久等了,止水。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