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EC】Love is...

◎原作向,XFC衍生

◎不需要打tag/沒有R18的滾床單

◎04參考XFC刪減片段


01. 堅持

  Charles十分清楚敵方擁有與自己抗衡的角色。

  異樣的觸感沿著太陽穴而入,窺探者侵蝕著,不友善而強烈。一旁察覺不對勁的Moria看了眼Charles,帶有擔憂的成份,而他則無奈的表示自己在這趟任務中大概發揮不了多少作用了。

  話是這麼說,但Charles不可能放棄嘗試。

  宛如天羅地網一般,感知雷達即時傳遞著最新訊息給他,比如敵人多寡,派遣探員們的情況,然而Charles很清楚自己無法維持太久,除了受人干擾之外,大規模的使用力量也得付出一定的代價,精神的削弱容易導致諸多後患。

  撤退是最保險的選擇,準備往船艙方向去的他再度被突如其來的刺痛感拉住腳步,同時,金屬撞擊聲轟隆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接收訊息的第一時間Charles大動作的折返,女探員嚇了好大一跳,但他顧不了那麼多,因為目標早已映入眼簾,一名過度使用力量陷入生命危險的變種人,載浮載沉。Charles的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他吼著讓當事人放手,吼著要人支援,卻遲遲不見半個人動作。

  對於人類,他不討厭,也願意和平相處,更能體諒為什麼人類面對他們能夠見死不救。

  但Charles做不到,尤其那股未曾見過的力量席捲著他――憤怒,執拗,迷惘,彷彿需要一個擁抱。

  因此他毫不猶豫地一躍而下,化作對方生命裡的燈塔。


02. 不羈

  他受夠了漫長的等待。

  對於自己的人生Erik不會用憎惡來形容,可笑?或許,不過他不在乎,唯一需要做的只是如何血債血還,除此之外Erik想不出任何法則能讓自己獲得平復,或者該如何從那份不堪的過去解脫。

  在這七十二小時之內他四處奔波,豪奢銀行與鄉村酒館,直到孤身潛入了Shaw的船,距離目標只差一步之遠。而對於一個變種人來說,即使身為變種人,這樣的長途跋涉也讓Erik感受到湧上的疲乏,不單是自己的生理狀態,還有靈魂。

  但他絕不放棄,Erik深信自己的能力,不顧一切,不擇手段。

  可Shaw並不領情,Emma的能力一下讓他跪地哀號,軟肋被殘忍的挖掘翻攪,他整張表情因痛苦扭曲著,在勉強支起身子後又被人擊入海中。Erik咬牙,排山倒海而來的憤怒情緒不過多久就將理智瓦解,給他注入超出自身能負荷的能量,他舉起手操縱著,輕而易舉的摧毀船隻。

  這一擊確實令人震撼,而很遺憾的是敵人早有預期心理,心有不甘的Erik仍舊不肯放棄,他無視緩緩削弱毅力的浪花,任由海水無聲的絆住他的步伐,執拗的重新拾起自己的雙手,無論它們如何打顫。

  Erik沉入水中,心跳狂亂的跳動,無法遏止力量無情的流洩而出。

  接著他的思緒被一股外力肆意闖入,來者並未侵略那隱隱作痛傷口,而是以溫和的語氣,反之強而有力的拽著自己從深淵遠離。

  ――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重要,但你得放手。Erik,在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那個人告訴他,他不是一個人。

  他和他一起漂泊,瞬間,世界好似不再那麼苦痛。


03. 禮物

  他不會不承認,自己確實是含著金湯匙出生。

  物質生活方面,Charles不曾面臨過匱乏等問題,他擁有人們所憧憬的家庭背景、聰穎伶俐、以及斯文清秀的外貌。當然,溫文儒雅的性格更是吸引一大票女孩子跟著他跑,Charles壓根用不著當主動出擊的那個人,他需要做的只是參加個派對,把自己灌得微醺,在和某個對上眼的人來個幾句花言巧語。

  正因如此,Charles從未渴望過什麼,在他遇見Erik Lehnsherr這個男人以前。

  倘若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回到他們相遇的那天,Charles依然不會做絲毫的改變。他仍會義無反顧的跳入水中,使勁地將Erik拖上岸,他仍會毫不保留地教導對方,突破那些限制力量的盲點。

