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Thominho】Horizon

※單看不影響,上篇:Tricks

※原作向,小說第一集(電影)劇透有

  一行人趕在傍晚前回到了迷宮幽地,誰也無法掩飾疲累與喘息,幾個人汗涔涔的喘得要命。Thomas尤其明顯,歷經轉化過後對身體機能多少有些負擔,屢次失態的表現讓Minho總會時不時的看他,這幾天甚至以壓隊的方式來監控他的狀況,身為小隊長無論如何也不樂見任何更多閃失發生。

  回到地圖室後他們各自紀錄下自己負責的範圍,天天幹這體力活可不是普通的累人。臨走前Minho經過Thomas時拍拍他的肩膀,說辛苦了,要他早點休息。

  「我可不希望親自推薦的傢伙靠不住啊。」Minho似笑非笑地說,肩上掛著毛巾揚長而去。

  結束繪製工作的Thomas去了淋浴間洗去一身疲憊,冰涼的水珠沿著髮絲落下,宛如輕撫他的後腦圴,裡頭的煩惱卻怎麼也撫平不了。無奈的嘆口氣,揉揉太陽穴試圖舒緩那無形的壓力,轉化的記憶在腦海裡那麼清晰,對於將夥伴們放入迷宮的自己,Thomas打從心底厭惡得可以。

  對他而言不論當時的動機為何都無關緊要,唯一清楚的是自己已成了罪人,對如今深陷危機的朋友們。

  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點滴Thomas尚未對任何人說,包含最信賴的Minho。被鬼火獸蟞後那人話中帶刺少了許多,甚至多了幾分溫柔,畢竟這事不怎麼適合開玩笑,更何況兩人都曾親眼目睹過程的痛苦折磨。Thomas知道幾次對方看自己的眼神透著不帶強迫的詢問,他也相當想說,然而礙於心中的擔憂躊躇,那些話終究哽在喉嚨說不出。

  說實在Thomas相當害怕。他害怕招供所有後Minho看自己的眼神,害怕坦白一切後Minho對自己的冷言冷語,他無法想像自己失去了他。

  緊閉雙眼,他不願再被胡思亂想的思緒困住。水柱嘩啦嘩啦的聲響打入耳膜,Thomas不曉得自己在裡頭呆了多久,原先和自己同時近來的人都走了,或許已經過了二十多分鐘。

  扭緊水龍頭,換了身乾淨衣服讓他神清氣爽了許多,Thomas沿著石階走,迎面而來的微風讓人放鬆,絲毫沒察覺樹蔭下有個人在等他。

  「缺水元兇啊,老弟。」Thomas有些驚訝的往聲音源頭看去。

  「嘿,Minho。」白了一眼表示抗議,調侃早已不足為奇。

  身後的人走上前側身撞撞Thomas的肩膀,Minho顯然心情不錯,沖澡後容光煥發的模樣充滿精神。他拋了瓶水給他,同時灌了口到嘴裡,Thomas沒有多問的接下,正好渴了,來人的動機絲毫不足以詢問。

  「我說,這是要去哪啊?」

  「來了就知道。」

  面對故作神秘的Minho他知道問了在多也是於事無補,於是便任命的跟在後頭。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入繁枝茂葉中,天色漸漸暗下來了,Thomas隱約感覺到遠處有人呼喊的聲音,篝火大概在不久後就會升起。前方的Minho倒是一點也不在意,篤實的往前走,躍過幾個石頭,直到他們抵達一塊小空地才開口。

  「不錯吧?這兒。」亞洲男孩指了指一旁的小溪,潛藏在濃密林木中實在隱蔽。 

  稍稍環視周圍一圈的Thomas點點頭,沒什麼特別之卻給人一種置身室外桃源的感覺,他從沒聽過別人提起這個地方,或許是自己來到這裡的日子還算不上多少。Minho看他的反應也是相當滿意,隨即坐在草地上,同時示意Thomas坐下。

  「腳,伸過來點。」

  「啊?幹什…」

  來不及發表疑問,Thomas的小腿度就被人熾熱的掌心一把抓過,接著Minho也不管他的意願就是捲起褲管直至膝蓋,上頭點點紫黑瘀傷相當明顯,Thomas有些退卻,尤其Minho一臉果真沒錯的表情,抬頭瞥了一眼更是讓人不知所措。

  「恩、這個…」

  「這種時候就安靜點,遜客。」話說得不留情面,舉止卻出奇的體貼。Thomas這才發現Minho是為了讓他泡腳緩緩瘀青的酸麻感才把人帶到這裡,即便沒什麼實質效益。儘管如此Thomas仍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他承認溪水的沖刷感舒服,況且今天他並沒有什麼心情和其餘的幽地鬥士聚在一起,換句話說是想獨自靜一靜,不過Minho顯然不造成任何困擾。

  佈滿傷痕的背後原因種種,包含手臂都有。轉化時多多少少失控的時候撞了幾下,外加上記憶時不時干預Thomas的心思,在執行迷宮探勘的過程裡三不五時的失神,不費周章的釀得如此下場。

