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錘基】小黃燈

※孩童時期,OOC可能,有點成熟的錘哥

※女裝有!女裝有!女裝有!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雷者千萬慎入

※Sif客串演出

※BGM: Forgive me

---

  Thor有點焦慮。

  他的身旁擠滿著衣著華麗的人們,交響樂已經開始,成雙成對的男女聚在舞池中央,那畫面本該是很唯美的,此時卻成了視線的層層阻礙。皺起眉頭,Thor隱約覺得哪裡不對,時間太久了,他左顧右盼著,既看不見她的蹤影,也找不到弟弟。

  稍早Thor和Sif正在眺望台上切磋劍術,途中母親提醒他們今晚有場宴會,要兩個孩子別忘了提早準備。平時Thor的練習對象不是三武士就是Sif,他的弟弟不怎麼熱衷這類東西,Loki喜歡法術,不過據他所知他對匕首挺有一套,他們偶爾也會打個幾場,只不過玩鬧成份比較高。

  和女孩較勁時他總需要集中精神應對,即使Thor略勝一籌,他仍能感受到Sif相當強大,有著不輸給男孩子的鬥志與氣魄。對Thor而言Sif是個好朋友,和三武士一樣就像是兄弟關係,當然,那種關係不得與他真正的弟弟比擬。

  「哥哥―」

  聽見呼喚自己的聲音,他眼角餘光掠過一道影子,分心讓金髮男孩險些為此付出代價。

  Thor想弟弟或許只是要回房路過這裡,聽見了打鬥聲,並非刻意前來。陽台邊的簾子隨風飄起,他示意女孩稍微停下,Thor步步往聲音來源而去,小小的身影在他拉起窗簾的前一秒從後面鑽出,Thor佯裝自己嚇了一跳,笑著撓撓Loki的頭髮,他的弟弟總喜歡用出其不意的方式出場,有時還會送上一張淘氣鬼臉。

  「嘿,Loki。」

  「Thor你在和誰、啊……」直到此時Loki才曉得哥哥正在和Sif練習,女孩看見他便向他點頭致意,相反地身為二王子的Loki可就沒那麼禮貌,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退去,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人看,毫不掩飾那不友善的神色。

  這下身為兄長的Thor可要頭痛了,不論過去現在Loki和Sif一直相處的不怎麼好,什麼事都不對盤,卻又都無比倔強。他連忙扳過弟弟的肩膀,在耳邊要他先回房間梳洗換個衣服,以免趕不上晚宴。

  很顯然,他的弟弟並不打算買帳。Thor的說詞讓Loki不滿地皺起眉頭,他心想糟了,光看那暗下來的墨綠瞳孔就知道,他的弟弟推開他,腳步轉往面不改色的女孩。

  「喂,妳。」嘴角勾起一抹傲人的弧度,Loki的聲調壓低,他的手撫上暗藏腰間的匕首,驕傲的神韻佈滿臉龐,他用高高在上的語氣開口道:「我們來打一場。」

  「代價呢?」無動於衷的神韻看得出對方絲毫不受影響,反倒是兩兄弟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從何答起眼前的問題。「今晚一支舞,Thor當賭注,怎麼樣?」

  「正合我意。」語音未落Loki便抽刀在Sif的袖口劃下一道缺口,他依舊微笑著,危險的光芒在身上閃耀。頓時被排除在外的Thor根本來不及阻止,身為兄長的自己連一點自主權都沒有,他想女孩大概是看準弟弟相當黏自己的關係,可說是狠狠地正中地雷紅心。

  兩人你來我往地交手著,從那全神貫注的模樣看得出沒有一點懈怠,然而事與願違,金屬的相撞聲擊碎了最後防線,男孩被迫退了幾個身位,勝負將近分曉。

  「我說Loki…」

  「閉嘴!哥哥!」不分青紅皂白的回嘴,可想而知Loki正處於極度劣勢,畢竟劍法不是他的強項,好幾次手裡的刀都差點被人打飛。一旁的Thor看著心疼,他的弟弟咬牙死撐,下唇都滲出了血絲,絕不是輕易願賭服輸的性格。

  最後Sif理所當然的贏了,過程可說是有驚無險,而Loki則是不服氣的跌在地上,刀口劃過的痕跡遠比對方還多好幾個。男孩的眼角有些紅,不甘的情緒全寫在臉上,Thor覺得他要哭了,即便打了敗仗那雙眼睛還是瞪著女孩不肯退讓。

  「起來吧。」不忍心看弟弟如此落魄的Thor主動伸手,可Loki氣壞了,胡亂地宣洩情緒,想也沒想就一手拍開他,硬是把湧上的淚水吞回去,翠綠的瞳孔看上去很委屈。「不用你操心。」他哽咽道,低頭不願正眼看他的兄長,薄薄的唇在陰影的庇護下完成咒語,下一秒消逝無蹤,好似不曾來過。

