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EC】About time_二更

一更

◎擦邊球R18/NC-17有,如果被屏了還請麻煩小夥伴告知!


04.

  關於衣櫃的事情是這樣的,在Erik十八歲那年母親告訴他,只要流著Lehnsherr家血脈的男孩都擁有這份穿越能力,當然,前提是要有這個衣櫃的情況下,沒有其他。它沒有什麼特別限制,專注臆想你想回到的時刻即可,Erik記得的不多,但他很清楚母親說過倘若是退回過於久遠的時間的話,會對身體早成影響,不過就目前為只來看,一切都好。

  一週轉眼即逝,眼看和Charles相約的日子就要來臨讓他不免有些焦慮,說白了Erik沒和多少人交往過,他從不缺乏追求者,不明白其中可貴的他總是對感情十分輕視,以至於通常只是一段莫名其妙開始結束的關係,單純炮友也不是沒有過。

  不過這都不打緊,反正如果出錯了,還是有辦法的。當天的Erik依舊沒有特地打扮,他絕不會說Charles上次那番話導致自己「無意間」地抓到另一件高領毛衣,即便春天即將來臨但溫度還是不高,以防萬一的Erik套上了皮外套,他看了看錶,是時候該出門了,他可不想要和Charles第一次約會就遲到。

  相約的地點是在距離市區不遠的一間露天咖啡,地點是Charles選的,對方說自己時常在假日來到那附近,除了咖啡廳以外還有幾間書店,是個很適合休閒的地方,對此Erik抱持著一探究竟的心理,當然更重要的是和Charles見面。從地鐵下車時他好死不死地看見站內的海報,哦,那可不是一般的CalvinKlein廣告,看見的當下Erik得承認自己退了兩步――上帝,那可是兩個男人啊,不是他在說,姿勢實在曖昧到了極點,他搖搖頭,為現代廣告的尺度感嘆一番,但仔細想想他又哪來的資格說這些呢?

  不過話說回來,那兩個模特加起來可都沒有Charles一個人的辣呢。

  抵達約定地點時Erik遠遠就看見了坐在戶外的Charles,蘇格蘭人熱情的向他打招呼,笑容還是那般地真切美好,他們各自點了一杯飲料,黑咖啡和卡布其諾。今天的Charles看上去很不錯,氣色很好,即便是簡單襯衫和西裝外套依然能襯托出他的氣質,Erik無心地說水藍色的襯衫很配他的眼睛,Charles像是想起什麼似地笑了起來,「Raven也這麼說,這件就是她幫我選的。」

  這句話可讓Erik神色大變,Raven,沒錯,上次那個開朗的金髮女孩,難不成她和Charles…

  「噢不,不,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我的朋友。Raven是我以前的學生,現在住在我的公寓樓下,也就是鄰居,謹此而已。」彷彿看透Erik心思般,Charles連忙解除他的疑慮。「況且你肯定忘了,Erik,那天可是單身限定哪。」Erik感受到上帝的眷顧,他得證明能靠自己獲得Charles的芳心,而不是屢屢都靠那個佈滿灰塵的衣櫃。

  享用完咖啡後Charles邀請他到草地邊席地而坐,那人口口聲聲說要多接觸大自然才可以開闊心胸,對此他不禁反問,難道你就是這樣嗎,Charles笑而不答。「看,這樣很舒服吧?」不知何時Erik的手被人悄悄地牽走,他們一塊躺在草原上,這令他想起過往曾是孩子的自己,面對綠油油的一塊原野沒有任何抵抗力。

  一望無際的天空,相伴著不規則的雲朵,他別過視線,映入眼簾的是對方微捲的頭髮,在和煦的陽光下是那麼柔軟,帶著一如既往的茉莉香。Erik就這麼默默的看著,一秒,兩秒,直到不曉得過了多久以後Charles也轉過來看他,不單如此小小的腦袋也枕上他的肩膀。

  「在看什麼?」蘇格蘭人問,怯生生又小心翼翼的。

  「看你。」Erik不避諱的說,他想自己做的已經夠明顯了,沒理由Charles感受不到,而確實,他親眼見證對方的臉比方才紅潤幾分,「那你又在看什麼?」顯然沒有料到自己變本加厲的追問,小個子男人愣了半晌,蔚藍色的眼珠反映情緒似地左右飄,「…跟你一樣。」

  正當Erik為自己打了一場勝仗準備歡呼的同時,忽然感受到一股力道壓上自己,Charles竟直接翻身騎到他身上,這可把Erik嚇呆了,他不曉得這傢伙的行動力能做到這種地步,在光天化日之下。「等等,Charles,你在做什――」

  「吻我,Erik。」無視那份反應過度,Charles以沒有商量餘地的口氣說,「吻我。」

  這真是辣到不可理喻,Erik下了個評語。他當然十分樂意執行這項任務,至於聽命行事的話他可不會,這完全不是他的作風,於是他摟上對方的腰,以同樣的方式,Erik瞬間將順序位置反了過來,面對瞪大雙眼的Charles露出霸道的微笑,他確實扳回一成。

