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兔赤】不眠夜

  跳躍,在那份絢麗奪目的閃耀。

  相伴,多少個分分秒秒。

  原來待在你身旁是那麼重要。

  在森然高校進行的合宿練習逐日接近尾聲,究竟是從第幾天開始不厭其煩的自主練習,赤葦京治沒什麼印象了。

  當天幾個固定班底依然在第三體育館待到閉門前夕,不論是音駒還是烏野的人都還算不錯,挺好相處,說穿了集訓是採自願制,大家都是為求增強賽場上實力,給未來的自己。

  梳洗完畢的他先行回房,隊友們大多都睡了,估計木兔前輩不久後就回來了吧,在怎麼說身為主攻手一天消耗下來的體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十分鐘,二十分,半小時。

  無數次的輾轉反側,他揉了揉疲累的雙眼,外頭的夜光悄聲呼喚。

  橫躺在少了誰的一旁,意識怎麼也無法安然入睡。

  乾脆出去走走吧,赤葦這麼想著。

  輕哼著憑心而造的旋律,木兔光太郎獨自坐在一處不起眼的木製台階上,任由迎面而來的涼爽彿過他的臉龐。

  這次合宿的過程他意外的感到快樂,相較以往,除了和他校切磋技巧之外還多了點什麼,微乎其微的變化騙不過那顆過於坦然的心。

  「赤葦啊…」

  若有所思,意外地暴露出心底下的純粹。

  「什麼事。」

  身後傳來的平淡語氣打斷了思考,他有些驚訝的轉過頭。

  「咦-」

  「赤葦〜〜怎麼這個時間還沒睡?」

  自動向右挪了點空位,示意讓對方坐下。

  「這才是我該說的吧,都幾點了木兔前輩還在外面閒晃。」

  說話的同時他投了幾枚銅板在佇立一旁的販賣機,隨口問了自己要不要喝點什麼,我揮揮手回絕了,說你喝就好。

  「所以說,」

  「赤葦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覺一定是因為我不在就睡不著了對吧,嘿嘿!」

  夜幕下餘光讓人看不清,那張精緻姣好的側顏。

  他在他開口提及自己的剎那撇過頭,曖昧的刻意,猶如漏洞百出的迴避。

  「…我是來買飲料喝的。」

  不過木兔並沒有特別在意,他將一切化為恰巧剛好,就是不願去放大解釋。

  一向對感情一竅不通的自己,怎麼會懂這些呢?

  「呼啊-!總覺得赤葦的可樂特別好喝耶!」

  隨手拿起對方的飲料就是一口,就當作是滋潤乾澀的喉。

  「什、等…,木兔前輩!」

  又刺又甜的,早在他反應過來前享受地嚥下。

  刷的一下,誰的臉頰不受控制的泛紅了。

  「哦?」

  原來起了化學反應的表情那麼美麗,能否將那份原因視為自己。

  「嘿嘿!赤葦害羞的樣子好可愛!」

  下意識的伸手摀住對方聒噪的嘴,深怕驚醒早已進入夢鄉的誰。

  不料木兔竟笑著攬過自己的肩,這可是讓他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木、兔前輩小聲點…啊,大家都睡了…」

  頑強抵抗著眼前不成熟的人,赤葦這可是打了場全盤皆輸的比賽。

  「唔恩。」

  穿透冥色的月光灑落,連帶著點點繁星。

  他吻了他的手心。

  奔跑,在那幢如影隨形的淋漓。

  走過,多少次潮起潮落。

  原來與你相愛是默契的領導。

                -FIN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