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溫暖三十題

01./一杯可樂,兩支吸管

  炎炎盛夏,陽傘宛如花朵般在沙灘上齊齊綻放,與金黃腦袋一同乘著迎面而來的陽光。

  鹹鹹地海水味撲鼻而來,浪花瀟灑地捲起,連同一片激昂喧嘩。喻文州將目光轉向不遠處的海岸線旁,一張張熟悉面孔笑得開懷,場上敵手場下朋友,職業圈這行最令人欣慰的,大概就是沒那麼多勾心鬥角了。

  依照常規,賽後俱樂部將釋出一段假期好讓選手及工作人員們放鬆心情,大伙多半是回趟老家,各有各的規劃。不過這次情況有些特殊,聯盟方面辦了個週年活動,採取自由參加制,說是官方為選手辦了個特別企劃,連同那些退役老將,一併邀請。說來好聽,也就是包場開趴的意思,不過由地點看得出真是砸了重本,海灣一連包了好幾天,豪邁的令人咋舌。

  藍雨在經由喻文州的調查後除了李遠之外的幾位表示同意參與,先是盧瀚文從頭到尾滿溢期待的神情,再來是勝過遠足小學生激動的黃少天,惹得一旁鄭軒無聲描繪著「壓力山大」的嘴形,其餘宋曉和徐景熙則表示沒有個人計畫,去去也無妨。

  經由上述種種原由,眼下的同事兼隊友匯集一塊享樂,稍稍舒展因賽季而緊繃的筋骨。活動隨著重低節奏的搖滾樂拉起序幕,只見受澎湃氣氛感染的黃少天一把抓起盧瀚文就往人群裡栽,勾肩搭背的湊得密不透風,猛推猛扯地雙雙下海;另一邊的鄭軒則是扒著宋曉徐景熙竊竊私語的說了點話,不料被兩人一下狠瞪鄙視,十有八九是打算集氣去搭訕那個誰,看得喻文州實在有些擔心。

  依照一貫的作風,入場後的他先是向承辦人員們招呼答謝,外加上彬彬有禮的笑容,低調得讓人真看不出是那「四大戰術大師之一」的人物。喻文州向來不因任何的頭銜或批判而做出改變,最初在訓練營吊車尾的他,如今已聲名大噪的他,性格如同以往。

  沙灘排球、海上競速,水陸兩邊的人們玩得不可開交。由於人數考量,活動分為兩邊同時進行,而後輪換。換作平常若是沒包場誰也無法如此放肆的遊玩,估計黃少天大概會成天大墨鏡不離身,自以為巨星般地擱在躺椅上,吸著吸管而不願直對瓶口地喝飲料。

  正如此刻的喻文州,整個人閒情逸致地,避著烈日的魔掌,乘著海風的涼。

  怎麼說呢,他實在不是個好動的人,放縱豁達實在不由得他,就連這身指定的海灘褲也一樣。在這邊得澄清一下,不久前的沙灘排球他可是有參與的,莫名地連遊戲以外時也默默擔當起隊長這樣的角色,又或者是因為黃少天開口就是拱上他的名字,一連就是洗爆無論是誰的「對話框」,造就這不得不敬業的處境。喻文州聽了也是無奈笑笑,很給面子的起身上場,不負眾望打得相當漂亮。

  抽身之前的他瞥了人人各個神采奕奕的模樣,外加上某人滿腔熱血的嚷嚷,看樣子待會的水上飆車肯定將是一場如火如荼的火辣。沿途收下幾個受勝利眷顧的擊掌,隊友自然的送上不用說,其中理所當然包含了黃少天,豔陽下的黃澄澄顯得格外閃亮,讓人實在想撥個兩下。

  「隊長隊長隊長、接著玩接著玩吧啊打倒那興欣囂張死了!!!」

  「就是啊,喻隊忍心留黃少下來給我們?」,有人以百般不願的眼神表示。

  「宋曉你他…、你媽媽他還好嗎!有種單挑!!!」

  受到不信任指名的黃少天臉皺得宛如被挑釁的小孩,被烈日曬得紅通通的雙頰添了幾分稚氣,稱不上太格外醒目,喻文州也是無意中注意到的。

  然而事與願違,這次可就沒順手牽羊這種好康了,身為隊長的他不帶猶豫的婉拒五人,說口渴了先去拿點東西喝喝,畢竟勁速賽是採一對一賽制,各開各的水上摩托車,即便剩五人仍能參加比賽。

  「少天的話,沒問題的。」

  看似無心卻有意,留下此話的喻文州是瞥見了一瞬間落寞的神情。說來奇怪,處事向來公道的他就連對人也一樣,誰曉得最近越來越偏頗黃少天去了,不用別人多說,就連自己都覺得被牽著鼻子走。

  站起身子,隨手將可樂擱在一邊的看台上,他看見幾個身位外的他勝利開懷的笑,口中遊走著刺人甜膩的味道,蜂擁而上的人群將其包裹,牴觸著燥熱的喉,正打算邁開的腳步。

  「讓讓讓讓!渴了渴了!!!」

  乍聽之下還真讓人以為黃少天正嘟嚷著「可樂可樂」,喻文州朝那從人群裡死命鑽出的傢伙露出微微笑容,晃了晃高舉的玻璃瓶,表明對方的表現他都有看在眼裡,相當肯定。

  當中的深藍吸管憑著力兜轉了圈,最終靜靜的回到了原點。

  頂著汗水的金黃腦袋並非是持著飲料前來,而是嘴裡叼著根吸管,先聲奪人的沒有多問,擅自點綴了蔚藍的淺白。

  「隊長不介意的吧!」

  黃少天可沒那等閒功夫給喻文州回覆,自顧自的拿過剩不到三分之一的可樂一口飲盡,同時還眨眨眼地尋求遲來的許可,淘氣的模樣使對方不禁感慨這要是被媒體直擊還得了,八成打上「劍聖放電」等等字眼,只不過這對象可不是個妹子就是。

  「呼啊ー!這種時候乾杯果然很爽啊!」

  露出心滿意足的神情,喻文州順手接過暢飲完畢的空瓶,指尖若有似無的碰在一起。

  忽然間黃少天啊了一聲,突如其來的驚呼讓人喻文州困惑幾分,連忙問道怎麼回事。

  懊惱的掩著臉,耳根裡裡外外的紅透了。他媽的,那人暗罵。

  他媽的…,剛剛好像喝到深藍色的吸管了。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