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青黃】ICE2無料_Count on me

※另一篇走:【青黃】ICE無料釋出―Pocky

  他忘了究竟是過了多久才開始融入鎂光燈底下的生活,有人曾說這就是凡人眼中的夢寐以求,說該怎麼定義我不太清楚,這終究是單憑自我價值觀的琢磨,朝著嚮往追求。展露出自己的招牌笑容,不論晝夜交替的時數,假若能在人群裡追尋到你的眼眸,那將足夠。
  「辛苦了ー」
  心滿意足的看著屏幕上顯示的成果,疲倦靜悄悄的在粉末底下遊走,手腕上不曾停歇的指鐘,好似提醒自己小憩片刻正是時候,厚重的眼皮認同般的點點頭。
  啊,就是說啊,明天還有隊上得晨練呢,遲到了可不好,那個人可是絕不允許的。
  在忙碌之下仍能快活的理由,你始終不知道,十只相扣的雙手,對我而言比世界還要多。
---
  接任校隊長的職位以後,他無故缺席的次數屈指可數,這多少對過往那些狂妄怠惰有那麼點治療根本的作用,不用他人多說,自己心理最為清楚不過。陽光底下曬得古銅的皮膚,汗水沿著脖頸滑落,頂著睡眼惺忪的人有些不穩的控球,終究逃不過他的雙眸。
  在眾人面前向來表現得豁達隨意,他承認他不曾是一個細膩過人的男朋友,粗枝大葉讓人更顯得自由灑脫,不過畢竟大家都稱得上是成年人了,心思上多少還有經歷過一些不為人知的風風雨雨、是非對錯。
  說普通朋友也就罷了,與自己來往頻繁的他,要他怎麼不領會到。
  交往的背後他明顯的感受到對方放課後時不時的忙著什麼,說趕著往攝影棚去了,讓在遲鈍的自己也察覺到某人有意增加工作量的行為。起初來回反覆也想不懂的,直到經過名為冷靜揣測的關卡過後,才稍微看出了點端倪在眼前化了開來,一個讓人莫可奈何的事發開頭,造就了不可抹滅的執著。
  「吶、小青峰,」
  「你覺得這個戒指怎麼樣?」
  那天他兩倚在一塊,橫躺直坐,誰有意無意的抬起修長纖白的手,區隔於兩人之間,猶如相隔著兩個平行世界。保養得恰到好處的指節試圖勾過早已鬆脫的領結,他卻俯身給他一口突如其來的吻,無緣無由的,只是想這麼做所以做了,可不是什麼冠冕堂皇的帥氣理由。
  擁前不安的頓,吻前顫動的闔,多少次了。
  言不由衷的契合,不言而喻的吻合,讓他們都忘了,人與人之間始終存在的隔閡。
  「改天路過去看看吧。」
  背對背地拉開了距離遠走,此時沉默異口同聲的說,能不能等等我。
---
  一個淺顯易懂的真理,思緒煩擾的聲音。
  要說閒暇時間很多也不那麼至於,他的生活的確不及他的繁忙,一個全職學生和模特兼職,相聚甚遠的可不光是如此,還有更重要的。
  頂著烈日當頭,那身模樣承受著一路上多少人的擦肩而過,這也沒什麼,對自身來說。別說看似只是應了聲當作回覆,夜裡也是想了很多,即便他知道只能單憑拙劣的方式去換取,去付出。
  可想而知的環境簡陋,受磨損的幾吋皮膚赤裸裸的映出刺眼的紅,沾上污漬的幾處自動的被無視帶過。這是那之後第四個週末,兩人各自忙著生活,他之所以念著他,為了他,進而瞞著他。這當中對方也沒有少了點關心問候,從相識之後他就相當清楚,無論所剩的時間再怎麼零碎,依然為了自己而埋頭拼湊的,只有這個人了。
  無心的哼起隨風而逝的旋律,盞盞路燈下的身影尋著熟悉的軌跡,不因靜謐所起的孤寂,是因為手中正緊握著一枚精粹渺小,璀璨的光。
  低頭查看對方傳來的文字訊息,說是到家了,今天又替某某廠商代言了品牌服飾,很開心什麼的,很想他什麼的,就是見不得一句任性的耍賴,記得以前明明照三餐在喊的,喊得人都被煩死了。
  見好就收,是成長。
  腳步邁向簾幕後的柔和燈火,夜深人靜中,輕聲的呼喚我。
  捨棄仰賴的成長。
---
  布幕垂簾,牽掛思念,輾轉難眠。
  橘橙橙的燭火在窗邊飄忽,他學不會如何與孤獨共處,深怕按奈不住,手頭上不停切換的屏幕,白皙的指腹,最終仍停在你名字上的缺口。十點十分,在發送訊息的幾分鐘後得到了回覆,絲毫不給人調節喘息的藉口,來不及答覆,你早了太多步越上我的心頭。
  擅自的涉門而入,迎著撞上門前的誰的倦容,附帶著發自內心的笑容。
  「順路過來看看,睡了?」
  搖搖頭,他倆在玄關邊上待了好久,誰輕撫著眼下拉長的黑色弧度,清查睡意般的舉動,意料之外被吻了鼻頭。
  「小青峰你…受傷了?」
  覆上臂膀的時候察覺到了,幾點瘀青撞擊,幾處綻開的皮肉傷,驚訝外隨之而來的是困惑,外加上的心疼憤怒。
  意識到那抑制不住的微小顫抖,他試圖派上三言兩語想著要輕描帶過,然而說到最近手上零頭不怎麼夠用的時候,腦海一則訊息閃過,不用多說他都知道是為了什麼。
  「…你、不要……」
  鬆口是因為不夠成熟,他是多麼盼望對方能專心致力在摯愛的籃球上,那點被物質冠上相愛的名號不是那麼渴求必要,會這麼說只是因為太過害怕,那些竄入夢裡的不安全感,留下餘溫後的瀰漫。
  淚水什麼時候撲簌簌的落下,無名指上一點青色的星光,滴滴答答,泛紅著眼角的責備謾罵,胡亂的抓了把藥膏替人抹上,抽噎得話都說不清了,到最後整個人撲到對方身上,就這麼倚在不大不小的沙發上。
  「哭得好醜。」
  「小青峰可惡,不要以為只有你有!」
  金髮人兒動作流利的環繞到頸部後頭拆下,不曾見過的,串在銀色鐵鍊上的是戒指造型的墜子,上頭還鑲著名字,一看就曉得這傢伙花了不少心思,在他的背後,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籌備了多久。
  看著對方依舊一臉賭氣的表情,他順勢的一個吻落,少了臨場前的瑟瑟發抖,甜甜的。
  「…所以說啊。」
  偶爾也依賴我一下吧。
  If only.
  Count on me.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