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戀人未滿

*內涵大菅成份

---

  今天一定是哪裡不對。

  與晨光賽跑般的起個特早,日向翔陽精力充沛的心想絕對要衝得比某位搭檔兼競爭者還要來得早到校,誰曉得在路上就那麼好巧不巧的碰上了,這還沒什麼,那人竟然還為自己買了早餐,一臉理所當然的問他要不要。

  原本還以為是聽錯了也說不定,不過看他手上拿著的份量確實是兩人份的,所以當時自己沒多想就收下了,即便如此還是有嚷嚷個幾句說「你怎麼突然這樣,真的好可怕」之類的話,不出所料就是一拳巴在他的腦袋上,配上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日向你個混蛋」這樣的字眼,一路直到體育館才結束了打鬧。

  「咻-砰!」

  雙人快攻無日不缺的持續修煉,數不盡的敲打摔磨,宛如上戰場前拋光燙亮的武器。

  今天整體的狀態都還算不錯,尤其是日向和影山的普通快攻失誤與以往相比來得少,讓身為主將的澤村大地和副主將菅原孝支看得頗有心得,畢竟今天是利用週末假期的額外特訓,想不到兩人既沒有因此分神也絲毫沒有懈怠的跡象。

  午休時間大家愉快的聚著享用各自帶來的便當,影山和日向順勢的坐在一塊,就像澤村和菅原一樣,仔細想想他們好像總是坐在一起,無論做什麼事,不過這估計是感情好的表達方式吧,日向邊吃東西時邊想著。

  雖然是這樣但,一般來說幫對方帶便當什麼的,怎麼想也…

  「大地,給。」

  「謝了,菅。」

  在怎麼想這也和旁邊的西谷前輩和田中前輩互搶對方餐盒裡的肉是不一樣的吧…?

  「吶吶,我說影山。」

  日向怎麼也想找個人解惑,只好悄悄的問坐在一旁的影山。

  「啊?」

  「我說啊,那個,就是啊,」

  他隱約察覺不久前自己坐立難安的模樣老早就被對方盯了許久。

  「你不覺得澤村前輩和菅原前輩的關係有點太好…啊?」

  母親替自己準備了半熟蛋飯作為今日的伙食,運動過後非比尋常的飢餓感讓日向吃得津津有味,如此這般地,才導致嘴角上沾著湯汁還渾然不知的局面。

  輕薄帶粗糙的指腹滑過唇邊,結在手上的繭刺激了他的感關,更讓人傻眼的是影山變本加厲的舔下手上的白黃色,立馬讓日向看得目瞪口呆,嚇得腦袋停止運轉。

  「影、影山你剛剛…」

  「啊?」

  「不,沒事,那個什麼…」

  我的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實在有夠恐怖,影山絕對是吃錯藥了。

  「這又沒什麼。」

  異常淡定的回覆打消了日向追究下去的念頭,至於那份回答實際上是對自己的行為還是他提出的疑問沒人知道,不過這已經無關緊要了。

  對了,不是大家都說天才的思考方式以正常人的角度比較難懂的嗎?

  那究竟是為什麼,單單被觸碰一下的自己,臉上的熱度怎麼也無法緩和。

  「辛苦了-」

  由於走相同路線的緣故,影山總會和日向結伴而行,然而今天日向怎樣都無法再自然地表現出任何一點互動,就連路過的人也能感受到某人身上散發出的彆扭。

  於是他向影山編了個理由,說是水壺忘了拿,要他先回家去,自己去拿就好。接著他頭也沒回的往返方向跑去,身後寂靜的沒有一點誰跟上的腳步,讓他即便跑到終點時喘得要命但仍舊安心了不少。

  「…?」

  藉由牆上的小小窗口裡透出了點光,日向想不到這個時間點還有誰在裡頭,印象中教練和監督也都走了,按奈不住好奇心作祟的他抓起窗邊的短小鋼柱就是往裡面猛瞧,要命的這一看又是對心臟莫大的考驗,讓他宣告今天無法再受到任何衝擊了。

  「…大地、別再這邊…」

  「沒事的,菅,只是接吻…」

  眼看兩人緊靠在鐵架附近的一處角落,位於工具室裡的小小空間,細微的燈光仍讓日向看得一清二楚,他瞬間感覺到一陣雷擊劈到自己身上,指尖上的力道分心地滑落幾分,險靠牆面之撐的腳唰地往下一滑,當時早已作好了心理準備要面臨跌落的他,身後一股力量卻不偏不倚的把自己接個正著,讓他不至於落得摔跤的窘境。

  「哇…啊唔!」

  強而有力,暖而穩重。

  被封得毫無死角的口,被摟得尋無縫隙的腰。

  「日向你這笨蛋,要是摔傷了怎麼辦啊。」

  責備的語氣裡藏的是難以估計的關心,影山飛雄正是第一次的替誰的安危感到焦燥。

  幸好這傢伙個頭小,不然可沒這麼好解決。

  連人帶物的扛到距離體育館有一段距離後才將人放下,不過那雙手遲遲沒有離開。

  「…對、對不起…!」

  日向的聲音瑟瑟的顫抖,或許是剛才真的被嚇著了。

  「是說影山怎麼沒先回、回家去?」

  「…你啊,」

  背脊流竄上來的體溫,胸口傳遞出而的情感,將由誰來驅使轉動。

  「我都做得這麼明顯了,你是真的這麼傻還是裝傻。」

  他別過他白裏透紅的臉頰,角度上仰,微妙俯下。

  在勇敢一點點,就讓你吻我。

                -FIN


评论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