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Thominho】Tricks

※原作向

※sassy嘲諷Minho有

---

  長途奔馳釀得他體力透支,雙手不由自主的顫抖,冷汗及其呼應地滑落。

  喀噠喀噠地,夜裡的視野讓Thomas難以分辨置身何處,然而那巨大的聲響讓人連想都不用,鬼火獸正周旋於四周不遠處。還愣在原地做什麼,他暗罵自己,接著便艱澀的抬起腳步,決定跑到筋疲力竭、再也使不出力之後再說。

  對於迷宮內部的運作方式他並非全面熟悉,左拐右彎地沒有一點方向性。Thomas心中的恐慌隨著時間蔓延,幾卷藤蔓在分神之際險些將他絆倒,多虧靈敏的反應救了自己一回。大口喘氣的同時腦袋飛速運轉,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一個單槍匹馬的在這兒,他蹲坐在一處被陰影覆蓋的角落,夥伴都上哪去了?

  ――老弟。

  無力感攀上心頭,呼喚自己的聲音沉穩得不切實際,他的身子滿是污漬泥濘,此時又累又餓的實在沒有分辨真偽的心情。或許心中某處已經相信自己走投無路吧,他想。別說小隊長了,Thomas相信無論是哪位幽地鬥士都不願意捨身來拯救自己。

  只不過是少了個菜鳥罷了。他苦笑。

  接著他轉過頭,迎面而來的痛處將希望埋沒。

  ――喂,老弟。Thomas、喂!

  四肢傳來的酸麻感讓他蹙著眉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臉孔浮現從未見過的焦急。Thomas環視四周,熟悉不過的陳設,柔軟的床舖以及和自己走過生死關頭的男人。

  「瞎卡的,老弟。」Minho罵道,「你再裝死試試。」

  「嘿,抱歉。」受挨罵的人露出笑容,儘管傷口刺痛。Thomas很高興,對於這份關切與在乎自己的心情,他知道Minho十分著急,光聽他的口氣就知道。說人品不夠體力差,被石頭砸了下暈不醒,要他一路半脫半扛的,裡頭還夾雜許多參差不齊的髒話。

  這讓他不禁想起剛抵達此處不久時,自己一股腦衝進迷宮的那次。不知怎地當下Thomas無法就這麼眼睜睜看著Minho與Alby被關在門外,尤其大家說從沒有人隔夜生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殺了進去,理所當然引來破頭當罵。

  而也就因為那次,讓他們之間就此建立起了微妙情誼。

  傳說中的難兄難弟,Thomas相當喜歡這種關係。就如同平時Minho喊他老弟老弟的,偶爾使壞的嘲諷幾句,損友般地膩在一起;有時嘻皮笑臉的逗他,有時橫衝直撞地霸道,這種莫名其妙的個性他竟不討厭,甚至有點喜歡,勝過朋友的那種。

  假若他向Minho表示會如何呢…

  瞎卡的表示。Thomas連忙搖搖頭,困窘全寫在臉上。

  然而聯想的表情似乎出賣了他,對方的注意力全在自己身上。那雙銳利瞳孔盯著猛瞧,Thomas緊張地嚥嚥口水,開口想講些什麼蠻混過去,不過Minho可不願放人一馬,嘴角勾起一抹壞笑,也不旁敲側擊,直問你那瞎卡腦袋想什麼下流事。

  「沒有,你想太多。」

  「噢老弟,別說這種幼稚園小孩都能拆穿的謊。」他堅持。

  或許是因為剛才自己別過眼神的緣故吧,Thomas想。如此明顯的破綻也難怪Minho會察覺了,他嘆了口氣,再度對上那雙深邃的眼睛,裡頭寫著追根究底。

  「咳、我說…」

  「恩。」

  「呃,我說假設,當然或許你有這經驗只是忘了,是說告白,會用什麼方式。」

  最後Thomas的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即便他使出全力試圖平穩波動的情緒,原先鼓起的勇氣消失無蹤,整個人心虛得要命。他不曉得自己臉紅了,一愣一愣的等不到人回答,凝結的空氣搞得自己十分尷尬。

  「沒事,就當我沒說。」Thomas連忙開口,他認為此時這麼做是最好的,找個台階下草草了事。接著Minho一定會來個三兩句戲弄自己,怎麼,難不成老弟看上我了,之類的云云。只不過在對方口中並非真實,單單是萬分之一的調侃方式。

  「恩,我說老弟,這種事呢。」

  意料之外的應聲,Minho的目光依然在Thomas身上。收起笑容的表情看上去認真,這讓他害臊得想將被褥將自己牢牢蓋妥,儘管對方能極其輕易的將被子掀開。絕對是在演戲,Thomas告訴自己,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別輕易的被那模樣給糊弄了。

  「先讓我睡一會吧,等等在起來吃東西…。」語音一落,正翻身準備蠻混過去的Thomas就這麼被人硬生生地打斷。原先倚在牆上的Minho不知何時移到自己邊上來,先是單手扳過Thomas的手腕,接著將棉被粗魯的甩到地上,驚呆的讓人反應不過來。

  此時兩人的臉距離相當近,彼此能清楚感受到對方的吐息,Thomas懷疑就連震耳欲聾的心跳都可以。正打算反抗的行動都被人摸清,亞洲男孩絲毫沒有停頓便封住那燥動不已的唇,短短幾秒的吻,Thomas思考全停了。

