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Miss

※短打原作向(私設:Bucky和Steve交戰過程面罩沒掉)

---

  那是一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眼神。

  當Steve走入病房時那道身影仍側身背對著,帶著疏離感的背影讓人難以接近,或許用不寒而慄形容更恰當些,卻給他一種難以言喻的熟悉感。

  這號人物局裡的人眾所皆知,包含Steve在內眾人聯手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從Hydra帶回來的人質,局長向他交代幾句後便離開,質問結果顯然沒有下文。瀏覽手頭接過的淺薄資料,帶著黑色面罩的面容連五官都看不清,毫無實質意義的記載讓他無奈的搖搖頭,唯一的亮點是那耳熟能詳的稱號,人們稱他鬼魅殺手―Winter Soldier。

  在他的呼喚下那人不情願地支起身,他與他面對面坐著,棕色的髮絲算不上平整,對上琥珀瞳孔的瞬間卻讓Steve震懾。是的,或者說在他眼裡確實如此,那是過去曾並肩作戰的摯友,讓他親身經歷何謂生離死別的男人。

  即使知道相當荒謬,腦海第一時間浮現的念頭仍屹立不搖地堅持。Steve時常被同事說是個事事念舊的人,依照他的生活習慣的確如此,閒暇時他除了上健身房外,就是去那座逛了無數次的乏味博物館。

  而他的腳步屢次停在那小小塊的屏幕邊,反覆播放的笑容凝結著,流傳著兩個人的靈魂。Steve始終站在一模一樣的位置,那抹笑容底下藏了多少個不為人知的苦澀,記得從軍時他還向他承諾過,他們為國奉獻的所有將由兩人親手化作永續留存的傳說。

  Bucky正是他的名字,他很想這麼開口叫他,可那陌生的神情使他換了個想法。論執行任務的當下他們是有正面交鋒過個幾次,然而那張被陰影籠罩的臉龐像是不曾見過他,在尚未確認身份下怎麼也沒想到,直到此時親眼目睹這張陌生又熟悉的臉龐。

  「Steve Rogers,聽過嗎?」他承認自己開場的白簡直弱爆了,但他依然想做個確認。

  「……」

  坐臥在病床的人沉默,不怎麼友善的皺起眉頭,他把人上下打量了好一會,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面對意料之內的反應Steve仍嘆了口氣,他連忙別別手說搞錯了,覺得假若那雙手沒被固定住早把拳頭拿起來招呼他也說不定。

  見對方沒有回應的打算Steve便沒再多話,他只是靜靜地盯著滿是傷痕的手,退下銀甲後低垂著像求助。他不禁想倘若那一天能抓緊這隻手,彷彿裡頭蘊含的情感能喚回被偷走的回憶,傳遞那份沉澱甚久的思念。

  而當Steve再度抬頭,床上的人已悄悄地闔上雙眸。

  準備離開的人轉身,躊躇的情緒拉回腳步。Steve走到床邊伸手輕撫過他的額,隔著皮膚,點點酸澀排山倒海地流過,絲毫沒有意識到那雙睫毛感同身受地抖了抖。

  而下一刻他俯身輕吻了他,宛如融化封存千年的冰糖;用僅存的餘溫發誓,不再失去他。

  是因為你曾說過,要陪我走到世界盡頭。


--以下碎念--

累格一萬年的我老老實實的掉了錘基盾冬TT真的是好喜歡好喜歡

Not(leaving)without you +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告白怎麼不能掉!

跨世紀戀愛必須修成正果 美隊真的好專情(淚一把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