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EC】Before and After

◎XFC衍生,基本上是兩個獨立短篇

◎Magda快銀媽媽提及有,滿滿EC安心食用

◎剛好在小年夜發也祝大家新年快樂!

- Before sunset.

  波光粼粼的海,他特別喜歡。

  微風拂過Charles的臉龐,他沿著海水與沙灘的交界點一步步地往前走,獨自一人,悠閒的腳程並不快。赤腳踏在沙子上令他感到放鬆,Charles享受自己腳步落下時被細沙稍稍包覆的感覺,像挽留一樣,他的目光沒有一直保持在前方,偶爾向後看的時候總覺得少了什麼,說不上來。

  而當他再次將視線轉回時,有些地方不同了。沙灘上出現了另一個人的腳印,基於好奇心的Charles為此改變了路徑,彷彿是某個人與自己之間的遊戲,他十分投入這個,對方的腳顯然比自己來得大些,這是在Charles刻意踩上去後所推斷出來的。

  目的地讓他有些納悶,路線重蹈覆轍的回歸原點。

  然後Charles看見交界處坐著一個人,面對自己的背影看上去需要一個陪伴。

  對於自己的接近那人依然紋風不動,Charles打算給對方一個驚喜,於是淘氣地繞過身子,到可以看見男人臉龐的角度。那一刻他收回原先掛在臉上的笑容,Charles看見滿身是傷的Erik,還有一個金屬頭盔在身旁,黃色的戰服有幾處被劃破,被血色染紅,但當事人卻看上去一點也不在乎。

  「還好嗎?我的朋友。」Charles憂心地問道。

  「什――Charles?你怎麼……」倒吸一口氣,Erik顯然對自己老朋友的出現十分驚訝,灰綠色的瞳孔在短短幾秒內閃過千百個情緒,全被Charles捕捉。沉默佔據兩人之間,他們各有各的顧慮,以及僵持的理由,其中Erik欲言又止了幾次,而Charles也沒有催促,單單是予以對方鼓勵的眼神,直到看不下那些不符合常理的猶豫不決。

  「你不是一個人。Erik,你不是孤身一人。」*嘆了口氣,Charles柔聲說,順勢將重心往男人的身上靠去,滑落,直到溫暖的臂彎裡。「你知道我不會勉強你的,我的朋友。但我還是希望你能,讓我們一起解決好嗎?」語氣充斥著擔心,他以眼神示意Erik,對於傷口、頭盔、以及如此的反常,真心擔憂不已。

  仰上的視野讓Charles看得一清二處,各種Erik微乎其微的表情變動。

  「――你的腿,Charles,它們感覺怎麼樣?」注視著那雙水藍色,Erik語調不穩地開口,另一手不自覺得覆在上頭,力道輕得彷彿正碰著一觸即碎的寶物。這般舉動讓身下的人露出些許詫異的表情,看出對方的疑慮,Erik點點頭,以示確認,「告訴我,Charles,請你。」

  「我很好――呃,我是說我的腿,它們沒事。」如Erik所願,Charles回答了問題,仍然感到十分困惑。「倒是你,我的朋友,你真的沒事嗎?」

  夕陽漸漸沉入海平面中,他們的影子被拉長,隨風而起的浪閃閃發光。Erik靜靜的點了下頭,把懷裡的人抱得更緊了些,這般使Charles覺得眼睛發酸,有點憤怒,有點難過。然後他拉下Erik的衣領吻他,雙唇淺淺地觸碰,擦肩而過,試圖把心疼的情緒傳達給對方。

  突如其來的吻讓Erik微微瞪大雙眼,直到Charles退開的以後依然牢牢鎖住他,一秒都沒有偏離。「我很抱歉,Charles,」**他隱隱感覺到自己的淚水湧過了界線,崩塌在隨即的邊緣,因為他看見心碎佈滿在自己最愛的那雙眼睛。「對所發生的事,我很遺憾。」**