  他仍無法不去愛他。

  Charles全然理解,種種發生在Erik身上的心碎過去,縱使他自己與父母的羈絆並不強烈,但在對方的記憶中他不僅僅能看見,更能設身處地的感受。那些生死分離的難過,不人道的殘暴手段,彷彿重新上演一般,抹去少年身上近乎所有的善念與希望,而所剩無幾的殘留,就連本人都無法捉摸。

  也或許是因為這樣一般的截然不同,讓他們彼此間擦出著迷的火花,無法自拔。

  Erik和他之間有著南轅北轍的理念,待人處事以及所有一切,但對此Charles並不會感到不滿,他會花時間一點點的和對方溝通、聆聽,在冷靜溫和的態度下帶著Erik一起,讓他們能一同討論與思考,減少意見分歧,甚至爭吵。

  這是個雙方皆獲益的過程,Erik不再全然被恨意與復仇束縛著。

  至於Charles,如今坐在輪椅上的他,依舊有個人會在闔上雙眸時俯身落下一吻,鹹鹹的,海的味道。


04.曖昧

  最初Erik曾嘲弄Charles一番,對於那般優渥的成長環境。

  說實在的,當Charles領著一行人回到那幢宅邸時他驚訝了好一陣子,可隨後Erik想想,這傢伙的氣質哪配不上這些呢,說凌駕都不過份。寶藍色的眼珠閃閃動人,有時嘴角勾起莞爾,以及用蘇格蘭口音喊著自己的名字。「Erik,你要去哪?」

  「去健身房。」幾乎在對方語音一落的那秒回答,他直勾勾地望著站在長廊另一頭的Charles,撒了謊。面對插手自己人生的這個男人,Erik總是特別難站住腳,他們的關係說不上親近卻也不盡疏離,可就連給對方的身份都模糊得難以定義。

  「健身房在另一邊。」Charles指著反方向道,媽的,Erik在心裡忍不住罵了髒話。

  為求找台階下Erik只得故技重施,同時仔細觀察著對方的反應,Charles頓了一下,說自己打算去泡杯茶。這讓Erik有些納悶,因為他聽得出對方也在對自己說謊,他只得順著Charles的意指出正確方位。

  點點頭表示認同的Charles講挪動自己的步伐將身子向前傾一點,急促短暫,而在退回原處時給露出一抹微笑,眼神像是暗示對方:過來這兒。

  相互說謊是什麼特別流行的交流方式嗎?Erik心底不禁起了這麼一個疑問。

  他搞不懂這些,也不打算搞懂,只好跟了上去。

  對此房子的主人露出勝利的笑容,他們的終點站確實是在廚房,途中靜靜的誰都沒有說話,這讓Erik不免有些緊張,想著自己是不是不該過來,早知道硬著頭皮去健身房了,或者偷溜回房間洗澡睡覺也好。

  「別說你不吃巧克力。」Charles將冰箱門闔上後,替Erik和自己倒了香檳,打趣著說。

  聽見肯定回覆的Charles淘氣的眨眨眼睛,拿著包裝在Erik面前孩子氣的晃了兩下,接著,纖長的手指蹭過他的嘴唇,讓人來不及反應在口中化開的香氣,濃厚而不甜膩――Erik屏住呼吸凝視著,上帝,這肯定是貨真價實的調情,他從沒見過這樣的Charles,從來不。

  ――敬我們,我的朋友。

  眼前的那張面容漾起淡淡的粉紅,腦海響起的聲音怯生生的,但沒有退縮。


05. 勇氣

  以現實面來說,很多時候Charles並不喜歡自己的能力。那些穿透腦海的想法與聲音,在他能自主屏障部份以前更是令他困擾不已,尤其是偏向私人的部份,總讓他覺得侵犯到他人。

  然而,凡是規則必有例外。

  在古巴戰之後Charles按照自己原先的計畫建立了學校,在Hank以及Raven的協助下順利的運作,當然,他不會忘記Erik,在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請下最終接受了提案,替入學的孩子們做出少部份的指導。

