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刪文可能
取關隨意,亂入聊天歡迎
感謝閱讀&留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你的我

◎久違不曉得多久的雷文,懇請當新手文筆看待

◎清水到不能再清的影山視角

◎感謝閱讀雷雷產物的你

  影山最近覺得自己病了,還不是普通病的那種。

  要說為什麼,病因正是他那關係絕算不上好的搭擋,也就是日向,讓影山在意得不得了。「關係不好」這倒是自己主觀的認知,說到日向這個人,影山至今就是搞不懂為何總是屢屢被前輩們調侃自己和那傢伙的相處模式,撇開田中和西谷前輩不說,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甚至連大地和菅原這兩位堪稱烏野最靠譜的角色都點頭,時不時說著「什麼事都能吵起來,影山和日向關係還真不是普通的好啊-」這樣的。

  但最近影山彷彿是哪根筋不對似的,開始漸漸地理解這句話的涵義。他知道自己在除了排球以外的事腦袋沒有一次靈光,也沒體驗過什麼叫「開竅」,可此時此刻看著自己的咖哩便當被日向硬生生的從中間挖走一大口的想法不是惱火不滿,而是愕然的優越感。

  他隱約覺得日向把他的心給偷走了,早在好久之前。

  產生優越感的原由多得數不清,不過就影山的狀況而言只是單純的,他認為自己相較其他人對日向來說更加特別。他的搭擋只搶他的食物,只和他鬥嘴鬥得特別兇,也只有他的搭擋,親手拉下自己不被諒解的高傲面紗,眼睛雪亮亮的,一遍又一遍的跳耀身影是最好的證明,「有我在你就是最強的。」

   曾經有著最多隔閡的兩個人,從水火不容到親密無間,沒有人比他們更理解彼此。

  「影山?⋯我說影山同學你該不會是氣到說不出來了吧?我我我會還你這一口啦!」

  就連這種進退兩難的試探語氣也是,看著盯著自己的目光影山不禁在心裏又是一陣自滿,正是那雙情緒瞬息萬變的眼睛讓他得以從過去的陰霾走出來,當然純粹的笑容也是。

  前幾天練球的意外插曲從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個冒失鬼不小心把兩人撞得跌了一跤,原以為被突襲的自己怒火在下一秒會隨即點燃,然而當下影山在意的卻除了日向沒有別的,一是從對方身上傳來的體溫,二則是那頭無心蹭到自己手裡的髮,怎麼看就是沒有包含自己被撞了頭很痛這件事,這可不是向來我行我素的人會考慮的。

  他忽然覺得那頭總是讓人焦躁的橘髮,好像不是那麼心煩意亂,反倒是擾亂人心了。

  「吶,我說。」

  「啊?」

  「能不能讓我摸你頭髮?」

  「⋯⋯」

  唐突提出的要求換來理所當然的沉默,眼看日向整張臉都青了,影山自己的臉色也彆扭得好看不到哪去,搶快似地放下光顧盯著某人看連一口都還沒吃的咖哩飯,手一伸就抵達觸手可及的位置。反正話都說了後悔也來不及了,乾脆就這樣吧,在極短時間內擅自排解疑難雜陣的影山突發起想的就把便當塞到已經飽餐一頓的日向手裏,接著想也不想的攬過那顆橙色腦袋,方才還保持的微妙距離啪地一下,消失了。

  「你這傢伙,頭髮還真軟啊。」

  徹底蠻橫的霸道行為令人乍舌,只顧確認自己心意的影山輕撫了柔軟的髮絲幾下點點頭,似乎是十分滿意,卻完全忽略了因自己的行為而動彈不得、連紅至耳根的日向,而當單細胞生物的警鈴響起時,肩窩上的熱度老早全傳遞到他的心房裡。

  「影影影影山、你在⋯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放開我啊混蛋⋯⋯」

  他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清清楚楚。

  面對違背自己的意志的抗議影山只是變本加厲的把人更進一步的摟過,他賭日向絕對是害羞了,這個舉動果不其然讓懷裡的人害臊得把臉整個埋了起來,「專屬自己」的獨占心理的情感隨之膨脹得厲害,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的影山終究是釋懷了。

  「我知道啊。」

  我知道我喜歡你。

  我也知道,你對我。

评论 ( 6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