  接著他細細的吻他,柔中帶剛,緩慢而不急躁。蘇格蘭人闔上雙眼,起初羞得動也不敢動,Erik沒有催他,只是一點一點的引導,而當對方開始回應自己時Erik彷彿聽見兩方情感相遇造成的碰撞,坦然的你來我往,釀造出加成的喜悅。

  看得出Charles快要憋不住氣的Erik戀戀不捨的退開來,他的右手仍舊枕在對方的後腦杓下,此時他的眼裡只看得見喘息的他,Charles的眼角有些發紅,雙眸同樣死死的鎖住自己像是對方的宇宙,Erik揉了揉圓圓腦袋,呼出一口氣躺下加入Charles的躺賴陣營。

  Erik將瘦小的身子擁到懷裡,對方靜靜的順著他的意,他們躺在那兒看著白雲、天空,還有幾隻從上頭飛過的鳥兒,他不知道是誰提議出該回家了,因為Erik深信Charles和自己都很珍惜這樣的時光,就如同所感受到的那樣。

  反觀前一次,這次Charles堅持要送自己回家,儘管Erik讓他不用這麼做但從字裡行間中仍聽的出絕不妥協的堅持,於是他也沒多想。日落前的傍晚,下了車站的兩人不快不慢地走往家裏的方向。「是我把你約出來的,當然得把你好好交回家。」Charles是這樣說的。

  都怪他把一切都看得太淡,或者說他小看了這個不按牌裡出牌的男人,導致對方出招時總是那樣地唐突,那樣地令人難以應對。

  「不請我上樓喝杯茶嗎?親愛的。」那人露出得逞的表情,壞笑著說。

  是啊,有何不可呢,親愛的。就只是喝杯茶而已麻。



05.

  Erik發現眼下有個十分嚴峻的問題――他沒有和男人做過,就是字面上的沒有,零,就連潤滑劑保險套的庫存也是這個數字。整件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掌控,半點前兆都沒有,況且他哪能料到Charles這麼主動。當然了,他是很高興Charles回應自己的感情,也對今天一天下來的約會感到愉快,可是……

  該死的Charles現在進他家了,茶什麼的沒有要,直接衝進Erik的房間裡,使他壓根沒辦法去按緊急暫停鈕,也就是找閣樓的衣櫃求救。不過所幸Emma和他母親出門了,Erik在冰箱上看見妹妹留下的便條,說是陪母親去參加社區什麼聚會的,反正他一定沒去過。

  「說好的喝茶,Charles,你想喝點什麼?」Erik乾巴巴的說,面面相覷的尷尬讓他感到呼吸困難,上帝,這傢伙真的比鬼靈精還要難搞定的。果不其然對方無視他的問題,Charles不斷環視他的房間,其實也沒什麼,桌子電腦,浴室和綽綽有餘的雙人床。

  喋喋不休之後是彆扭的沉默,Erik看得出作為先發制人的Charles現在反而比自己要來得緊張,小巧的眼睛眨動的頻率增加了,還一直不敢看他的方向。「嘿,Charles。聽我說,真的,你不用這麼做,不必非得――」誠心誠意,絕非全然的理由,Erik希望這話聽上去是好意而不是無禮的冒犯,然而卻被毫不領情的Charles硬生生的打斷,「Erik。」

  「別管什麼該死的茶了,先過來這再說。」對方表現的好似自己才是房間的主人,蘇格蘭口音更像是另一種咒語牽引著他,更要命的是,Erik竟覺得強勢的Charles也一樣火辣。「呃,Charles,我在想是不是,或許――我是說改天在――」這是今天第二次被人打斷,被同一個人,而那個人叫Charles Xavier――光是一雙急不可耐的嘴唇就將Erik征服,那個不許人打斷自己說話的Erik,被一個比自己無論是身高或年紀都還要小的男人,死死的抓住把柄了。

  當然在他下定決心以後他不會放任Charles膽大包天的行為,Erik把人壓上床時在心裡默默祈禱千萬不要有人突然回來,同時在思考的時候被Charles咬了貨真價實的一口,那表情他知道像什麼,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貓,他只好自認倒楣的坦承錯誤。「有沒有人說過你太靈敏了,Charles?」Erik笑著說,用手指撫過因不滿而皺起的眉頭。「我只能說紳士是不會在這種時候分心的,我的朋友。」身下的人理直氣壯的說,邊用舌頭舔過方才受害的一角,「還有剛才,這麼狂妄自大拒絕我兩次的人也只有你了,不許。」

  顯然對方還是不知道他的苦衷和顧慮,而此刻Erik也不打算說了,他該怎麼說?何況他不想讓Charles認為自己不想要他,他當然想,且熱切的程度肯定不輸給對方。「聽著,Charles。我不想傷到你,你懂得,我並沒有…」好在對方一點就通,他立即收到理解的表情,Charles舔了舔嘴唇,不知是無心還是有意,無論如何Erik覺得以後他必須買個口罩給他,誰知道路上有多少人肖想這口紅唇。