  藉由微弱的陽光透視水中,Thomas不發一語的低著頭,是因為不曉得該說什麼,只好等著Minho開口。可對方似是明知故犯的不願配合,彼此就這麼僵持著,最終由某人的腳使壞的壓壓他的腳板才抬頭,目光不偏不倚的交錯。

  「老弟,別害羞。」

  「誰…」

  「挺像約會啊。」

  「哪裡…」

  「要我親你?」

  「……」

  變本加厲的Thomas簡直想跳進河裡,一連發莫名其妙的簡直逼死人不過癮,他瞪視刻意靠往自己的Minho,毫不客氣的用手推一把,連回都懶得回了。這讓他不禁想起上週發生的蠢事,自己受了傷給人救,甚至在床上胡言亂語了起來,結果Minho不但回他,還相當賞臉的聽話,對過往的Thomas而言絕對是天方夜譚的荒唐。

  不過那之後Minho也沒說什麼,Thomas也就當玩笑般帶過了,此時此刻這回馬槍又是怎麼回事。

  反射性的移開目光,他覺得有股熱度竄上臉頰,亞洲男孩帶著笑意看他,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接著撓撓Thomas的頭髮,說,別搞得連我都緊張。

  話一出讓他笑了,對Thomas而言Minho是個神奇的人,相處越久越是揭開更多的不為人知。從檯面上的領導氣場,到私底下的鬥嘴嬉鬧,這多重樣貌的傢伙不知不覺間成了Thomas最信任夥伴,就連說話直白的方式他都喜歡。

  「想不到我們Minho將軍也會緊張啊。」Thomas難得有機會回嘴,對方則是一臉裝沒聽到,報復似的捏捏他的手掌,你給我等著,非得威脅一句不可。

  接著Minho換了個位置,起身也不穿鞋,赤著腳繞到Thomas身後,他要他別亂動,而後兩人的背脊傳來彼此的溫度。

  「累了,借我靠靠。」Minho慵懶的說,Thomas能想像他把雙腿打橫拉直的動作。

  遠望天際,變化多端的色澤映入眼裡,深橙色緩緩而落,隔著高聳石牆擋住大半也不為過,他實在想親眼目賭日落之際,夕陽隱沒地平線的美景。Thomas看得入迷,以至於過了許久才察覺身後沒有一點動靜,他試探性的開口。兄弟,睡了嗎。

  「…沒,你說。」

  「好…」

  宛如識破心思般,Minho知道他緊張,光聽說話的聲音就明瞭。靜靜傾聽對方訴說,Minho清楚嗅到語氣中那份怯懦,尤其當Thomas訴說到自己曾是Wicked一夥時明顯動搖,聽得Minho都想讓他別說了,裡頭盡是令人不快的慚愧自責。

  「差不多就這樣了,恩。」

  「我很抱歉…」以道歉劃下句點,頓時Thomas不曉得該用什麼表情面對身後的人,最為煩惱的時刻在臨頭折騰。背對背的觸感消逝無蹤,Minho挪開身子,啪地一聲躺在草皮上,Thomas轉過來看見闔眼的他,更煩惱該說點什麼好。殊不知陰影下其實瞇著眼看他,Minho比了個噤聲手勢,拍拍身側的空位示意他過來躺躺。

  一時之間Thomas也不曉得該怎麼做,就這麼言計聽從,躡手躡腳的爬過去。

  「不管以前的你怎樣,」感受到Thomas在身側,Minho這才緩緩開口。

  「成績有多好,人品有多糟,情史多輝煌,我都不在乎。」

  迴盪耳邊的字句讓人難以消化,Thomas乾巴巴地望著天空,保持沉默。

  「我只在意你現在怎樣。」

  從不拐彎抹角地率直,Minho側身看他,纖長的睫毛眨了眨像在回答。Thomas覺得自己的臉肯定蠢得不像話,下意識的手打橫跨在眼睛上,卻受到某人阻撓。

  「噢,不。」亞洲男孩用戲劇化十足的口氣哎了聲。

  「難不成你是石牆粉絲,連臉上也要蓋一個,夕陽都看不見了。」

  見識無數的冷嘲熱諷,可這話聽在耳裡竟讓他有點想哭,百感交集的情緒在心頭哆嗦。而Minho又怎麼會不清楚,他低頭輕吻他的眼角,見Thomas沒反抗便轉往乾澀的唇安撫,彷彿來回描繪幾次都不夠。

  沿途Thomas都是閉著眼過,黑暗中更能確切感受到Minho的溫度,直到喘息聲揮散在空氣中,在對方退開自己之後。他覺得自己的表現大概比前一次好了些,至少沒那麼羞澀,不過整張臉肯定紅得要死。

  「恩,今天的日落不錯美。」

  「…恩。」

  「只可惜被牆擋著。」

  「恩。」

  Minho別過臉看他,Thomas露出淺淺的笑,說如果能見隱沒地平線的瞬間有多好。

  「行,」和煦光芒耀過半邊臉頰,Minho扯出一抹笑容給他。

  所以,我們得從這該死的地方出去,一起。


评论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