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第3体育館】海灣

*主兔赤,涵黑月

*與其說是黑月,不如說是性騷擾

---

  琦玉的氣候相較東京涼爽許多,夏日炎炎之際作為合宿地點在適合不過,除了原班人馬外,這次還多了學園聯盟以外的烏野高中,據說是音駒監督的功勞。

  大夥匯集在一塊的目地只有一個,在各個體育館相繼關閉後留下的唯一一盞燈,無論設備地基都是最老舊的,活躍的六個身影,彷彿不見盡頭的三對三比賽。廢寢忘食般,即便體力消耗的比平常更劇,也沒有誰絲毫動了終止的念頭,要不是日向和列夫分別被人給連拖帶拉的贖回,或許真的就這麼繼續打到三更半夜也說不定。

  「嗚啊!赤葦--這個時間食堂早就關了不是嗎!?」

  「…剛剛有提醒你啊,木兔前輩。」

  過份投入的木兔在接收到沒晚餐吃的消息立刻急得跳腳,孩子氣的嚷嚷說肚子好餓怎麼辦,一旁的赤葦倒是冷靜得多,面無表情看上去不在乎的,語氣倒是顯得有些無奈,說有帶點吃的在房間,回去將就點分著吃吧。

  「夜久說剛才把食物拿去外面放著了呀,想吃的就過來唄?」

  「…」

  黑尾悠悠的說完還特意的瞄了眼久久沉默的一位,不過這也不怪他,畢竟是被兩位所謂「煩人」的前輩給纏住才料得如此下場,負起填飽肚子的責任也是應該的,心想有提早和人說真是對了。

  赤腳下的細碎白沙踏得好不真實,在地理位置的影響下森然高中後方形成了座稱不上大的峽灣,依過去合宿的經驗那些固定班底也曾在此地大快朵頤,舒適宜人的海風,晝夜相異的美景,何樂不為。

  分配完桌上的伙食後他們各個迫不及待地打開銀灰的鋁箔紙,裡頭的烤肉保有餘溫,擄獲嗅覺的香氣讓木兔先行狼吞虎嚥了起來,還作勢要搶赤葦的份。

  「我也要吃赤葦的-啊」

   「…就一塊啊,給。」

  誰知道赤葦沒表示抗議就罷,還以再自然不過的姿態夾了自己的肉就往對方的嘴裡送,讓即便知道兩人在交往的黑尾都看傻了,這可只剩下被閃的餘地。

  「哦哦!我說月,我們也來玩個餵食…」

  「黑尾前輩,可以請你別這樣嗎,很不衛生的。」

  不留情的直接打斷,除了拒絕之外的是一臉嫌棄表情,月島實在和這種頑劣個性的人處不過來,打從第一次被找去練球開始,答應攔網這檔事不單是耗盡體力,還得飽受他最不擅長應付的言語調侃。

  「黑尾別傻了,這可是赤葦的獨家服務!嘿嘿嘿!」

  嘻嘻笑著,還惡趣味的吐舌,飽足一頓後的木兔就是拉著赤葦的手往海岸線的方向走,說既然都來了一定要散個步在回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另外兩個人也跟上來了,燈火下的影子。

  「…可以先回去了嗎?」

  「唉呀別這樣麻,偶爾在外面走走不是也挺好。」

  對一向冷淡的回應沒怎麼在意,黑尾無所謂的依然以輕佻語氣說著,和這烏野一年級的後輩實在算不上有什麼交情,只不過在自主練習過後覺得本性不差,和木兔兩個一搭一唱的戲弄挺好玩的,雖然本人並不怎麼樂意,還時不時潑他們冷水。

  看著另外兩人逐漸遠距,黑尾有意無意的表示要不在台階上坐著吧,正好避開下風處多少有些緩衝,但也不到悶熱的程度。

  「咱們就這樣坐著吧!」

  「請不要靠過來。」

  不給人任何接近的機會,毫不掩飾的拒絕。兩手向後一撐,無奈的嘆口氣,這可不是普通的累人,增長訓練的時數或是默默接受前輩的挑撥,沒有一個符合月島的作風。

  不料身後的孤寂藏不住,不打算揭發他的醜陋,覆蓋好似安撫,明月的壟罩。

  「唔哦!赤葦快看!今天的星星好漂亮啊!」

  「等等,木兔前輩…」

  在夜裡視力依舊鋒銳的木兔拉著誰的手,大約在海水過即腰的地方,指著星月說是因為和赤葦一起看所以格外絢麗,渾然不覺的蒼穹,皎潔笑容,牽著的力道又收得更緊了。

  暗夜替誰藏匿著羞澀神情,然而某人如同識破心思般地,一手環過他的腰際,磨蹭著鼻尖,落下零碎點點的輕吻,顫動的眼瞼。

  「赤葦…」

  「…木兔前輩不准耍賴。」

  波光粼粼,浪花的回音,沉睡天際。

  模糊似的鹹,曖昧釀的甜,海灣吻痕。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