  打消追上去的念頭,Thor無奈地嘆口氣,眼看時間就快到了,他得趕緊把自己梳洗一番。離開前Sif向他道了歉,她的表情有些內疚,Thor搖搖頭說沒關係,反正也就一支舞罷了,況且也是Loki自己主動挑釁的。

  「他沒事的,我會把他處理好。」Thor肯定的說。

  隨後的宴會在Odin的主持下宣佈開始,金碧輝煌的宮廷十分氣派,偌大的空間容納著盛著衣裝的人們、以及佳餚美酒。與此同時Thor和Loki一塊到場,Sif和他的朋友三武士也一併出席,老實說Thor原以為弟弟肯定會鬧脾氣,可當他去敲他的房門時Loki已經整裝完畢,還向自己眨眨眼睛,宛如方才那場紛爭根本沒發生。

  「至少吃點澱粉,恩?」會這麼說是因為Loki沒吃正餐便吃起布丁來,他的弟弟曾說那東西甜甜的會讓人心情變好,然而Thor還是遞了片麵包給他,即使當事人的意願不怎麼高。

  「才不要。」嘴上抱怨著,Loki依然將哥哥的心意吃下,柔和的燈光打在他白皙的皮膚上,兩頰粉粉的,記得Thor有一次說他可愛,讓Loki因此羞得一整天不敢主動和哥哥說話。

  「哥哥,」

  「恩?」

  「等會能不…」躊躇著心裡話該不該說,Loki隱約瞥見遠方一道修長背影,身穿淺綠禮服,他瞇起眼睛,正是不久前讓自己喪失自尊的女孩。他下意識的抿了抿嘴唇,怎麼也不會一下就消了仇恨,尤其是攸關哥哥,剛才無關緊要的模樣到底只是裝出來的。「能不能別和她跳舞了?」

  然而他的哥哥拒絕了他的要求,好聲好氣的說答應別人的事就要做到,絕不能出爾反爾。可這些話Loki一點也不想聽,即便最後Thor答應晚點睡前會多帶一份布丁給他,負面情緒排山倒海而來,也不等哥哥把話說完就鑽到人群裡,像是隻靈敏的貓咪。

  面對那雙水汪汪的眼睛,Thor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其實他也想順從弟弟的意思,只不過違反諾言實在不是他的作風。檯面上是在和人寒暄打招呼,實際上Thor卻是在找弟弟的蹤影,在擁擠的情況下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他看見Loki躲得遠遠的,跑到媽媽身邊,撅起嘴簡直不高興極了。

  「嘿,還好嗎?」不知何時Sif已經來到他身旁,Thor知道她在指Loki,他搖搖頭,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什麼話也沒說。她拍拍他的肩,多少算是種安慰,而那顯然沒有奏效,即便今天女孩的打扮相比平時來得好看,Thor依舊對即將開始的舞會沒半點興致。

  如此的場景全看在Loki眼裡,始終心不在焉、沒什麼精神的哥哥映在碧綠眼瞳,這讓他覺得至少達成一半的目標,Loki狡詰一笑,心想絕不會順著他們的意思進行。此時他已來到兩人附近的柱子後方,對話都聽得一清二楚,他需要做的只是守株待兔,等待最佳時機送到。

  深吸一口氣,Loki輕手輕腳地與前方的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高跟鞋刺耳的聲音令他蹙起眉頭,不過至少算是種還不錯的障眼法。

  短暫的偷天換日,Loki輕敲石磚面,以母親的姿態,面對鏡子整理儀容的Sif立刻抬起頭來。「啊、您好。」她停下動作,罕見地露出驚訝表情,向眾神之妻敬禮。

  「很漂亮的衣服呢。」Frigga笑笑,伸手挑起一小段絲綢像在欣賞,她自然地將雙手搭到她的肩上,鏡面反射的畫面維持短短幾秒,兩個人的身上閃過一道光。

  瞬間,Loki恢復了原樣,只不過穿的不再是衣甲,而是一身典雅的草色薄紗。一時之間女孩反應不過來,他露出勝利般的笑容,彷彿搶到金銀財寶的小偷,揮揮手準備再次使用他的拿手絕活,變成對方去和他的哥哥跳一支原本就該屬於他的舞。

  「弟弟…?天啊!你在做什麼?」

  突如其來的呼喚讓Loki措手不及,他還保持的原本的樣貌但穿著裙子,而Sif則是身穿原先自己身上的衣服,他暗罵了聲,這樣的情景根本不由得解釋,就連他那不怎麼聰明的哥哥都看得出來發生什麼事。

  接下來他只覺得一股重力拉著他,儘管Loki不斷拳打腳踢地掙扎,Thor就這麼一路把人拉到一扇門前,他抬頭才發現那並不是哥哥的房間,而是他的。情急之下Loki啜泣起來,他只是不想讓哥哥和別的人跳舞,除了自己以外,那想法很天真,卻又是因此讓Thor總把他放第一順位在疼。

