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午夜黎明《下》

※ 上篇

※雙箭頭,BGM: 未完成的愛情 歌詞簡直太盾冬!

《黎明》

  3:00 AM

  他察覺懷裡的人醒了,不論再小的動靜,他把手中的力道收緊,宛如夢境般不切實際。

  3:00 AM

  風把窗簾吹起來的聲音讓他醒了,正確來說是驚醒,他再次閉上雙眼,在某人的懷抱裡。

  5:00 AM

  淺眠確實和他脫離不了關係,隔著眼皮有人再看他,只是這樣,卻讓人幸福不得了。

  5:00 AM

  翻身,再翻身。他瞇起眼睛,面對面的觸手可及,他竟曾想親手傷害他,令人難以置信。

  6:30 AM

  生理時鐘叫醒了他,一如既往,Steve勾起嘴角,昨晚的睡眠品質不能再好。

  6:50 AM

  相較平常他早了十分鐘起床,Bucky左顧右盼著,空蕩蕩的床只有他一個人。一時之間他慌了起來,以為一切都是自己憑空想出來的,幸好某人把時間點抓的恰到好處,門把被人輕輕轉開,Steve靠在門邊敲了敲說,早安。

  「…早。」

  第一時間他沒有正眼看他,Bucky有些尷尬的移開視線,該怎麼說,他覺得全身都沾滿著Steve的味道,還有,若是大白天的昨晚那些話他怎樣也說不出口,更別提硬著頭皮蹭到別人床上,回想起來讓他自己都難為情了起來。

  見Bucky的反應Steve倒不是很介意,他給他一抹微笑,說洗洗出來吧,在準備早餐了。

  真可愛,臉都紅了,Steve想。

  面容擱著睡眼惺忪的痕跡,Bucky走到餐桌旁,他沿著廚房的方向看去,流理台旁擺了一碗涼拌沙拉,烤土司的香氣瀰漫,估計Steve正在煎蛋吧。假若平時的他大概就這麼在位置上乾等著填飽肚子,不過Bucky今天不打算這麼做,他光著腳丫,不快不慢的走向Steve,對方絲毫沒有察覺,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記得來到這的第一天Steve曾要求他穿室內鞋不過他不肯,Bucky喜歡赤腳踩著地板的感覺,大概是過去出任務培養起來的,把自己的行蹤隱蔽到極致,好似不存在的鬼魅般,百分之百的精準達成。

  而眼前的人正能證明凡是並非萬無一失。

  與Steve相比之下Bucky的個頭是矮了些,他悄悄地從他的背後繞過,像極了要惡作劇的孩子,儘管相距幾個身位仍能窺探清楚Steve的動作與鍋子裡的內容物,培根在鐵盤上滋滋作響著,還有炒蛋,香氣不免挑起食慾。

  「嘿,Bucky。」

  自然不過的開口彷彿早就知道Bucky附近兜轉,Steve沒有回頭,他把煎蛋盛到盤子上,瓦斯轉小,大概是怕裡頭的培根燒焦。

  「能請你過來一下嗎?」

  眼前的景況讓人進退兩難,Bucky心想絕對是飢腸轆轆的胃出賣他,他介於Steve與冰箱中間,擺放瓷器的櫃子半開著,連牛奶都還沒拿出來。無奈只好聽話行事,Bucky把手中的玻璃杯放下,雖然他大可以選擇裝沒聽到,不過倘若對方有心的話絕對可以把他歹住。

  緩緩的走到寬大背後,正當他納悶的時候Steve轉過頭,他叉起培根送到Bucky嘴邊,那動作相當自然,自然得讓當事人下意識的張口,連「嚐嚐味道」這種話都不用說。

  當Bucky回過神來時食物早已吞下肚,Steve正在看他,而他清楚對方正在等他的回答。不曉得為什麼Bucky覺得有些難堪,眼前的人讓他感到棘手,注視自己的神韻也好,彼此相隔的距離也好,不明的熱度往臉上燒。

