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刪文可能
取關隨意,亂入聊天歡迎
感謝閱讀&留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你的我(續)

前篇走

◎手癢寫了日向視角,新手文筆依舊

◎感謝閱讀的你


  說實在的,對於交往後這件事日向並沒有確切的實感。

  他和影山依然是整天打打鬧鬧,時不時上演互搶便當你爭我奪的戲碼,社團活動的時候也總能看見隊上某個二傳手指著自己鼻子罵的身影,對此日向或許早就習以為常,但對於自己正在和影山談戀愛這個事實,可就不一樣了。

  從進烏野開始,日向的目光就一直觀察著每個人。汲取前輩與同期至今積累下來的經驗值,或是每個人的習慣和默契培養之類的,當然對影山更甚,誰要他是他們部裡優秀得無可挑惕的選手呢。

  誰要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呢。

  目光不禁追隨著影山的日向果不其然被自己盯著的人給吼了回神,在公共場合看似不過平常的提醒卻讓他羞赧得無所適從,明知道是心神不寧的自己不好,可日向忍不住,他想自己渾身不對勁像個小偷,這幾天就只顧著看影山,只顧著想影山,就連現在也是,那個人做著例行公事的發球練習也讓日向的心臟怦怦跳著,是超越憧憬的迷戀渴望。

  「日向呆子!換你發球啊!」

  不知何時走到自己身旁的人一手把球塞給了他,看似不耐煩的影山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輕輕拉了日向一把,往球場的方向。明明是那麼稀鬆平常的舉動卻在他的心裏刮起一陣風,對自己的大驚小怪日向只是默不作聲的紅著臉接過藍黃色的排球,手腕的脈搏處發燙著,誰讓他們青澀得連手都沒牽過,更別說其他了。

  「我說你,有什麼事嗎?」

  將部室鎖上後,正當他準備牽自己的腳踏車時影山冷不防地出現了,說到底他們總是一起走到半路才分手,一點也不奇怪。思考時日向的瞳孔總會左右不定的飄,心想糟了,影山絕對是對今天自己的表現感到不高興吧,畢竟是他說要練習發球對方才延長留下來的時間,日向有些內疚,心臟又怦怦地開始聒噪起來,他甚至懷疑影山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呃?沒什麼事啊?倒是剛才真是抱歉了啊,明明影山特地陪我練習的,那個⋯⋯」

  「不,我不是在說這個。」

  向前再邁進一步,彷彿要擋住日向的去路似的,影山站在離他和腳踏車不前不後的位置,氣氛也隨之尷尬了起來。期間兩個人欲言又止了好幾次,最終是影山釐清好自己的思緒才再次開口,這讓日向鬆了口氣的同時又有些窘迫,因為他知道對方肯定看穿自己心裏那些無關緊要的瑣事。

  「你這傢伙,不安了?」

  「⋯⋯」

  見自己不答,這下換影山急了,那模樣既滑稽又溫暖,讓日向忍不住想大概就是這點讓自己喜歡上他。即便眼前這個人再怎麼不擅長言詞,但卻從不怠慢的為自己努力著,想著想著日向忍不住露出笑容,這一笑使得對方更加困惑不解,生怕是人要跑了,急得一手把他抓牢,這下算是牽手了吧?

  「你、你這傢伙是裝的嗎⋯⋯」

  貌似是認為被人捉弄的影山這下更是下定了決心,手把日向握得緊緊的,筆直的站在他的面前,而在這樣近距離的攻勢下說白了日向也是緊張得不得了,況且眼下被人以奇妙的方式牽著,形勢逆轉,此時變得他進退兩難。

  「不,我沒有!你聽我解釋啊影山,是說你要不先放、放開我⋯?」

  「不放。」

  果斷的拒絕裡帶著不可退讓的堅持,最起碼日向是聽得出來的。

  他聽得出來自己被愛著。

  「難道你、你不喜歡我這樣嗎?」

  哪來的理由不喜歡啊真是。面對眼前貨真價實的坦率讓日向只有投降的份,說真的影山這個人本來長得就不差,再加上認真的語氣和扣在掌心上的牽制,讓他只能難為情地搖了搖頭宣告認輸,連正眼看人都做不到了。

  「⋯⋯誰會不喜歡啊。」

  輕得不能再輕的回應,理所當然沒有逃過影山耳裡。

  一道人影將他整個人籠罩著像是擁抱,日向知道影山還在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於是他閉緊眼睛到他懷裡,由默許接受來自另一個人對自己的珍視和寵愛,小巧的眉心被吻了下來。

  總覺得,好幸福哪。


评论 ( 4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