  一天結束課程後Charles如往常的回到個人辦公室進行作業的批改,有時會有學生們來找他,他隨時歡迎,與課業相關或者無關,只要是自己能幫上忙的問題他都十分樂意為人解答。

  ――喀噠。金屬門把轉動,劃破Charles一個人靜謐的空間。

  「Erik。」此時的他正在把小論文放回書架上,Charles連頭也沒轉便招呼了聲,其實心底還是有些意外的,畢竟平時Erik鮮少主動來找自己,大多他們會在週五晚上下幾盤棋,但也不是現在這個時間。

  也許是因為太過集中精神思考對方來此的理由,以至於Charles完全沒有注意到Erik已來到他的身後,轉身時幾乎撞了上去。「噢,很抱歉,我的朋友。」他連忙說,對方投向自己的墨綠色眼睛映出的神韻讓Charles不知怎地難為情了起來。「請坐吧?」

  在這樣的時刻,Charles不會說他不希望自己擁有讀心的能力,僅限於Erik。

  「Charles…」棕髮男人在他異想天開的思考時開口,「不,沒什麼,你繼續忙吧,我們晚點見。」語畢,Erik拉開椅子,眉頭深鎖,起身準備離去。

  不。這是閃過Charles腦海的第一個念頭,Erik不會無緣無故過來找他的,光是那一道眼神就足以認定,肯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想說,或者其他什麼,這種事他即使不用自己的能力也能推斷出來。面對自己的學生,欲言又止的時候Charles絕不會輕易把人放走,更別說是他在乎、他愛的人。

  在反應過來時,他已下意識的扣住對方的手,Charles有些慌亂地對上Erik的視線,裡頭透露出一點驚訝與不解,而他也差不多,Charles不是一個會強行做出違反他人意願動作的人,他自己比誰都來得清楚。

  「Erik,等等,我…」慌張使他的言語組織隨之傾倒,抓著手腕的那隻手開始因退卻而鬆脫。「你、你是不是有什麼想說的?我的意思是,我不希望我們之間有什麼嫌隙,如果你有什麼事情想說……」Charles的聲音漸漸消失在沉默中,取而代之是心跳的鼓動,他覺得自己就連對上Erik的目光都做不到,於是逐漸下滑,落在他們的手。

  交疊的手。方才,在他的手即將收回的霎那,Erik拉住他的手。

  「你真的想知道?」棕髮男人把他的手握在掌心,「別後悔了。」

  「什麼?不,我從來不後悔,Erik,我當然――」

  打斷他的是一個如火如荼的吻。

  頓時,Charles的思緒全然停擺,在世界天翻地覆的同時他跌進一個自己長期以來渴望的擁抱,耳朵嗡嗡地,裡頭還混雜著一句我愛你。

  有好幾秒的時間他愣著說不出話,直到眼淚滑落臉頰。

  ――真的?那我更不能放你走了。


06. 微笑

  最近Erik時常懷疑,懷疑自己究竟能否擁有這樣的美好,擁有Charles Xavier。

  他打從心底感到高興,作為主動的一方所獲得的正面回應。Erik還記得那天的自己在Charles的辦公室面前猶豫半天,被路過的Logan嘲弄了幾句,但有什麼辦法呢,這種事情哪能當成其他事情一樣那麼的寡斷,之所以猶豫,是因為他壓根不曉得對方的心思。

  「還好嗎?我的朋友。」隔著棋盤面對而坐的人察覺自己的思緒漂移,全然的關心。

  就是這個,Erik想。他總覺得Charles對誰無論都是這樣的溫柔,說真的,這讓他心裡不是很滋味,即便這樣的想法十分幼稚。「我沒事,Charles。」對那個叫Moria的那個女孩更是,Erik相信自己的直覺絕錯不了,那個女探員肯定對Charles有意思。

  「只是一些不重要的事。」掩藏不了的情緒全寫在Erik臉上,不滿地皺起眉頭,死死的盯著棋盤彷彿要鑿出一個洞。

  種種非比尋常的反應全看在Charles眼裡,那人微笑站了起來,往自己走來時的那般氣勢讓Erik緊張的嚥了嚥口水,彷彿被教授抓包的說謊學生。抵達目的地的教授在他面前彎下腰,雙方對上彼此眼睛的水平高度止住,用鼻尖蹭了下好似撒嬌。「所以說,到底怎麼了?Erik。」