  「你覺得這怎樣?」

  「你他媽的Minho—」

  回過神的Thomas立即破口大罵,漲紅著臉整個人半爬了起來,大動作撕裂得傷口更痛了,彷彿被火點燃的煤油。Thomas覺得自己被十足的踐踏玩弄,卻又不願正面誠實的向對方說。

  「天哪、老弟,冷靜點。」Minho試圖滅火,卻引得反效果。

  「瞎卡的冷靜,這種事、媽的,虧你有辦法做得出來!」

  面對Thomas爆炸般的反應Minho連忙退開來,他知道這種舉止很糟,一點也不值得表揚,尤其是抱著試探心理的作法。即使如此Minho仍不認為對方會發這麼大的脾氣,老實說這讓他有些受傷,畢竟Thomas激烈到這個地步實在罕見。

  「…嘿,老弟。」難得放低姿態,Minho沒再嘲弄對方,這大概是減低自己罪惡感的一種方式。然而的床上的人可沒賞臉,面對著牆壁捲著身體,長時間的沉默充分表態Thomas並不想多做回應。

  「…」

  「恩這,我很抱歉,太過火了。」背影仍舊不為所動,Minho猜Thomas可能睡著了,又或者是真不想原諒他了,至少短期內不會在和他說話。能怪誰呢,他想,說來也是自己這麼搞,想想要是今天有個男的突然對自己這麼做八成會把人打個半死再說,當然除了Thomas以外。

  Minho也不曉得怎麼搞的,看這菜鳥沒特別順眼,倒是被奚落的反應讓他挺享受。還記得那傢伙第一次衝進迷宮時的膽量,不得不說,Minho都懷疑自己若是相同立場能否做到那樣堅持的覺悟,即使到最後還是自己救了Thomas就是。

  「睡吧,晚點讓Newt來叫你。」

  以防萬一他還是留了話,心底就不信那人能這麼快睡著。撿起地上的被子隨意的扔到Thomas身上,要自己貼心的給人蓋上他怎麼可能做到。

  這種事他媽的這輩子再也做不出來了,Minho突然覺得自己也挺帶種的,傻透頂的帶種。

  扯了幾下揉擰一團的被褥,他察覺底下有了動作,潛意識的翻身又不是沒見過。Minho迅速收手,闖禍的人不想和對方有直接的接觸,可餘光瞥見一陣晃動,算不上大的力道扣住自己不放人走,意外的舉動讓Minho皺起眉頭。

  「…你往哪去。」Thomas呢喃,胡言亂語如夢話般。「唔、可惡…你…」

  「放開,你睡糊塗了。」Minho白了一眼,到底是看上這瘋小子哪裡,腦袋肯定壞得不輕。試圖抽手的他察覺掌心傳來的握力不減,Minho苦笑。欲擒故縱的是幹什麼,難不成想讓自己再做些什麼嗎。

  邊想邊用另一手拍拍Thomas的手背示意人放開,輕拍得沒換到自由,反之喚醒那半夢半醒的傢伙。被子遮遮掩掩的看不清Thomas的表情,咕噥著什麼Minho聽了好久才懂。你這是第幾次對人示範了。

  「…」

  瞎卡的示範。Minho搖搖頭,呼出一大口無奈的氣。

  遲遲等不到回應的Thomas瞇著眼支起身子,悶久的雙頰紅通通的,眼神在Minho身上飄過一次又一次,想定格卻又掛不住臉,畏畏縮縮的惹得Minho忍不住笑了。

  「咳、我說老弟,你這是醉啦?」

  「瞎卡的…醉,Minho給、我回答!」

  像是理解自己語出驚人的Thomas驚醒一般,兩手交疊的景象嚇得都忘了取,方才那口氣他媽的簡直和憤世嫉俗的少女沒兩樣。他連忙摀住自己的嘴,好比這樣可以抹去剛才的所有一切,可Minho性子可壞了,見自己表態那麼露骨哪還有理由放過他。

  「恩,讓我想想。」故作思考的模樣,Minho實在喜歡捉弄Thomas,那青澀慌亂的反應太過逗趣。相比傷者他的力氣實在高出一大截,反手一握情勢顛倒,Thomas的面容一青一紅,單手掩過半張臉低頭咒罵。

  「破例告訴你,剛才我的第一次被…」

  「兄弟我投降,算你…媽唔、」打斷別人的下場是自己遭殃,水深火熱的唇再度被封上。這次的Minho沒再客氣,與先前的吻簡直是天差地遠的等級,強勢不由得人呼吸,直到受侵襲的瞳孔漾起水氣,才不情願地將人放開。

  「聽好了,老弟。」Minho不急不徐的說,嘴角又是勾起Thomas熟悉不過的角度。「規定是這樣的,範本送了就是敲定要買,管你要不要。」理直氣壯的說著自己瞎掰一套的歪理,看因而羞赧的Thomas讓他過癮得不行,Minho拼命忍住笑意,伸手避過傷口把人摟到懷裡。

  「啊還有,」刻意在耳邊摩挲,最終某人以一連串的髒話作為回禮。

  不准退貨。

评论
热度 ( 21 )
  1. kiyoshi2013玄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