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EC】烘培信仰

@時間線:第一戰之後,未來昔日之前

@誤打誤撞的寫了,我就是要寫小萬回家

@Hank出遠門出差
---

  凜冬已至。

  偌大的建築顯得格外寂寥,房子的主人只是靜靜的翻閱書本,對此絲毫不介意,置身融入獨處的時光裡。抬起頭,細碎的火光在柴間閃爍,劈劈啪啪,他盯著許久,露出淡淡的微笑,漂亮的蔚藍瞳孔同時擁著快樂和悲傷。

  他們坐在這個房間裡,面對面地,隔著一盤西洋棋――不可抹去的,破碎且令人眷戀的回憶。

  烤麵包的香氣沿著半敞開的門滲入,Charles站起身子,如今的他依然對這正常不過的動作感到沉重,他時常用手輕輕的摸過它們,不帶半點責怪的情緒,單純確認機能一般。

  叮。抵達廚房時,時間抓得恰到好處。

  Charles將鐵盤小心翼翼的拿出,將其放上精緻的瓷盤上――兩個海鹽奶油。

  最近總是沒什麼胃口的緣故,晚餐便時常以簡易的麵包或者三明治打發,對這個口味尤其喜歡,鹹鹹甜甜的,猶如有了方糖作伴的黑咖啡,現實而不單純,就好比是一場人生。雖然Hank對此十分不認同,看得出很擔心Charles的身體狀況,不過他表示沒問題,且挺享受自己坐在家裏任何一個角落,話是這麼說,但大多都是在圖書室裡。

  他曾想如果那個男人在的話,絕對要讓他好好品嚐。

  給自己倒了杯氣泡水後,Charles還來不及吃一口,變聽到微乎其微的腳步聲,很輕,但不可忽視的堅定。

  Hank還要一週才會回來,所以…

  起身的同時房間的門被打開了,一個人影佇立在那兒,像是在思考著如何開口,帽子壓得很低。

  面對不請自來的人Charles瞪大雙眼,動彈不得,他甚至聽見自己的心跳不安的鼓譟,讓他的血液逐漸凍結、凝固,又加速流動。男人與他隔著一段距離,簡陋的大衣看上去一點都不保暖,寬大的肩膀擱著點雪,入夜後的天氣更惡劣了,他當然曉得。

  …

  「我可不記得我有給你鑰匙,我的朋友。」Charles用盡力氣壓抑情緒,說道。

  然而這比想像來得困難得多,他的呼吸開始急促,排山倒海的情緒湧上心頭――悲傷、憤怒、不解,還有…

  「你該不會真的認為我需要那種東西吧,老朋友。」沉默良久,男人悠悠開口。

  有那麼一段時間他們就這麼僵持著,誰都沒有再開口。Charles覺得自己的眼眶泛紅了,他知道這很糟,或者說是傻透頂,但他無法忍住,尤其當對方往自己的方向走近的時候。

  Charles低下頭,在柔和的燈光下兩個人的影子重疊在一起,他彷彿成了小偷,偷偷觀察著男人的一舉一動,直到對方將帽子拿下,直到他們靠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吐息。

  「……告訴我,」話語顫抖而緩慢,反之雙眸直直望入對方,令人心碎的堅強。「告訴我…你現在來這裡做什麼?」

  「我把事情處理完了。」男人毫不猶豫的答道,熟悉的、令他著迷的。「我回德國一趟,去看我的母親,現在我回來了,Charles,我說過我要你在我身邊。」

  這段話在Charles的腦海中來回蕩漾,像是忽然拋入湖中的石頭,漸起一波又一波的漣漪,驚起巨大的水花。幾顆水珠彈出了水面,滑落他的臉頰,Charles不曾想過,或者該說徹底否定卻又期待著的事,真的發生了。

  「Erik……」他哽咽,捧著男人的臉說。「天哪,你的臉,這些傷是怎麼回事?」

  「政府的人,呃,有來追我,」這沒什麼大不了的,真的,不過是小擦傷,Charles的反應太過了。「但很顯然他們失敗了。」Erik聳聳肩,立刻接獲一道不許再作亂的眼神。

  「你的身體好冷,Erik,先去洗個熱水澡好嗎?我去幫你放水…」房子的主人擦擦眼睛,手忙腳亂的模樣看在對方眼裡那麼可愛,一下就想往浴室去,逃離這些許尷尬的獨處。

  「晚點再說,還沒吃晚餐呢,往哪裡去。」被Erik單手擋下的Charles不僅是沒了路,還一下就撞上了溫暖的胸膛,懷裡的人唰紅了臉,是說這種情況下,倘若Erik沒托起那人的下巴,吻個幾口,哪能說的過去。

  所以Erik這麼做了,直覺性的,一如既往的。

  Charles可就承受不住了,整個身體在對方懷裡扭成一團,抵不過強勁力氣的雙手無助的垂著,後腦勺被人扣得死死的,喪失了所有發言權,哪裡都去不了。在Erik的堅持下他終究卸下心房,逐漸瓦解了頑固的抵抗,不得不承認的是,他真的、真的很喜歡和Erik接吻。

  是的,即便如此的霸道。這無關他觸碰對方心靈與否,光是這麼做Charles依然能感受到這個男人的強大,對自己的渴望,以及兩人之間存在的依賴和迷惘。

  閉上雙眼,他一點點的開始回吻對方,這個反應讓第一時間接受到的Erik宛如得到獎勵般,狂妄的放肆起來,男人扯起Charles的衣領,把人往沙發帶,動作順得像是兩人每天的例行公事,讓被動的一方心理默默的咋舌。

  令人驚訝的是施加在Charles身上的力道,對方是有適時的控制的。Erik一手搭上他的腰,再把人放上沙發的片刻前將人騰空抱了起來,又是吻了吻他泛紅的雙眼,即便是幾秒鐘,Charles仍然處在Erik這些細微變化的驚訝之中,若是過去Erik是不會有顧慮的。

  但這個男人現在顧慮,顧慮他。

  Charles感覺男人含著他的唇瓣,舔吻吸吮,靈活的舌竄入口腔,彼此玩著追逐戰,對此Erik顯得樂此不疲,從由上往下俯瞰的灰綠眼睛他能確定,對方是開心的,發自內心的那種。

  流連著Erik身上的溫存他沒有理由不願意,他愛他,這個毋庸置疑。

  可是…

  「Erik…」

  「什麼?」半途喊停讓男人微微皺起眉頭,耐性還是需要培養的,Charles想。

  「…我肚子好餓。」

  言記聽從,面對Charles楚楚可憐的雙眼Erik只好乖乖的聽話,讓他進食。

  「吃。」拿起其中一個分給整張臉寫的「被打斷很不爽」的表情,Charles在心中暗自揶揄,他絕對不會忘記這一刻。「我親自烤的。」

  這句話看上去效用很大,沒多久Erik變把海鹽奶酥吃個精光,這種甜與鹹味混雜一塊並不在喜歡清單的範圍,可這次男人沒有怨言,事實上是找不到缺點。

  「好吃?」

  「恩。」

  因為Erik哪有心情想這個,他只想把Charles拉近浴室,把剛剛的事做個了結。

  男人擅自拿起水瓶補充水分,也不倒入杯子裡,粗魯的動作使衣服負起連帶責任,讓一旁受到波及的Charles抱怨個幾句。

  「反正等一下也要脫,你剛剛不是說要洗澡?」

  不等人反應過來,Erik相當霸氣的把Charles扛起,心想才懶得跟你爭這些呢。

  貨真價實的愛情,得來不易。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