  淚珠不受控制的落下,見狀Thor連忙把弟弟壓上門板,用手摀住嘴巴,有如深怕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般,時不時的東張西望。他用一口不容拒絕語氣命令他交出鑰匙,那聲音聽在Loki耳裡格外低沉,他點點頭,抽抽噎噎的簡直乖順又聽話,或許是因為努力又失敗了,又或者是被哥哥抓到把柄了,一句忤逆人的話都沒說。

  夜幕降臨使房間有些昏暗,沿著窗灑進了一點月光,還有床頭櫃上一盞永不熄滅的鵝黃。他們不怎麼常去彼此房間,藉此Thor能勉強看清Loki所收集的小物,基本上是一些水晶球和魔法書,他的桌子不像他的凌亂,收納得十分整齊,在小黃燈的照明下一切顯得那麼柔和。

  隔著厚厚的門板仍能隱約聽見外頭悠揚的樂章,點點音符飄到耳裡,Loki是喜歡音樂的,然而此刻的心情讓他覺得一點也不美麗。他的手仍被Thor緊緊扣著,有點疼,可他不打算告訴哥哥,Loki閉上眼睛,用為數不多的法力將自己化作成女孩,妝容與姿態完美得令人讚嘆。

  「不、不去舞會了?」她唯唯諾諾的開口。

  「不去。」聽聞,Thor的口氣明顯不高興了,他背對著他,雖然從進房間以後沒有半句責備,可Loki察覺他的哥哥整個氣場都變了,不知是那問題不對,還是怎麼。「有個小壞蛋又哭又氣的,想說回來陪他,現在人又跑了。」最後那幾個字Thor刻意咬重,他鬆手,直視那一點也不熟悉的棕黑色瞳孔,裡頭的神韻倒是破綻百出。

  微微的低下頭,她累了,這次花的時間比較久,從頭到腳一點一點的變回他,溼潤的眼角,幾滴淚又掉到薄紗上。

  「過來,你這小頑皮。」攬過弟弟的腰,從燭火般的黃燈旁邁開步伐,提琴的聲音迴盪著,他再次牽起Loki的手,上面有條清晰紅痕,Thor幾乎是下意識的去親吻舔拭,起初它的主人不安的縮了縮,可漸漸地,不再那麼害怕了。

  「…哥哥……啊!」也許是不習慣裙子的關係,Loki幾次腳步都沒踩穩,一下差點踩到哥哥的腳,一下差點跌了跤,他哎了聲,Thor看著他一臉好笑,還是把人摟得沒有一點死角。

  「夠了吧,別玩了。」

  「可是…」

  「都要變公主了,快把我弟弟還來。」Thor一手扶著他一手搭在腰間上,說話的同時Loki轉了圈,衣角輕飄飄地飛起來,翡翠色轉而成破碎星辰,銀白閃爍著,奔向遙不可及的蒼穹。Asgard的小王子,他的弟弟終究以自己的原樣面對他,不知怎地Thor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他喜歡Loki平常的模樣,和自己相似卻又帶點深綠色的衣甲,儘管他穿禮服絲毫不比其他人遜色。

  「這樣才可愛。」他伸手摸摸白裡透紅的臉頰,恢復原貌後Loki敏感得不行,Thor看得出他緊張,眨動頻繁的睫毛,偷看自己的目光,像個做了壞事卻又不敢道歉的孩子。「你說說,」這讓他靈機一動,決定趁機逗弄弟弟。

  「今天的事該怎麼辦。」擺出嚴厲的神色,忽然間Thor停下腳步,外頭的交響樂同時停止。瞬間凝結的氣氛讓Loki慌了起來,他小心翼翼的抽身試圖逃跑,可他哥哥怎麼不知道那小小腦袋打著什麼歪主義,眼看逃不掉的Loki垂著眼睛,抽鼻子的可憐模樣讓Thor差點演不下去。「我、我不知道…」

  那好,Thor說。他牽著弟弟走到窗邊,靜謐中的一盞小燈,幾顆星星在夜空裡點綴著,他察覺Loki的手微微地顫抖,Thor打從心理清楚他弟弟的心比任何人都要來得脆弱。

  「閉上眼睛。」他要求,而他順從的照做。

  黑暗中有人撫上他烏黑的髮絲,下眼瞼殘留著一點餘溫,Loki感受著印在額上的輕吻,猶如唯獨的象徵。

  這並非哥哥第一次吻他,卻成了一輩子最難以忘懷的一次。顫動的睫毛宛如蝴蝶拍動著翅膀,以及發自內心的,最甜的微笑。

  夜裡的一盞小黃燈,看得不清楚卻很唯美,生活也是不完美最美。―杏屋


评论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