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溫暖三十題

03./遲到五分鐘

  並肩橫走在街頭,絡繹不絕的人潮將他們簇擁。

  視線始終落在一旁繃緊神經的人上頭,天真的以為墨鏡得以掩蓋所有,手背相觸時尷尬的閃躲,青澀的從未有過。別光看表面那麼泰然自若,緊張多少也是有,只不過不到某人的萬分之一就是了。

  指間挾著兩張票根,喻文州順手一扔,任其沉澱於深黑底層。

  說實話他並不介意在公開場合牽他的手,不過照剛才那樣子看來姑且不是那麼容易了,防患未然總是好的。碰上連續假期的市中心相比平時更為熱鬧,一路上黃少天滔滔不絕的東扯西聊,尤其當看見張貼在書局門口的海報時眼睛一亮,上頭印著大大的「榮耀」,本期的電競之家再次以職業賽況作為主要的撰寫內容,其中當然包含他們藍雨在內。

  翻閱雜誌時的金髮人兒安靜了許多,倒是沒有大呼小叫的拉著喻文州說這說那,姑且職業選手也算是個公眾人物,可別小看王牌核心的身份才好,他可不希望就連為數不多的週末都被人干擾。

  是說這教訓還熱騰騰的記憶猶新呢,哪有這麼容易忘的。

  感受到衣角被人拉了拉,喻文州別過臉看他,墨鏡底下的眼睛笑得開朗。湊過去看黃少天指的地方,是與藍雨交情匪淺的某記者專欄,特別的是其中還半開玩笑的說藍雨應該引進點妹子,正副隊長儀表堂堂。喻文州笑了笑,對方則是露出「你們什麼都不懂」的表情,孩子氣得相當可愛。

  拜豔陽所賜的兩人在間冰舖前停下腳步,消消暑氣相當快活。向來不按牌裡出牌的他還趁某人分神之際咬了一口,明知對方會急得跳腳仍刻意那麼做,果不其然黃少天的臉瞬間漲紅,所謂自作孽不可活,驚呼的同時引得路人紛紛側目,當時他還真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混亂之中牴觸,誰的指節勾了勾,欲言又止的退後。

  然而喻文州可見不得他二度退縮,俐落地拉到手心裡握,一下把人整個帶走。導致事到如今的黃少天的腦袋還天旋地轉的,除了自己犯蠢外無法順利想起當時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他們正置身於某間運動餐廳共度著一日尾聲,百吋螢幕上頭播映著實況轉播的畫面,以體育競技為首,不過像榮耀一類的熱門遊戲也會不定時播出,黃少天還說退役以後一定得來這種地方,邊享受邊觀戰,說多過癮就有多過癮。

  繁華並未隨著時間退去,不比白天遜色的街景燈火通明,遠方夕陽拉長他們的影。

  往返途中的喻文州察覺到對方眼裡含有那麼點躊躇,想說什麼卻又退縮,直到車站前都沒有開口。估計是惦記白天那件事吧,明明自己說過沒關係的。

  「唔隊長那個我……真的對不起。」

  微微地低頭,黃少天不曉得該如何表示心中的歉意,不單單是遲到五分鐘那麼簡單,意外插曲在他看來只會更像藉口罷了。說實在的他期待今天期待了很久,前一晚甚至翻來覆去興奮得睡不著覺,最後喃喃地告訴自己不能遲到,第一次約會什麼的帶著黑眼圈總是不好。

  依照原先預定的時間乘車,相約時間是中午十二點,熙來攘往的人群巔峰。十一點五十分,黃少天所搭的車次在準點抵達,雀躍的心情藏不住,遠遠的就看見熟悉的背影在一頭,硬是壓下呼叫對方的衝動。

  誰知道這時一名女孩說著「這人是黃少天吧我說」,礙於嘈雜廣播的他沒聽清楚。可此話一出旁人可就沒錯過,激動的直喊「天啊那是黃少天」,四面八方頓時一陣騷動,措手不及的他沒得反駁,幾位「劍聖粉絲」相繼湧上把人給埋沒,一下就是過了十來分鐘。

  「少天沒事的,真的。」

  對此喻文州不僅心平氣和的安慰,還要他趕緊用墨鏡稍微遮下,這是高人氣始終無法迴避的概況,身為隊長的他怎麼會不明瞭。

  不過讓黃少天最最最在意的,還是喻文州手上那兩張為他準備的票。

  那是一個刀劍系列的武器展出,宣稱以一比一實體大小打造,很遺憾的是當兩人趕到的時候人數已滿,只好心服口服的放棄了。

  「恩…」

  眼角藏的幾分失落,撇開遲到不說,辜負對方的好意讓他很難受。

  相互道別後的身影沒有回頭,遲疑的勇氣上前要求留步,隨即在臉上輕輕一啄,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腿就走。

  記得他說過,少天想要的話,可以補償我。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