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裘龍】吾王

  寒冷刺骨的雨滴,冰錐利刃似地,難以忘懷的你。

  目中無人的走過,她帶著邪魅笑容,字字句句傷得心底那份脆弱好痛好痛。映入眼簾的,被透明打落得面目全非的我。我怎麼也沒想過,你竟會收起你平時頑劣的笑容,就這麼沉默的,靜靜的透視著自尊粉碎的我。

  不甘與憤恨使得那雙含著憎惡的眼眸朝著血紅劃過,一陣閃爍,刮起一陣不尋常的風。由遠而近的,濺起水花的腳步,輕輕的拍打上屈膝跪地的顫抖,誰知道它冷得哆嗦,事後才品嚐到名為無情的溫柔。

  幾滴露珠沿著的髮際滑落,一起一伏,你我汲取著空氣裡令人止息的薄弱。

  「如果憎恨命運的話。」

  他靠在我耳盼旁輕聲地說,流淌過一絲熱流的掌心有意無意的搭上垂落的肩窩,餘溫滲入,染上黯色的心茫然地燥動,黑影交疊的氣息瀟灑地飛過,蕭然裡埋藏著悸動。那曾經的不屑一顧,此刻卻是沉溺其中,像極了誰蠻橫輕吻的時候。

  與傷疤共存的湛藍瞳孔,不安的飄忽,映照出的是熾烈的紅。堅毅得像是等待,悲傷得像是憐愛,是這樣吧,和我一同被拋在深淵的夥伴啊。

  「只有你身上…」

  「才存在著和我一模一樣的東西啊。」

  可笑又諷刺的,究竟是為什麼呢,就這麼走在一起了。心中懷有的初始,悄悄地變質了,你我都很明白的,那些太過零碎的是與非,那些盲從無知的明與暗。

  誰也不能單方面的去抹煞否定,只不過是我們的生存理由罷了,你淡淡的說著,只不過是我們的世界不被理解罷了。沾上罪惡的指尖上殘留著幾點腥紅,遊走於真實與斷罪的靈魂承受著太多潔白紛擾,猶如被推下懸崖的玩偶般筆直而墜,承受不住的心靈苟延殘喘地邁向崩落,僅憑你賦予我的那點黑墨,天真的認為可以獨自化解,獨自背負。

  分崩離析的傾刻,渴望生存的掌心被誰成穩的拉扯,我胡亂的嘶吼著,撕得傷口浮出裂痕,卻怎麼也感受不到疼,是誰正輕撫著我擱著汗珠的額。

  「喲呵,做惡夢了。」

  雙色碧藍的瞳孔倏地睜開,一旁掛著嘻皮笑臉的少年輕笑的注視著自己,不知從何開始成了理所當然的光景。

  「…別鬧了,你知道該叫醒我的。」

  他知道他不曾如人所願,他知道他不曾遵人旨意。

  「不是叫醒你了嗎,吾王。」

  霸道的束縛,輕浮的承諾;

  污穢的相擁,擁有你的我。

               ーFIN.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