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溫暖三十題

02./睡著的貓和他

  凡是與他人共生共存必定有其規則,更別說是以整體為首的團隊。

  嚴格說來藍雨的歷史有那麼點悠久,從初期起手穩紮穩打,到建立起規格相當的根本是紀律所發揮的作用。經由喻文州接手後的戰隊曾開會商討相關規範,人人表示沒有異議,樂見遵照傳統的定律運轉下去。

  比如說慶祝活動之外的不煙不酒,理所當然賭博也是不被允許的,以及選手一貫的起居作息等等。

  還有一點,嚴禁飼養寵物。

  一來擔心額外的損耗與安寧問題,二來顧慮到有人會有過敏等身體因素,規則訂得十分合乎情理。然而這點竟出乎意料地被人打破,如今想起這事的黃少天露出愜意一笑,他伸手撓了撓軟毛,小傢伙嗚咽的應了聲,事發源頭得追溯到上個月的某個午後。

  天空鬱鬱寡歡的灰濛,正如那時黃少天的心情,陰晴不定。當天早晨的訓練打得不順心,屢屢犯了幾個粗心錯誤,即便喻文州並沒有因此表示什麼,他本人仍能確切地感受到表現失常的事實。

  對此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好比週期循環,偶爾開懷的心也會不滿地向他生悶氣。

  「少天。」

  褐色的瞳孔有些木訥,整個人靜靜地少了好多話。走出俱樂部前的身影被喚個正著,黃少天知道這是喻文州的關心方式,一視同仁的設身處地。

  話說自從他們相識以後對方那異常敏銳的直感總是在第一時間將他的心思捕捉,就連那點微乎其微的波動,惹得黃少天有時實在難以平穩地站住腳。

  他還曾因此當面質問喻文州呢,說索克薩爾是不是暗地裡對夜雨聲煩下咒了。

  「那個隊長,我想出去走走。」

  「恩。」

  紋絲不動的平穩,他的視線飄忽,這種時候黃少天總會避開喻文州的眸。

  「記得帶把傘。」

  這就是他們藍雨隊長:見好就收,點到為止,從不過問。

  硬是擠出了點笑容,黃少天接過傘後轉身就走,沒有保留。拋開雜念地獨自漫步,隨心所欲的腳步領著他越過層層騎樓,眼前幾個小孩你追我跑的躍過,接著拐到巷口的一頭,撞見默默無聞的情侶熱情相擁,外加一只視若無睹的野貓竄過,倒是有一瞬間吸引他的目光。

  嘆了口氣,情緒依然盪在谷底,終點是俱樂部不遠處的涼亭。

  將其環繞的湖面漾起幾波由內而外的弧形,幾滴雨露綿綿落下,恰到好處的打在透明傘上。這裡是喻文州和他常來的地方,彼此沒有約好,不期而遇的兩人時不時就會在此碰上。

  喻文州曾說這是個適合讓人靜一靜的地方,苦惱的時候,累的時候,怎樣都好。

  試圖抹去平時在此的光景他搖搖頭,剛踏上石階一步,腳邊地雜草叢發出不安地窸窣,一只貓咪鑽出頭,橙白相間的紋路讓人得以確認是方才那只沒錯,至少黃少天是這麼想的。

  步入屋瓦下的他沒有收傘,也不打算收,心底盤算把空無一人的亭子給據為己有。

  喵嗚。很可惜的是小傢伙頑固的說不。

  緊緊尾隨在後,悄然無聲的先後踩上斑駁石木,直到黃少天察覺也沒有退縮,反之讓失意恢復了點光澤,他實在挺喜歡貓的,說真的。

  當然,過往他可曾動了偷養寵物的念頭,然而現實的逼得人連幻想都不許,誰要他和堂堂的隊長大人共寢一室呢。

  倚著柱子的角落橫側,黃少天將雙腳擱在檜木上頭,任由重心所引自然地呈現出L形姿勢,手頭的傘躺在頸窩,恰到好處的角度。喃喃地一聲完美,他摸了摸躍到身旁的小貓,像是感謝牠的陪伴似的,安心地闔上雙眼。

  毛毛細雨延續,空氣裡取而代之的負離子讓人清爽許多,透著甘草的味道,他的意識仍有些朦朧。

  輕皺著眉頭,黃少天不曉得自己睡了多久,倒是腿上的重量提醒他小傢伙休憩的正舒服。他眨眨雙眼,模糊的視野逐漸清晰,湖面一覽無遺,除了餘光閃過的一點殘影。

  「是我,少天。」

  相間幾個身位的人開口,相比平時的柔順更為動聽,胸口蹦蹦地抗議。

  說話的同時喻文州放下手中的小冊子,平時紀錄選手數據的那本,起身就是走了過來,讓尚未清醒的人一時之間呈現手足無措的狀態。

  「啊…」

  椎骨下意識的往毫無去路的身後蹭了蹭,這麼一動可是驚醒了貓咪,好在喻文州即時替他握住了傘柄。從來人的神情看不出異樣,他說今天天氣不怎樣的無關緊要,同時伸手摸了摸膝上的軟毛。

  「隊長我、那個……」

  「恩。」

  凝結的空氣壓迫,他的睫毛顫動,是受到不可抗力的輕觸。

  「少天很累,我知道。」

  指腹沿著眼瞼滑過,彷彿淡化著疲累與寂寞,傾聽著他說。

  經由喻文州的說法是這樣的,礙於王牌心情不佳連帶影響了隊長,於是親自來找,繞著繞著最終尋獲的是睡著的貓和他,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大概十五分鐘前吧,看你睡得沉,就不打算叫了。」

  挑起幾根黃褐髮絲在指尖,柔嫩的像羽毛,沉著的嗓音低喃道。

  喵嗚。某人的臉不爭氣的紅了。

  「哎隊長我沒事了醒了我們回去吧…」

  以行動掩飾的姿態十分笨拙,雨停了,喻文州笑了笑說好。

  烏雲密佈後轉晴的天空,元氣隨之恢復的黃少天果真開口就停不住,或許是為了化解心中的緊張感,途中十句打一句的更甚平常,喻文州也是一字不漏的聽著,充分顯現超乎常人的包容心。

  也就因為黃少天這麼一路的嚷嚷著,使他們都沒有察覺到一路尾隨的貓兒,直到停在俱樂部門口的腳被纏過,在腳踝處蹭了幾下,撒嬌般的不願離開。

  「小傢伙好像黏上你了,少天覺得呢?」

  「呃…」

  這話聽在黃少天耳裡挑撥意味顯得濃厚,只不過眼前的戰術大師可不這麼認同,深沉的眼眸盤算著什麼,常規在剎那間彷彿不存在過。

  「帶回養著吧,放房裡。」

  「隊隊隊長這樣可以嗎戰隊我房間你宿舍規定……」

  又驚又喜立即反應在臉上,就他所知他們藍雨隊長可不是這種人啊,如此違背常理的表態怎麼看怎麼奇怪。

  誰曉得偏偏熟練的像是早就布局好的場子,先是把黃少天和他的小夥伴一把帶上,接著找了趟經理播了通電話,一切效率相當的在五分鐘內通通搞定,讓人不禁感嘆計畫果真往往趕不上變化。

  「謝謝隊長真的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回報可以使喚我做事之類的,隊長我以後保證不會翹訓練唔……!」

  指尖抵在喋喋不休的唇上,喻文州說得去知會其他隊友這事要他別開心得太早,可眼下黃少天什麼也聽不清,腦袋短路的正當機呢。

  回過神,黃少天抿了抿發愣的雙唇。

  喵嗚。臉頰發燙,小傢伙再次出賣了他。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