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If you say so

◎臨時產出的七夕賀文起床才知道有這件事

◎特別感謝 @After SunShine 女神點梗:求婚、灑花

◎微寡鷹,求婚過程艱辛逗比


01.

  任務執行即將邁入第四周。

  Fury將這份秘密行動交給Steve、Natasha以及Bucky,那兒雜草叢生,蹲點的時候還看過好幾次蛇,由於中間橫跨著一條河,他們得三不五時的拿起望遠鏡盯著對面,身旁還有把槍以備不時之需,據說那間老舊的安全屋可能和九頭蛇以及非法實驗有關。

  對於箇中好手來說這樣的任務實在有點枯燥,進行不到一個禮拜Natasha就抱怨個沒完,甚至還在光明正大的和Clint視訊好幾次。他們三人分成兩個兩個一組輪流蹲點,可想而知當Steve和Natasha分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前者在費神,至於Bucky則是靜得不得了,他幾乎與草堆合而為一,完全的隱蔽。

  Steve倒是沒關係,Natasha可就不行了。當Natasha和Bucky一組的時候簡直是一場浩劫,直到目前為止Bucky依然對外人抱有強烈的堤防心,只要是和任務無關的事情一律都不回應,除了「認真點」或「安靜點」,Bucky還會皺起眉頭不悅的盯著她的臉看,搞得Natasha差點胸悶致死。

  幸好還是有機會感受流動的空氣,也就是和Steve一組的時候。金髮男人腳踏實地的沒有一點馬虎,然而在月初時Natasha便發現了一點異樣,Steve看上去鬼鬼祟祟又有點緊張,欲言又止的模樣激起好奇心,於是她沒有多想便打破砂鍋問到底。

  在異於常人的執著追問下,沒多久Steve就從實招出藏在心理的煩惱,他想這或許也是個不錯的機會,Natasha是為數不多的選擇,至少能徵詢一些意見。

  聽著聽著,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不可思議的口氣讓金髮男人十分羞赧,接著又是進一步的旁敲側擊,Natasha得說Steve終於長大了,像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好,我知道了。」她若有所思的說,語調裡卻有藏不住的激動情緒。


02.

  距離日子當天還有一百二十小時。

  大清早的Steve就和Bucky一塊蹲點,他們兩個人趴在草叢堆中,臉上都蹭著點草根泥土。一人一小時的分別輪流,當Bucky拿著望眼鏡時Steve並不會無所事事,偶爾他會擦擦槍,偶爾和身邊的人說說話,大多數Bucky都不會回他,但還是有運氣好的時候。

  比如晚餐想吃點什麼,比如任務之後想去哪裡做什麼。

  起初Bucky對這樣的問題是採不予理會的態度,然而漸漸的,當Steve這樣的時候他會試著表達自己的意見,久而久之甚至會主動提出問題,為此金髮男人可說是相當開心,即使是再微小的反應,都能看出Bucky正在努力做回自己。

  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也是促進他們熟識的管道之一,自Bucky恢復記憶之後Steve便自發性的把人接回,替他打點一切的生活點滴,他會替他做飯,替他蓋被子,Steve承認自己有好幾次偷偷利用得不償失的機會輕吻Bucky的前額。

  對此Natasha表示這樣太辛苦,但Steve完全不這麼認為,誰要Bucky是他最好的禮物呢。

  恍恍惚惚中身邊的人蹭蹭他的肩膀,打斷了思緒,是時候該換Steve監視了。

  他單手接過對方手裡的東西,Steve仍察覺Bucky的視線不為所動的盯著自己,無聲的灼熱感讓金髮男人十分緊張,他的手心都出了點汗,但還是給了一個詢問的眼神。

  「我不曉得你有戴項鍊。」隨即,Bucky用一口困惑的語氣說道。


03.

  距離日子當天還剩不到二十四小時。

  大致上Steve已經準備妥當,唯一還沒準備好的是他的心情,忐忑無比。他簡直焦慮得不行,就因為粗心大意差點露了最大的把柄,幾天下來Natasha傳了好幾封訊息給他,裡面列的清清楚楚,方案一要怎麼做,二可以怎麼做,三也能那麼做,總之不滾床單不罷休。

  他誠心覺得Natasha大概是跑錯了職業,她應該去當個愛情顧問之類的。

  現在的Steve躺在家裏的沙發上,得來不易的休息得好好把握,況且他覺得自己得快點調適好自己的心情,拿出超過百分之一百的勇氣才能做到。途中他還收到其他人的加油打氣,想必是Natasha擴散這個消息,別說復仇者那群無人不曉,就連遠在天邊的神兄弟都知道,總之就是希望多少能讓Steve穩住氣勢。

  交接時間的前五分鐘他到了執行定點,Natasha朝他眨眨眼睛,宛如任務都沒有這個重要,而Bucky倒連個頭也沒回,只是悶悶的哦一聲。

  好吧,姑且這是人生裡非同小可的大事。

  此時距離日子的當天小於十二小時。


04.

