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刪文可能
取關隨意,亂入聊天歡迎
感謝閱讀&留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heart of mine(5~6)完

◎本篇完結

◎感謝閱讀的大家,目前對番外沒什麼頭緒不過有什麼想看的還是歡迎跟我說(達成度極低)

05.

  即便再怎麼滑稽荒謬,但他相信道影山是做得出來的。

  顧不得內心成千上萬個疑問,當時面對著威脅滿點的字條日向只能舉雙手投降,冷汗都要冒出來的掌心不分青紅皂白的壓上對方的手背抓緊,希望就算一點點也好拜託冷靜下來,所幸影山似乎是聽見他的心聲,最終都沒有輕舉妄動。

  而日向的手也就這麼藉著講桌的高度,以看不見的角度握著對方的手。

  僅僅是上下重疊的觸碰就已經令他的雙頰不自覺得發紅,可對影山來說一點也不夠。不單在底下偷偷摸摸地設下陷阱,還趁日向一個不注意時把他鑲入指縫,計畫成功的人滿足的將手牢牢靠住,而日向自己則是羞得動也不敢動。

  「混、混蛋⋯⋯快放開我!」

  「⋯⋯」

  數不清是今天第幾次的對話模式,心想對方絕對是故意的,讓他充分嚐到不被人回應的滋味。無關人數多寡,結束十指交扣的影山還是不願意放開日向,在人一來一往的校園裡圈住手腕的力道可想而知對方在這場硬仗裡沒有認輸的打算。

  現在日向明白的事屈指可數,一個是影山知道自己喜歡他,一個是影山疑似喜歡自己。

  「吶影山、我說我可是整天滿身汗臭的男生喔,一點都不像那些喜歡你的女生香香的,漂亮又可愛,真的不用免強⋯⋯」從未想過會得到如此回應,依然不敢相信事實的日向停下腳步,不顧羞赧窘迫集於一身的努力穩住聲音開口,「你、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

  「我看起來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在挑撥離間的質疑前絲毫沒有半點動搖的語調,明明只是看著影山的背影,日向卻有種能體會到對方究竟花了多少勇氣說出這句話的錯覺,「⋯⋯我是認真的。還是說其實你只是隨便講講?」

  「怎麼可能、才不是隨便講講!這種事怎麼可能隨便⋯⋯」

  長期相處的他們就連看透彼此的身體處在緊繃狀態下的不良反應都不是難事,直到得到確切回覆的瞬間影山才真正放鬆下來,難以察覺的紅暈靜靜地擱在眼角,最真誠的袒露讓日向一度好想抱抱他。

  「那就好。」

  走著走著,不知何時已經走到終點的兩人再度陷入無聲的沉默,那是日向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也就是影山的住處。終於回眸看自己的人看上去一點也不從容,他知道對方是緊張了,這種時候日向往往能用最得心應手的笑容安撫,安撫比自己年幼那麼一點點的影山飛雄。

  進到屋內後他們仍沒有任何對話,影山三兩下的把的東西一扔外套脫了,看在有客人來的份上開了暖氣,期間也沒有招呼他,空氣裡漸漸瀰漫起某種特別的距離感。一時之間日向有些尷尬,心想儘管比起任何人自己有信心對影山來得更加了解,但眼下他有種正在打擾對方的感覺。

  正當日向苦惱著該用什麼理由離開時,已經躺在床上裹著被子的影山貌似是準備把剛成為戀人不久的自己晾在一旁,他忽然覺得很受傷,原以為對方是想做一點像情侶之間會做的事的自己是個徹頭徹尾的傻瓜。

  「日向,過來。」

  「為什麼?可是我想走了。」

  沒有多加掩飾的語氣換作是誰都能聽得出他在不高興,無理之餘對方若無其事的呼喚讓日向更加不悅的連嘴都抿了起來,若是平常影山大概也不會這麼漫不經心,就算在第一時間立刻道歉都不奇怪。

  「我說你這混蛋可能覺得逗我很有趣,但這種玩笑我真的是不敢恭維啊影山君——」

  「日向,過來。」不知從哪來的膽試,影山橫著手遮住眼睛,不為所動的再次重複同樣的話語,「我這幾天滿腦子都在想你的事,真的,他媽的頭快疼死了。看到你避著我只和別人說話他媽的快氣死了,看到你和女生笑得這麼開心他媽的要嫉妒死了,所以算我求你,」

  幾乎是破碎的聲音迴盪在耳邊,情緒顫動著連帶泛紅的眼眶一起。

  「算我求你了,過來讓我抱一下。」

  毫無保留的情話比什麼都要來得動聽。

06.

