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刪文可能
取關隨意,亂入聊天歡迎
感謝閱讀&留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傾心

◎交往中影日,影山視角

◎配合最近忽然涼起來的天氣的一發(莫名)

◎感謝閱讀的你!


  影山從沒想過初戀是這樣的小心翼翼。

  此刻外頭逐漸下起雨來,由於部室要進行定期性的檢修,今天便成了社團活動休息的日子。影山決定將東西收好後去日向的教室找人,不過他們並沒有約好,以至於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能見到對方。

  心有靈犀似的,兩人在走廊上不偏不倚的遇上了。身旁三五成群的其他學生走過吵吵嚷嚷的聊著各式各樣的話題,從無關緊要的八卦到週末去哪兒玩通通都有,不過大多都是抱怨著突發降雨以及即將到來的期末考。今天的日向看上去心情不錯,橙色的頭髮讓影山一眼便從人群裡看到他,對上眼的時候對方熱情地朝他打招呼,滿面的笑容藏也藏不住。

  可愛得讓影山有股想直接把人抱起來親的衝動。

  所幸他是忍下來了,要不在這種公共場合之下不用想日向肯定會羞得不知所措,但影山自己倒是一點也不介意就是了,不如說他可想這麼做想得不得了,能滿足眼下的慾望不說,還能詔告天下說這個人是自己的專屬。

  每當他和日向待在一塊時便有這樣的想法,交往前後始終存在著。好不容易來到離日向最近的位置,卻彷彿貪得無厭似的想要更多。具體說來是什麼影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對方似乎看透了自己的心思,這種時候往往會給他一個擁抱或親吻,對一個連牽手都害羞的傢伙而言大概能說是渾身解數,讓他明白自己是特別的,明白自己是被愛著的。

  日向為他付諸行動,而他為日向學會適時的克制自我,學會尊重。至今為止影山從沒想過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更別說談情說愛是怎麼回事,他想自己確實改變了,明明曾經是一個被他人拒而遠之的傢伙,某個傻瓜卻毫無戒心地轉眼間就靠到自己身邊來了。

  「吶影山,等一下我們去買個包子吃怎麼樣?」

  應了對方一聲後便齊齊的往熟悉的方向走去,得知對方忘了帶雨具後便拿出自己的來,兩人共撐一把傘的結果是近得難以忽視的距離,雨不減反增的滴答滴答地下得讓影山皺了皺眉的同時把日向摟得更近。冷冽的寒風使他們的肩自然地靠在一起,面對只增不減的風勢影山順勢地牽著日向的手塞進自己的裡口袋,稱不上大的傘比稍早來得傾斜幾分,到最後整個明顯地偏向另一邊,直到影山自己單邊的肩膀被雨水浸濕才察覺。

  買了肉包後他們直接坐在店家門口一張木製長椅上開始吃了起來,暖呼呼的給人一種寒意都舒緩的感覺,恰到好處的屋簷成了暫時的避風港,他們的聊天話題莫不過是排球和伙食等等的瑣事。

  相較不久之前現在的雨勢小了一些,尚未暗下來的天色像是蒙上了一層灰般的曖昧不明,他忽然想起某次打盹時被對方輕吻的感觸,難以忘懷的柔軟像羽毛,而對方似乎是百分之百認定自己沒有發現只顧著一股勁地盯著自己看,宛如此時的日向毫無緣由的將視線筆直的投過來,過於集中的目光不僅斷了思緒還看得他的心都癢了,即便臉上看不出任何波瀾。

  「幹嘛一直盯著我看?」終究是忍不住的提出疑問。

  而自家戀人只是搖搖頭,泰然的笑著直說「我只是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很喜歡影山你呢。」

  過度坦率的話語令人一時不曉得該如何應對。

  「我說你啊,別突然胡說這些——」

  「沒有胡說啊,要不然怎麼會交往麻。還是說影山其實沒有那麼喜歡唔⋯⋯」

  哪來的理由不喜歡你啊混蛋,影山在心裏毫不留情的怒斥著,情急之下摀住了日向的嘴,還不忘掃視著零零散散的客人就怕有任何萬一。可這個舉動非但沒讓對方高興,還不服氣地試圖咬他的掌心,對此影山實在無法生起氣來,只得摸摸鼻子接納日向的抗議。

  如果要比誰更喜歡誰自己可是絕沒有輸的可能好吧,誰要自己一個從不替人著想的性格在你面前全都沒了,還在教室外頭像個傻瓜等了好幾次,明明帶著傘還替人撐到自己淋了一邊濕,殊不知影山內心的憤憤不平可多了。

  「日向你個呆子,明明我才更喜歡你。」

  也許是不想讓人看見自己臉上的表情,站起身子前他特地故弄玄虛的撓了撓對方的頭髮,隨後再次撐起傘的影山邊拿起書包邊拉過日向的手來到了遮蔽的範圍裡。而這次的角度壓得更低也更加傾斜,他十分清楚眼下有幾個路人正經過這裡打算進店裡買東西,但仍然沒有打消念頭的意思,一個吻就送到對方唇上,綿長又溫柔地,彷彿要將自己的心情印到日向心上似的深情。

  而被吻的人先是愣了愣接著反過來揪住他作勢退開的衣領,即便雨聲再大也掩蓋不了的堅定。

  兩人爭先恐後的訴說自己一味倒向對方的心。


评论 ( 15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