  Charles緩緩的支起身子,往Erik靠近。他看得出Erik打算吻他,於是闔上眼,另一手輕輕地貼上男人的臉龐,密不可分。他們身上的氣息交錯在一起,相觸的鼻尖證明距離再度拉近,而這時Charles終止黑暗延續,在Erik含上他嘴唇的那刻,夕陽隱沒了,原先潔淨的沙灘堆滿著殘骸火海,接著它們開始發光,一點點的從他的眼裡消失――包括吻他的Erik,擁著他的Erik,都成了另一個世界的美好。

  回過神,隨之而來的疲乏感引起Charles一陣暈眩,他大口大口地喘氣,才發現自己的手還抵在Erik的太陽穴上,彼此的距離近得不可思議。他的臉瞬間刷紅,想必是被察覺了,Erik在第一時間露出一抹壞壞的笑容,靠上Charles的額頭,握住他的手。

  「還有什麼問題嗎?」面對疑問的Charles搖搖頭,一心急著抽回被Erik俘虜的手,但沒有成功。

  「呃,Erik,你能不能先――」話還沒說完,Charles便感覺對方放開自己,鬆一口氣的同時心也沉到谷底。

  「好的,那麼…」

  我們總得結束剛剛沒來得及結束的事。Erik說。

  那些還沒有結束的事,我們的事。

* You’re not alone. Erik, you’re not alone

** I’m sorry, Charles. For what happened, I truly am.

- After sunrise.

  當他走進廚房時更加確定了,Charles最近肯定發生什麼事。

  白皙皮膚下深深的黑眼圈,道早安的時候刻意迴避的眼神,讓Erik無須特地思考便得到如此結論。淡漠的交集理所當然引發Erik的心生不滿,起初的他打算就這麼和Charles耗著,絕不主動戳破這張紙,可現在他改變想法了,有什麼東西不對,而且和自己有關。

  藉著下棋的理由當晚Erik便開始行動,他敲了敲Charles的房門,沒有回應,接著當他打算再次動作前隱隱約約聽見裡面有人在談話,Erik聽不清,卻也因此燃起莫名的醋意。這個時間的Charles不應該屬於任何人,他想,心底把他們的一切都理所當然化。

  然後他用能力開了鎖,是的,即便知道這樣十分失禮,即便知道那個人不會喜歡。

  金屬喀噠一聲,木門緩緩的打開,Erik的視野隨之遼闊了起來,他看見劈啪作響的柴火,接著是沙發椅和茶几,而坐在面對門口的Charles不曉得是因為忘了他們每晚下棋的約定,還是自己擅自闖入的行徑而露出訝異表情,另一邊,金髮女孩轉過身瞧了眼,是Raven,Charles親愛的妹妹。

  Erik面無表情的盯著兩人,女孩聳聳肩對此不以為意,反之Charles的神色緊張起來,拉著Raven的手試圖讓她的留下,但遭到無情的拒絕,Erik看見Raven拍拍教授的肩膀,親了他的額頭一下說:別想那麼多了,親愛的哥哥。

  在門口和Erik擦肩而過的時候也不忘停下腳步,他不滿的瞪著她,像是自己才是被冒犯的人。「你想知道剛剛我和我哥說了什麼,」面對不友善的視線Raven沒有閃躲,她調皮的眨眨眼,彷彿對所有事情瞭若指掌一般:「我說如果Hank在外面闖禍了,我會揍他一頓,然後把他綁在床上直到我開心為止。」

  情勢瞬間逆轉。這下可好,Erik心想,不管他再怎麼不懂言外之意的人都懂了。

  柔和的燈光打在Charles身上,他穿著一身浴袍,看上去準備就寢了,他揉著太陽穴像是能夠減緩尷尬似的,仍然免不了點點攀上脖頸的粉紅,漂亮的藍色眼珠不安的飄動,有一瞬間他掃過Erik,很快的勇氣又不見蹤影。

  「Char――」

  「Eri――」

  幾乎同時開口,接著停頓。Erik在心底罵了句該死,上帝,他有千百件事情得解釋。

  異口同聲的情景卻讓Charles笑了,他抬起頭,迎上Erik的目光微笑,並禮貌的請他的朋友就坐,不過男人沒有接受這向提案,而是緩緩走到Charles面前,光是站姿又費了一番心思,最終Erik選擇單手撐著椅背俯身,到兩人能水平對視的高度停止,其實是為了防止Charles跑掉。

