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刪文可能
取關隨意,亂入聊天歡迎
感謝閱讀&留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兔赤】幸福傻瓜

◎日常的赤葦視角,只能說木兔實在太好逗(笑)

◎小學生文筆依舊

◎感謝閱讀的你!


  「你就是赤葦君哪,光太郎常常提到你呢。我們家光太郎真是承蒙你照顧了。」

  「請千萬別這麼說,是您太客氣了。這邊才是承蒙關照。」

  與你一言我一語的溫和成了極大的反差,亂了方寸的木兔看得赤葦不由得笑了起來。

  放在一旁的水果籃提醒著自己明明是前來慰問的,怎麼現場就鬧哄哄得不行,不過罪魁禍首可不是他。老人家坐臥在病床上和藹的笑笑,看上去精神不錯,反之木兔結結巴巴地什麼話也回不好,平常大而化之的性格都不曉得跑到哪去了,對什麼事都大驚小怪。

  時間點回到今天早上,晨練時他們主將難得在練習途中電話響了,不單如此還慌慌張張的衝去體育館外接電話,不得不說當時赤葦有些擔心,從木兔罕見的神韻裡讓他察覺到不對勁,而他也在練習結束後直接向本人詢問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木兔前輩。」

  「啊啊,其實也沒什麼啦。」撓撓頭,裝出若無其事的模樣依然掩蓋不過其中的擔憂,「就是奶奶好像閃到腰什麼的,現在在醫院裡檢查。」

  因為小時候父母工作忙碌的緣故,赤葦記得木兔曾說自己以前是由奶奶一手帶大的,兩人的感情特別好。說來他也挺羨慕的,也許是家庭環境各有不同,赤葦和祖父母之間並沒有什麼樣的特別情誼,單純是在特定節日才會見到彼此的程度,現在想想確實給人某種疏遠的寂寞感覺。

  「是這樣啊,不是什麼嚴重的傷真是太好了。那麼木兔前輩今天放學準備去醫院嗎?」

  「⋯⋯唔恩,還是想去看一下,雖然只是小傷啦。」彷彿在思考著艱澀難題,高聳的貓頭鷹腦袋斜了一邊半晌,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朝自己的方向瞧過來。「我說赤葦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呀,去醫院看我奶奶。」

  說真的赤葦對這份邀約沒有過多的訝異或者困惑,只是單純的想自己也有機會目睹這位時不時會出現在木兔話題裡的神秘人士色彩令他有些高興,於是便沒多想的答應下來。誰知道對方得到肯定的回覆不但沒有歡喜反倒是詫異倒退三步,連連好幾次的說「赤葦你確定嗎?真的要去喔?去看我奶奶?」實在令人不明所以。

  不論木兔有多麽驚訝,赤葦終究還是跟著去了。在往醫院途中的路上木兔給人一種非比尋常的感覺,身為副主將的他可是對自家王牌的狀態暸解得一清二楚,眼前這只貓頭鷹在緊張,而具體的原因究竟是什麼赤葦就不曉得了,不過他隱約覺得理由正是自己。

  而就如此刻眼前上演的一來一往,確實驗證了這份猜測。在他倆進到病房前木兔還特地做了個深呼吸,但可惜的是效果不彰,就在赤葦和奶奶說起話的那一刻起便手忙腳亂的沒停過。

  「要不是赤葦君這樣優秀的孩子在,我們家這個傻瓜肯定沒辦法擔任社團主將什麼的吧,吶。」聽著老人家語帶稱讚的娓娓道來讓赤葦實在有點不好意思,他邊是禮貌地回應著邊在一旁削起蘋果來,而奶奶似乎對木兔抗議不斷的反應感到樂此不疲,頻頻地在赤葦面前出賣著寶貝孫子。「光太郎回來我這邊的時候老是赤葦赤葦的說個不停,一開始我還以為是哪個姑娘讓光太郎喜歡上了呢,呵呵。」

  聽到「姑娘」和「喜歡」這兩字,雖然只有一瞬間但赤葦機靈地依舊嗅到木兔的不安情緒,至於理由他當然再清楚不過,所以當赤葦和對方並肩站著、將蘋果遞給老人家的時候便暗示性地在床緣底下勾了勾木兔的指頭再捏捏他的掌心,意思是自己並不介意,以及一點讓人放輕鬆點的意味。

  而似乎是自己這份舉動太過突然,木兔下意識的抽回了手,整張臉唰地紅了一片,原先要說的話全都卡在喉嚨裡。這不僅讓赤葦差點笑了出聲,就連享用著蘋果的奶奶也發現了,不知是無心還是有意,絲毫不婉轉地質問起當事人來。

  「我說光太郎這是怎麼啦?臉這麼紅成這樣該不會是在想什麼虧心事吧?」

  「我我我我沒事!才沒有什麼虧心事呢!奶奶您別再說了——!!」

  早已脫離掌控範圍的木兔一下就衝出了房間,相較從頭到尾泰然處之的赤葦來說是逃之夭夭一點也不為過,明明說要來探望奶奶的是他,說要請赤葦一起來的也是他,自己的表現卻比任何人都來得失常。

  原以為老家人會開口讓他把人給抓回來的赤葦實際上看見的只有慈藹的笑臉。

  「光太郎這孩子真是⋯⋯真是對不住赤葦君哪。」頓了頓,奶奶繼續道,「活到一把年紀了,能看見孫子開開心心健健康康的就是最令我欣慰的事,還有——」

  而當他靠到床邊準備聆聽長輩的話語時,木兔忽然一個推門而入使所有動作全都嘎然而止。

  「啊啊啊奶奶您又想和赤葦說我的壞話了吧,我這就要把赤葦帶走!快把赤葦還給我!」顯然剛才臨時出去短暫透氣並沒有發揮任何讓人冷靜的效果,從語氣和拉著赤葦的動作看來木兔是真的要把人帶走了,老人家也沒有阻攔的意思,又是叮嚀了幾句後便揮揮手,不忘再次感謝特地買來的水果。

  隨著人來到醫院外長廊的赤葦似乎對奶奶被打斷的話語仍舊耿耿於懷的有些在意,分神的模樣惹得木兔不開心了,一下子就賭起氣來。

  「赤葦剛剛一直都只聽奶奶的話都不理我,而且還和奶奶講悄悄話,赤葦是不是比起我更喜歡我奶奶?哼!」

  「木兔前輩要這麼想的話也沒辦法了,不過我確實喜歡你奶奶呀。」明知道這番言論會使對方更加沮喪,不過今天赤葦實在覺得木兔的反應出奇有趣,忍不住又捉弄道,「啊對了,剛才奶奶還說看到我們牽手了喔,都怪木兔前輩反應這麼大唔呃——」

  彷彿無法再承受更多刺激性的話語,情急之下木兔也沒多想就吻了過來,說實在的把赤葦嚇壞了,他甚至能感受到對方攬住自己腰間的力道是那麼強烈,唇舌之間的親吻是那麼的靠近懸崖的邊緣,顧慮的同時又充滿難以掩飾的喜悅。

  而當他放開他的時候兩人的臉上都沾上少許的緋紅,長角貓頭鷹轉眼間恢復了大半元氣,接著牽起赤葦的手再次朝著病房走去,令尚未回神的自己更加不解。

  「既然奶奶都知道了,這次我要好好把赤葦介紹給奶奶。」走在前方的人喜孜孜地說。

  殊不知窗外的景象早已映入眼簾,老人家露出釋然的微笑,心想來不及說出口的話想必是傳達出去了吧。

  ——你們,要幸福哪。


评论 ( 4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