  比起那些情緒上的折騰,對影山來說只要代價是擁有日向其餘什麼都好。

  新年假期的他們度過了一段充實時光,除了各自和家人到神社初拜之外他都和日向在一起。肉食爭奪戰的火鍋沒有少,當然過年僅有的特別節目也是重點之一,不過對影山而言光是把自家戀人圈在懷裡就是一個難上加難的考驗,電視在演什麼根本不知道,故作鎮定到難以把持的間距怎麼數也沒超過十分鐘。

  從後頸吻到羞紅的耳朵,說到底自己終究是個情竇初開的少年而已。

  作為彼此初戀的兩人理所當然有很多不夠成熟的地方,偶爾的鬧脾氣到斷了幾天聯繫都有。每當這個時候影山總認為自己是最焦慮的一個,慌得球打不好晚上也睡不著,糾結在那些無關緊要的細節上,可當日向掛著黑眼圈不小心撞進自己懷裡時他好像就不那麼在乎了,不在乎到底是什麼理由把他們兩個弄得天翻地覆,總之就是收緊環在腰間上的手,好好感受揪住背脊上的執著。

  「⋯⋯影山好狡猾。」自家戀人將臉埋在他的胸口,悶悶地說,「這樣怎麼可能繼續生氣下去嘛。」

  只能說幸好這是發生在社團結束後空無一人的活動室,要不他真沒辦法保證自己不做出什麼事來。果真影山一點也不急著撿那些散落一地的排球,原先搭在腰上的手不安分的鑽進衣服裡來回蹭著,還變本加厲地親親懷裡人的頭髮,露出來的小額頭也難以倖免的被攻下。

  在挑釁意味如此濃厚的狀態下日向一點也不肯示弱,即便害臊把身體縮了起來還是努力地掙開,直接揪住他的衣領二話不說的吻過來,接收到信號的影山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交纏的唇舌持續許久才戀戀不捨地分開。

  今天是約好去對方家看排球視頻的日子,在沒有時間的催促下妥善收拾後他們倆也沒趕著回家,抵不過飢腸轆轆的在一間順路的拉麵店前停下腳步。吃麵時的日向沒有一刻不是心滿意足的表情,直到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急忙的把剩下的麵條吸到嘴裡。

  「吶吶影山,」咀嚼完畢的日向正襟危坐,目光閃閃的像個好奇寶寶,「我說那天最後到底怎麼樣了啊?」

  「啊?哪天怎麼樣?」

  疑惑神情全寫在臉上的影山讓對方有些不好意思的頓了頓,猶豫的半晌還是決定繼續向前邁進,彷彿悄悄話般地靠近他耳邊再次開口,「就是我喝醉的那天啦⋯⋯實在是太好奇了,是說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快告訴我嘛。」

  原來是這件事啊,影山心想,會想知道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呢。

  心想這絕對是個捉弄自家戀人的好機會,影山在三兩下的解決自己的份後結了帳,和日向並肩地重返街頭。途中在思考該說什麼的同時他順勢的牽起日向的手,得來不易的安心感讓人差點忘了首要任務,看著對方的模樣說是屏息以待也不過份。

  「沒發生什麼事啊。」面不改色的影山刻意以冷靜的語調悠悠開口,「有個呆子說了喜歡我,不放我走,然後我們就睡了,這樣。」

  「你你你你騙人!我才沒有不放你走!影山大騙子!」提問的人激動的跳了起來,日向的臉幾乎是一秒刷紅,要不是影山還抓著手大概人早就跑得不知去向,「你哪有跟我睡,才沒有⋯⋯唔啊啊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影山你這個混蛋!明明早上的時候你就已經不在了!!」

  暴跳如雷的日向看得他幾乎要忍不住笑出聲來,胡言亂語的樣子還是那麼惹人憐愛。

  「信不信隨便你,反正我是在你醒來前就走了,總得回家洗澡換衣服,誰叫你全身酒味。」

  「真的假的⋯⋯」

  聽著堅定的話語,陷入一片混亂的日向在驚愕之中翻出了鑰匙,不用看影山都知道這個人已經害羞到想鑽進地洞的程度,誰要某人連個好端端的鑰匙孔都對不上。

  鬼使神差地,他以極快的速度把鑰匙奪過來開鎖,接著想也沒想地直接把人打橫抱起,這個動作似曾相識的有那麼點熟悉。

  「咦!?影影影影山君你幹什——」

  突如其來的動作理應驚動了日向,小個子一下掙扎了起來。

  「看你這呆子好像不太信我的樣子,」從容不迫的加強手中的力道,肆意妄為的影山強行地將自己的額頭抵著對方的額頭,鼻尖蹭著鼻尖,「上床的過程我倒是能還原給你看。」

  瞳孔裡映照的是他的世界,是日向翔陽。

  在彼此面前無所遁形的羞澀,他們都一樣。

  他們都一樣,是彼此心中不可或缺的那道光。

评论 ( 6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