  乾澀的喉嚨使他的聲音十分僵硬,獲得回答的人滿意的繼續手邊工作,Bucky不自然的眨眨眼,腳步試圖往後移,過於親暱的互動讓他無法適應。或許是因為那空洞的認知抽離了曾經,晦澀的深淵想將他再次從光明拉回黑暗裡。

  見狀某人的反應一點也沒客氣,Bucky察覺到一股力擄獲他的手,毫不費力的把他整個人拉過,彷彿那駭然的洞口確實存在,而自己正被黑暗吞噬著。手腕上的力道不重卻難以掙脫,他整個人就這麼硬生生的貼上Steve的背部,被牽制的手一點自主性也沒有。

  回過神,Bucky聽見Steve把瓦斯關了,他銀白色的手正搭在對方的腰間上,Bucky頓時慌了手腳,他想抽回他的手,事實上他真這麼做了,可Steve的手掌大大的從後包裹,指尖嵌入指縫,牢牢扣著不許逃走。

  「Ste―」

  來不及說出的名揮散在空氣,Bucky渾身一顫,靈敏的感官偵測的只剩對方和自己的吐息,Steve轉過頭,他們的鼻尖幾乎碰在一起,Bucky打從心裡覺得荒唐,覺得金髮男人打算要吻他,頓時忘了呼吸的方法。

  「這裡,先別動。」在Bucky動作前抹了嘴角,透明黃色的油亮在拇指上,Steve將其舔去,嘴裡低喃著什麼,大概是在評價裡頭的味道。實際上他很懊惱,Steve覺得他八成把他嚇壞了,照常理來說他絕不該對Bucky這樣,以監管人的身份,又或者……

  「牛奶…」

  「呃對,麻煩你了,謝謝。」

  Steve不斷地告訴自己該保持著平常心,心想Bucky或許看穿他的意圖,又或許沒有。那一瞬間他確實想吻他,近在咫尺的熟悉太過渴望,柔嫩的唇辮,透亮的雙眼,除了驚詫的神情令人陌生以外。

  所以Steve並沒有那麼做,他打從心底為Bucky恢復記憶感到高興,儘管還有很多事不如預期。Steve曾想失足的人換成自己,縱使時代的驟變令人無力,他難以想像丟失過往曾經。

  當他走到桌邊時Bucky已經坐在椅子上,Steve打消聊天的念頭,把食物打理好後便開始吃了起來,他隱約瞥見一道時不時往自己看的視線,而當想再次確認時卻又不見蹤影。Bucky正在喝牛奶,玻璃折射促使那石虎般的瞳孔更美了,事到如今這雙眼眸仍讓Steve相當著迷,尤其眨動的時候,一閃一閃的,澄澈得宛如冰晶。

  「昨天…」到底他還是選擇開口,Steve用試探的語氣問著,同時察著Bucky的反應。他看見對方的盤子裡空了,培根蛋土司,看來食慾還算不錯。「睡得還好嗎?」

  等待的時間須臾幾秒,Steve卻覺得像一個世紀那麼長。他塞了口沙拉到嘴裡裝不在意,直到獲得了正面回應才鬆了口氣,僅僅是問個問題竟讓他如此費神,Steve忽然有種值勤任務也不是那麼累的錯覺。

  「Steve,我們…」原以為可以安下心享用早餐的他再次繃緊神經,常理來說Bucky不怎麼主動和他搭話,這麼說吧,從昨晚開始不再有所謂的「合乎常理」,Steve第一次覺得說服自己是如此困難,畢竟他連Bucky想起了多少,想起了什麼事都一無所知。「…我們以前,是在軍營認識的嗎?」

  「是、我的意思是,不是。」

  「那麼…」棕綠眼瞳縮了縮,裡頭的神采明暗交錯,而Steve沒有辜負對方的期望,他清清嗓子,給了貨真價實的答覆,希望能因此改變什麼。「布魯克林,對,我們…」

  「我們在那兒長大,在那兒認識的。」像是獲得了許可般,Steve開始滔滔不絕的訴說起往事來。他說他們總會河邊丟石頭,比誰丟得遠;說他總開玩笑的要他替他擦鞋,沒有半句怨言;說他總說他傻不懂逃跑,卻又過來幫他解決那些欺凌人的惡霸。

