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溫暖三十題

05./床單要綠色還是藍色

  蔚藍的天空,草地一片綠油油。

  微風徐徐吹拂,睫毛沉甸甸地抖動。豔陽熱情地灑在竹編草帽,漆黑穿透了幾縷白光,黃少天躺在人煙少許的地方,暖烘烘的太陽陪他,幾朵小白花與鮮嫩枝枒。

  千變萬化的雲朵露出一抹笑容,碰觸之際卻又消逝無蹤,哼哼說是故意放水才沒逮住。此時他仍向上眺望,黃少天常常想,天到底有多寬,海到底有多大。和一個人相遇的機率又有多少,相愛的價值又該怎麼衡量。

  左顧右盼的尋找,頓時顯得無助迷茫,為什麼找不到。冷汗慌亂地滑落,視角無數次反覆,畫面依舊,黃少天不知道自己置身何處,整個人忽然懸空,隨時都會墜落。但他沒有退縮,面對浩瀚的藍天憤憤地說,把他還給我。

  雷鳴響起彷彿回應,銀白髮絲掠過他眼中,紫黑煙霧漫遍各個角落,手中的長劍揮舞,不受控制的劃出一道傷口,身後的披風血紅,絆住自己的腳步。

  ――那是滅神的詛咒,是他不惜一切去守護的,索克薩爾的背影。

  轉眼間,夜雨聲煩倒地,昏厥不再清醒。

  胸口劇烈的起伏,霄藍墨綠交錯,熟悉的面孔模糊。少天是不是做惡夢了,喻文州順延他的眉頭輕撫,這才發覺死命抓著人衣袖的手在顫抖。

  虛弱的點點頭,隊長不見了,索克薩爾和夜雨聲煩打起來了,我們在流血,好痛。

  側摟著腰,少天起來一下,隨即墊了軟墊在地上。隊長我跟你說說那夢,黃少天堅持,說最後索克薩爾消散在迷霧,被白濁氣流一波帶走,夜雨聲煩中了法術的毒,喝草藥也沒用,倒下後和土壤交融,化作成藤蔓垂在湖泊。

  啊,就是這個。大動作的指著喻文州,把人嚇了一跳,是說和隊長的眼睛一樣,水藍水藍的,還有一點碧綠色。金褐腦袋斜著揣摩,是因為夜雨聲煩跑去攪局呢,還是底下那些水草呢,黃少天在對方的臉上親一口,原先不安散得無蹤,喻文州揉揉他的髮絲回吻,電影看多了,哪有這種荒唐事。

  但我還是討厭不了它,你猜,誰要隊長是我的天空。

  不知是有口無心還是怎的,黃少天這告白得不自覺,聽在喻文州耳裡可是額外的甜。

  後來某個與此相當的大晴天,藍雨戰隊幾個人藉機洗洗床單攤著曬,五顏六色的晾在陽光底下鮮艷。率先搶了最佳位置的薄荷綠的床單大大延展開來,黃少天在收回前還聞了幾下上頭的太陽味道,心滿意足模樣喻文州看他樂著也笑了,同時順手將自己的從架上拿下,水藍色算是十分常見的選擇。

  看黃少天收妥後喻文州招呼了一聲,想說待會要不一起去哪裡走走,可話都還沒說手裡忽然一空。

  見人納悶的表情黃少天才開口,偶爾配個顏色換換心情,我知道隊長不會介意。對此喻文州聳聳肩,就這麼順理成章的接過黃少天的,依兩人的關係有何不可。

  不過之後某人天天鬧失眠,翻來覆去的紅著臉。

  媽的,怎麼躺都是喻文州的味道。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