  十一點五十分。

  深夜的天空早已不見夕陽餘暉,Bucky和Steve兩兩埋伏在河畔上方不遠處,沒有圍離顯得有些危險,不過對他們來說沒有問題。

  由於現在是金髮男人負責盯梢,以至於於Bucky能稍稍喘一口氣,他的氣色不算太糟,但心情不怎麼愉快,沒有突破攻堅這種刺激的也就罷,Natasha竟然臨時要和他換班,讓他連續蹲點超過十二小時。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最近他隱約察覺Steve在背後策劃著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他曾開口問但並未獲得解答,這種不符合常理的事情讓人足以認定,Steve從來不會拒絕回答他任何問題。

  「Buck,怎麼了?」察覺異樣的男人問他。

  「沒有,今天路上情侶很多。」Bucky的音量很低,他想起前幾天曾看過Steve身上掛著條鍊子,讓他有點在意,但既那天後又消失無蹤實在不解,黑暗並不妨礙他的視線,眼下金髮男人的脖子上沒有配戴任何東西。「最近你都在做什麼?」

  「什麼?對,今天,不,明天是七夕,我在想――」

  ――砰!一聲巨響打破Steve接下來的話語。現在是十一點五十八分,可煙火提早了。

  突如其來的巨響立刻引起Bucky戒備的本能,他單手持槍,左顧右盼的尋找其他動靜,卻只見天上的花火劈哩啪啦的消散開來,橘橙色的在夜裡十分絢麗。

  接著他聽到身後有個女聲罵了句該死,Bucky本想拿槍往草叢堆裡掃射但Steve使力的把人往後拉,成功使兩位超級士兵雙雙落入河水。

  完全失去掌控的場面已經來不及讓他理解,他們都成了落湯雞,Bucky沉聲的看著Steve,試圖讓對方親口解釋給自己,他不認為這個男人會犯下如此的錯誤,除非在緊要關頭。

  「事情是這樣的,咳、Buck…」說話的同時還嗆了口水,遠處再次放起了煙火,齊開綻放,色彩奪目的在夜裡閃耀,可Bucky只看了幾眼便不再欣賞,靈敏的聽覺聽見水底下有鐵片的聲音,他皺起眉頭,低頭看著Steve潛在口袋裡的手。「你、你願不願意――」

  置身高度緊張狀態的Steve,眼看就要完成使命時又被身後的人一次阻礙,Natasha從某個角落衝了出來,手裡不曉得捧著什麼就往兩人的位置灑,從天而降,五顏六色的花。

  「嘿,紳士們!」她責備,「你們的速度太慢了!」接著又不見人影。

  被外力強制推一把的Steve又做了一次深呼吸,這根本不再他的計畫之內,此時的他好不容易把水中的鍊子拿起,連同一朵火紅玫瑰。

  James Buchanan Barnes,32557038

  眼前晾著的東西讓Bucky瞪大雙眼,它十足觸動著七十年前的過往,太多從軍時的趣事被流逝的時間淡忘。Steve露出一抹溫柔的微笑,他說這個東西他好不容易從Fury手上拿到,終於等到這一天還給他。

  『你願意一輩子跟著我嗎?』

  好一段時間的他遲遲無法反應過來,金屬拳頭握緊又鬆開,Bucky知道金髮男人言外之意的表達,知道他正在把那個東西不顧意願的戴到自己身上,夜空中的煙花還在為世上的人們施放,他卻低著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打破迷思的是一個人的擁抱,他的神智仍然有些恍惚,想開口卻找不到適當的詞彙回應,Bucky將臉埋在Steve的肩窩裡,當發現有人趁機親吻自己的髮際時,沒有猶豫的便反咬一口對方的脖頸。

  耳邊傳來吃痛的驚呼聲,金髮男人捧起泛紅的臉頰,兩個人的模樣都十分可笑。他們都溼透了,頭頂上還有成堆不知名的花朵,身穿髒兮兮的戰鬥制服,與其說浪漫,不如說滑稽還適合一些。

  對此男人不以為意,Steve撥開擱在他臉上的頭髮,那個動作誰都看得出他的意圖,而Bucky卻搶先將食指抵在男人的唇上,他得先回答。

  「只要你說了算。」

  然後,他們貼上彼此的嘴唇,就像世上任何一對戀人。

  

-後記-  

  釋放煙火兼職盯梢安全小屋的男人痛苦十分。

  Clint看著在河中愜意放閃的兩個人,自己卻接到了通得理不饒人的殘酷電話。

  ――Barton,這禮拜不准睡床。獻給手滑的煙花。

  欲哭無淚的男人傳了痛苦的表情在群組,朋友們紛紛表示悼念,直到他得到了反轉機會。

  ――嘿親愛的,把安全屋拆了給那兩個冰棍好好辦事,床就是你的了。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