  平時Steve不會一口氣說這麼多事,基本上也都是片段不連貫,他想也許這些隻字片語在Bucky耳裡就和一則故事一樣虛名,除了說到107團步兵是他的隸屬單位外。對此他一點也不在意,既然開口問了,他又何嘗有理由不告訴他。

  「對我來說你很重要。」

  其中這句話Bucky消化了最久,儘管他不確定那被冰封甚久的心感受到什麼。Bucky從頭到尾聽著一字不漏,無論與腦海閃過的畫面是否相符,他依然能感受到從Steve口中傳遞出的那份真摯,對此時的自己,作為人類的自己。他想起幾天前Steve曾對他說過,有些時候,和一個人之間建立起的情誼比奪取他人的性命更不容易。

  抬起頭,Bucky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碗盤被Steve收走,他想也許對方在他思考的時候解決了早餐,除了還剩一半不到的牛奶。他聽見水龍頭發出響聲,Steve從不要求他洗碗或收拾餐具,他很猶豫,在這小小的空檔裡,對於自己曾偷偷跑去過博物館這件事情。

  與此同時,Bucky將目光轉往相框裡的人像在尋求解答,它原封不動的屹立著,那透明表層掠過一道光影,從反射的雛型這才驚覺Steve的視線與自己重疊,他嚇了好大一跳,Bucky連忙轉頭看向對方,彼此的神情都難掩驚訝。

  「啊,博物館…」

  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話語隨著情緒起伏顫抖,Bucky試圖穩住情緒,讓所有事情簡單明瞭許多。「來這裡之前…那個剪影,這張照片……」

  這是他告別Winter Soldier後第一次向人坦白,不再是因誰而做,為誰所殺。一方面他感到害怕,一方面卻又有種釋懷之感,他想過去的自己絕不會輕易的相信人,但直覺告訴他眼前的人正是其中一個。

  Steve靜靜的走到桌旁,點點頭沒有說話,Bucky猜他大概沒要隱藏的意思,只不過沒料到自己意外的發現。盯著那若有所思的表情,他還想開口說什麼,卻只有抿了抿嘴唇,Steve面向窗外,一口飲盡剩餘的牛奶,對Bucky突然站起身這件事毫不知情。

  他壓根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只不過心底燃起了一股慾望指使他這麼做。Bucky拉拉Steve的衣角,力道理所當然驚動了深層思考,那人轉過頭,上唇一點濁白殘留,他仰頭輕吻他的嘴角,一鼓作氣連帶著奶香品嚐,彷彿抱怨方才對方沒有達成他的期望。這動作維持不過幾秒鐘,Bucky在勇氣消逝的霎那退開,鼓動的心跳差點跳出來。

  多虧反應迅速,Steve幾乎在Bucky抽身前一手攬過他,深藍色的眼睛漾起波瀾,蘊含的情感像是要淹沒對方。而他闔上眼用脆弱的感官接納,Steve灼熱的掌心貼上Bucky的臉頰,拭去不存在的悲傷,漸漸加深的吻,溫柔而不蠻橫。

  宛如無形間的默契,彼此的嘴唇分離喘息。Bucky的手無意識的勾著Steve,Steve搖搖頭,像是要他別說話,他想就這麼抱著他,再多一秒都好。

  「Steven―」

  「…總算抓到你了,Buck。」此時Bucky正靠在Steve的胸膛,聽著強而有力的心跳。他點點頭,雙手緊緊抓著對方,是因為這次他看清墜落山崖前,義無反顧伸向自己的手掌。

  「對,抓到我了。」他哽咽道,同時露出一抹發自內心的微笑。不受抑制的淚水落在對方的衣裳,Bucky小聲的要求Steve改天去博物館一趟,他說好,怎樣都好。

  「怎樣都不放開你了。」

  然後,他的耳邊迴盪著,這輩子由始以來最動人的語調。

――如果不曾失去你,不曾愛過你,也許一切都不會那麼美好。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