  ……

  「我只是在想我是不是,那個,你知道的,」他總不能說自己因為覺得Charles太過美好而不願意和其他人分享,怕Charles對別人太好所以吃醋了,對吧。「在想我是不是該死的沒資格,上帝,如果這樣的關係牽絆住你了…」Erik把臉別向另外一邊,這樣的話讓他覺得既現實又羞恥,殘酷卻讓人不得不屈服。

  緊張的情緒瀰漫在空氣中,凝固,四周的金屬也因他的不安而抖了幾下。

  Erik遲遲等不到Charles的回應,堅持不下的僵局誰也不樂見,於是,他將目光再次轉了回去,看見對方依然在,目光裡帶著…疼惜、柔情,還有無盡的愛。

  「你是個傻瓜。」小個子男人捧起他的臉說,「你真是傻透了,Erik,我有沒有說過?」

  「不,Charles,我的意思是…」他試圖反駁,卻被人想也沒想地無情拒絕。「你聽好了,我被學生圍了整天累得要死,那些胡思亂想的事情還是先見鬼去吧。」Charles故作生氣的說,呼出一大口氣,有意無意地舔了舔嘴唇,直接跨坐上Erik的大腿。「所以你打算讓我站多久?親愛的(My love)。」

  很明顯地,眼下的情況讓Erik除了把他的愛人扔上床以外別無選擇,瞳孔的顏色轉深是挑逗成功的最佳證據,他想Charles雖然使用了Hank提供的針劑,但肯定還是沒有全然失去讀心的這份能力。

  一路到床上還是費了不少功夫,他們起身動作大得讓Erik不甚撞倒了桌上的幾個棋子,而Charles則無視它們,只顧著像隻無尾熊一樣用腳環著他的腰,他們吻得轟轟烈烈、吻得難分難捨,卻又帶著點蜻蜓點水的羞澀。Erik牢牢的把人抱著,流連地沿著Charles的眼角吻到下顎,再到脖頸,他聽見懷裡人輕哼了聲,咕噥著抱怨又把自己攬得更緊,總之他在那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不少印記。

  縱使急促的呼吸反映出兩人的心情,Erik依然沒有操之過急,他不想表現像個欲求不滿的野男人,更不願因此傷了Charles分毫,這很滑稽,反倒是Charles不斷地催促著,惡意的往他的褲檔磨蹭,搞得Erik最後不得不順著對方的意,那人心滿意足的露出贏得辯論的笑容,吻了吻他的嘴角好似獎勵,再舔了一口。

  在退下彼此衣服的同時Charles已悄悄地爬到Erik身上,他發現對方特別喜歡這樣攀著自己,而令人訝異的是他自己也喜歡。這個角度能讓Erik清楚看見愛人落在睫毛上的淚珠,嘴角微乎其微的弧度,任何一個喘息都無法溜走,更重要的是,能感受到相互呼應的心跳。

  進入對方體內的那刻他將Charles放倒在床上,並且克制自己的力道放緩,Erik眼下的軀體白裡透紅,伸向自己的手有些顫抖,他俯下身子用幾個吻安撫對方,然後聽見有人在耳邊悄悄地低語:放馬過來。

  這是他們第二次做愛,宛如初次那般心撕裂肺的美好,滾燙熱情。

  事後Erik把人抱著進浴室清理,Charles的意識恍恍惚惚,臉上的潮紅尚未退去,緊貼自己的身體搞得Erik差點忍不住又在浴室來一發,說實話他完全樂意。

  待兩人入眠已過午夜時分,途中Erik醒來了幾次,不安地確認Charles是否還在他的生命裡。他憐愛地再次輕柔那微捲的髮絲,在髮旋上輕吻,而這些動作顯然引起懷中人的注意。

  Charles拉過他的手搭上自己的腰際,呢喃著自己的名字,微笑的弧度彷彿沉浸在不可叨擾的美夢裡。

  那人翻過身,鑽進Erik的懷中埋首――我也愛你。他說。

评论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