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午夜黎明《上》

※閱前注意:Bucky去了博物館恢復一點記憶,被神盾局贖回後指定Steve帶回,表面上宣稱是監控,事實上是想利用Steve想起過去的自己。

---

《午夜》

  晶瑩剔透,盈盈白雪從天而落,有的碎成了花朵消融,有的覆上燃著煤油的燈火。

  氣溫隨著夜幕驟降,Bucky將一手埋進口袋中,任由雪花在深色帽緣上沉默,厚厚的雪堆印著人們的足跡,由遠而近,隱約聽得見火車鳴笛。

  身後的目光徘徊在纏繞銀白繃帶的手臂,兩個身影始終保持著一段距離。他想他肯定冷了,拳頭因不安而緊握著,還有那頂帽子,Steve記得自己也有個類似的,去博物館總會戴著。

  沉澱思緒的同時一陣冷冽風襲,前方的人影晃動,他反射性的上前把人架著,踉蹌的穩回腳步。

  總算抓到你了,Steve心想。

  「…謝了。」宛若冰霜的表情,Bucky的語氣淡淡地,彷彿剛才即使就讓他這麼跌倒也沒關係。將視線轉到Steve身上,他能感受胳膊傳遞而來的體溫,暖暖的,感性的,腦海隨之而來竄過的畫面混沌不清。

  大雪紛飛的場景與眼前相差無幾,幾縷蒸氣,鐵軌喀噠喀噠的聲音,皮革手套,不知是誰的呼叫還是風在呼嘯。Bucky皺起眉頭,他看見自己無止盡地向下墜落,一閃即逝的畫面讓他感到暈眩,心跳加速,他動了動毫無知覺的指頭,冰冷徹骨,這才驚覺自己正緊抓著Steve的手。

  「Bucky、呃,你還好嗎?」扣著他的力道大得出奇,驚覺不對的Steve緩下腳步把人帶到不遠處的階梯,琥珀眼瞳映著徬徨,搖搖欲墜的氣色令人擔心。Bucky喘著氣,錯愕的看向Steve,他的手更冷了,甚至抖了起來,彷彿剛才經歷人生最糟的事一般。

  搖搖頭,Bucky什麼也沒說,試圖抽回僵硬的手卻被人反握著,他發愣的對上宛如湖水般的眼睛,Steve給他一抹微笑好似那作法一點也不強硬,眼裡專心致力的柔情正安撫那顆缺乏安全感的心。

  這讓他再次想起先前去博物館所見的一切,當時他困惑了很久,還想著或許就連那些記載都是捏造出來的假象。

  一路上他們太過自然的牽手,返家途中,久久不聞一句熟識問候。不知怎地Bucky對那棕色手套相當執著,他似是依賴的與Steve交握,目光停留許久,過度在意讓他忍不住打聽它的來歷,那一瞬間Steve露出驚訝表情,偏頭思考了幾秒說,抱歉,不記得了。

  ―送給你吧。

  當他洗完澡出來時Steve已經睡了,茶几上的字條和手套靜靜躺著,Bucky久違的露出笑容,勾起的嘴角像極了他與他初次見面的時候,可惜的是當事人並不知情。和Steve住在一塊後沙發便成了Bucky專屬的窩,好幾次對方想把床讓給他,理所當然他回絕了,Steve也沒去勉強,半開玩笑的說哪天改變心意了一塊睡也不介意。

  壁爐上方的小物在Bucky準備躺下時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顏色與牆壁幾乎合而為一,復古相框覆上一層灰燼,可見放在原處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

  走上前拿到手裡,畫面映入眼簾的同時他平淡的表情轉為詫異。

  Bucky曾猜想裡頭或許是他的家人,又或者是他深愛的女人。然而他錯了,裡頭的主角是自己,與博物館所見的剪影一致,黑白色的,只不過停留在Steve注視自己的霎那。

  這個男人很愛他,大概。

  那自己呢?他不禁捫心自問,過去的自己是否予以他相等的回應。

  雙眸在相片中細細揣摩,Bucky閉上眼試圖回想什麼,無論再怎麼渺小簡陋,一點點熟悉的,屬於他和他的。這段時間多少有喚起點零碎記憶,藉由Steve以及某些不經意的場景,稱不上完整,不過至少讓一些模糊的部份清晰起來。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許多Steve為他所做的,好比察言觀色,好比談一些無關緊要的瑣事,好比帶他走過一些好久好久以前,他們曾一起去過的地方。Steve也不論當下自己反應怎樣,是淡漠,又或者是不為所動,他依然帶著他步步的向前走,偶爾問「有沒有覺得眼熟」

  一波感觸隨即而來,Bucky反射性的眨眨眼睛,還在手裡的鏡框落下一滴透明,他想其中的意義分明在告訴自己,他愛他這件事毋庸置疑。將腳步轉了個方向,俐落的決斷絲毫不輸給戰場上,Bucky敲了敲房門,淺眠的人馬上醒了,Steve藏不住驚訝的語氣請他進。

  「Bucky…?怎麼了?」

  「……Steve…」

  忽然間搞懂太多事,一時之間實在不知該怎麼傳達。

  「…冷。」說真的外頭的火爐暖得要命,不過大概是被情緒影響,以至於他的手腳不知不覺間冷了下來。Bucky看著那張困惑的臉,他揮揮手要他別開燈了,輕手輕角的繞到床頭的另一邊。

  「介意嗎?呃,我的意思是,就一個晚上…」

  Bucky的聲音很輕,他指了指床,意外的言行舉止顯然讓Steve來不及接招,而那雙蔚藍瞳孔絲毫不受黑暗影響,或者說比平常更透澈了,Steve點點頭,Bucky便二話不說的爬到床上,他連忙挪出位置給他。

  沿著背影看去十分單薄,Bucky背對著Steve躺下,他微微的蜷起身子,涼涼的手緊抓著被子不放,他實在難掩心中的不安與緊張,抖動的睫毛試圖驅逐它們,可惜效果不彰。

  腦海一湧而上的回憶令Bucky難以消化,殊不知身後的Steve也差不了多少。逐漸回溫的雙腳有意無意的勾勾對方,Bucky闔上眼,睫毛下緣的弧度像是微笑,或許他遠遠不如自己想像的堅強,好比現在一樣,眼角帶著淚光,心裡有成千上萬個問題想問他。

  比如你睡了嗎,比如你在看我嗎,比如你…還愛我嗎。

  均勻的吐息讓Steve以為他睡了,背脊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Bucky感受到身後一陣停頓,隨後腰間被熟悉的熱度裹著,像是拼湊回那破碎的靈魂。

  他喃喃地在耳邊道晚安,而他默默的在心裡說―

  從現在起,讓我學著去愛你,如果可以。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