  「呃,Charles,聽我說,」光是開頭Erik就給自己打了零分,半點氣勢也沒有,像個十足的懦夫,「我不知道你聽說了什麼,但,是的,我確實和Magda…恩,那天我喝醉了――」信心隨著他的語氣起伏不定,點點流失,到後來Erik就連Charles那雙真摯的眼眸都對不上,成了外人口中百口莫辯的混蛋。

  沉默趁虛而入引領著氣氛,Erik懊悔的閉上眼,他準備離開。馬上,離開Charles面前。

  「就我對你的了解,我很驚訝你這麼快就打算走了。」*打算起步的那一刻,那個人的一句話就將他凍結。柔聲的語氣裡Erik聽不出任何異樣,但他慌了,徹徹底底,他壓根不懂Charles會如何看待自己,在他清楚不過自己對Magda不再有任何留戀的情況下。「我不會阻止你離開。我能,但我不會這麼做。」*

  失去主導權的Erik抬頭,他對上那片透徹的藍,宛如湖泊,又似映在海面上得星空。

  「你知道我什麼?」**他妥協道,灰綠色的瞳孔牢牢鎖住對方,他知道Charles說的對,確實,對所有一切。而那人在短暫的停頓後,勾起微笑說:「所有一切。」**

  他打算走人嗎?不,當然不,他怎麼會離開他愛的人,怎麼能離開Charles Xavier。

  以至於事態再次回歸到方才尷尬的靜默,Erik嚥了口口水,任由焦急腐蝕,以及等待。他察覺對方正在觀察自己,Charles大可不用這麼做,那份先天擁有的能力輕而易舉便能說出正確無誤的答案。

  「那麼,能幫我個忙嗎?我的朋友。」Erik像是機器人一般的點點頭,什麼沒問,平時乖戾的性格都不見蹤影,他想時候不早了,Charles大概是要他拿杯水,泡個茶什麼的,可全然不是這麼回事。

  Charles露出可愛的笑容,靜候Erik的回覆。能把我抱到床上嗎?那人是這麼說的。

  「呃,不,」眼前的男人顯然有些站不住腳,「不,我是說,好,當然好。」

  說到底平時這份工作多半是由Hank來完成,對此Erik其實心理很不是滋味,他相信Charles看得出來,可在獲得機會的時候自己又表現得如此矛盾。他穩穩地將小個子男人從沙發上抱起,小小身軀不費太多力氣,Charles勾著Erik的脖子,臉幾乎埋到他的頸窩裡,一股熱氣在那人道謝之際打上皮膚。

  面臨種種考驗的Erik有驚無險地完成自己的任務,抵達終點。把Charles放上床時他的動作很輕,尤其是在雙腿的部份,對於這份內疚他想這輩子都不會消失,直到死去的那天為止。一雙手仍纏著他的脖子不肯離去,讓Erik不得不低下身子靠近床舖,他盯著Charles細長的睫毛,在短暫闔上的時候,接著是那雙紅唇,不曉得讓人流連忘返了多少次。

  「說真的,Erik,快銀是個好孩子。」Charles打破他的思緒,撫著接近頸部的那一點毛髮,笑著說,「雖然我知道你不是有意隱瞞,但我還是嫉妒了,很嫉妒那種,所以你得――」

  Erik知道他該做什麼,他吻了他,付出甜美的代價。

  他們吻得很輕、很慢。直到他察覺Charles頑皮地舔過他的嘴唇,才予以相對回應。

  那一夜Erik理所當然留了下來,摟著熟睡的人兒直到天明,帶著彼此的氣息。

  淺眠的他醒得特早,透過窗簾灑落的光落在紅撲撲的臉頰,柔軟的髮絲在翻身時蹭過手掌。而在那個時候他才發現,Erik Lehnsherr生命裡不可或缺的東西,就在懷裡。

* What I know about you, I'm surprised you managed to stay this long.

* I won't stop you leaving. I could, but I won't.

** What do you know about me? - Everything.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