  他們又交換了幾個吻,Erik捧起Charles的臉,透徹的眼睛彷彿能看清所有一切。「所以,我們該來個『手把手』教學,」對方在Erik輕揉他的頭髮時說,淘氣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想拍下來,「儘管享受,我的朋友。」接著Charles把人推倒在床,一點也不客氣,無視Erik所有抗議,他以自己的節奏一點點的挑起男人的慾火,事實證明當Erik皮帶被解開時所見的成果,他已經硬到不行了。

  「噢,」面對眼前的景象Charles不禁發出一聲嘆息,同時抬頭望向表情呆滯的Erik。「告訴我,Erik,你一定很搶手對不對?」,隨後頭也不回地攻向他的軟肋,Charles的技巧純熟了得,沒有漏掉任何地方,一波波沒有停歇的舔吻,搞得Erik花了好一番功夫才開口回答對方的問題。

  「可不,」說真的光是眼前這個景象他就能射了,真的,他保證。「我正是人人說的那種,邁入中年又沒有夜生活的可憐上班族。」就連說話的聲音Erik對自己都感到無比陌生,低啞、深沉,被情慾所惑。他知道Charles也興奮了,早就,更是在他開口說了這些話以後。

  Erik感覺到對方更賣力的照顧自己,觸覺與視覺的雙向衝擊對於一個久久沒有夜生活的人來說影響實在可觀,面色潮紅的Charles簡直辣翻了,他發誓,他沒有看過更性感的東西,那些黃片根本沒辦法比。「Charels,可以了――我已經、快要――」Erik確信埋首的小小腦袋有聽見自己的話,卻忽略其中的警告,因為一瞬間他們對上彼此的視線,他甚至有種聽見Charles含著自己在輕笑的錯覺,最終對方以致命一擊作為收尾,在Erik來得及阻止對方嚥下那口白濁之前。

  重疊的喘息聲揮散在空氣裡,在高潮的餘韻過後Erik才察覺Charles也射了,和自己一起輕輕的喘著,他的床上一團糟,不過這不重要。Charles頂著微亂地捲髮依偎在他懷裡,他低頭輕吻他的額,同時拭去嘴角殘餘的體液。

  「你簡直太棒了,Charles。」Erik喃喃地說,此時他的組織語言十分簡易,即便絞盡腦汁也想不到更高深的詞彙了。「你也是,我的朋友。不過我想我該對床單說聲抱歉。」Charles軟軟的說,語氣聽不出情緒起伏,倒是蘇格蘭口音的魅力完全發酵,「方便借我個浴室洗洗?」

  「好,當然。」離開床邊前Charles不忘回頭給他一個甜甜的吻,他的笑容是讓他心安不少,可Erik依然像個十八歲的少年青澀得不得了,不單如此,對今天自己的表現Erik實在不滿意,當然Charles是完美的。

  那樣的想法隨著浴室傳來的水聲越演越烈,Erik理應為Charles做點什麼才是,但他卻沒有,只是像個混蛋全程享受,他想Charles過去肯定和不少人交往過,而自己卻表現的如此糟糕,完全沒有予以對方相對的喜悅。

  所以Erik決定起身,趁Charles還沒出來的時刻,他一鼓作氣的衝上二樓的衣櫥中,重寫那些完美中不完美的歷史。



06.

  他沒有比愛過這個衣櫃更愛任何東西了。

  Erik完全地掌握好每一樣不可或缺的物品和要領,他提前把該買的安全套和潤滑劑都買齊,還為了Charles特地看了嚇人的教學影片,但只要是Charles這根本不值得一提,人家為了你做了這麼多,不表現一點誠意哪算的上個男人啊?

  結果證實Erik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白費,此時的Charles正和他躺在一塊,兩人成了大字形賴在他的床上,Charles還在喘,比自己更甚地喘個不停。「Erik,我的朋友,你簡直太棒了。」Charles原封不動的話還給他,Erik自得意滿的笑著,轉過去一把環住對方的腰窩輕柔,引起幾聲模糊的輕哼。「你知道,有些直男――我不知道我該不該說這個,但即使是一個美麗的夜晚也能被他們無心的技巧弄得糟糕透頂,你懂的。」好吧,作為如此美妙的稱讚Erik就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勉為其難接受Charles在床上提到別的男人,即使是無名的。

  「你――你得發誓你沒和別的男人做過。」Charles悶悶地說,一句話就融化了Erik的心。「我發誓,Charlie。況且我得感謝那場無聊的聯誼,我想我們都應該。」靈機一動的他擅自給人起了小名,Erik沒多想便脫口而出,而對此Charles表示不以為意,還說Charlie聽上去像是哪個超高人氣的好萊塢明星,完全樂意Erik這麼稱呼自己。

  「說到這個,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拍了拍Erik的胸口,Charles用小巧的下巴靠著他,志得意滿的說,「地鐵站那個廣告――不是你家這站,是咖啡廳那站的那個,我忘了是哪個牌子,反正挺辣的。」哦,我知道你在說什麼,Charlie。「CK那個?」

  「哦對,沒錯沒錯!」Charles點點頭,似乎因這個話題而開心起來,「說真的,Erik,我覺得哪天我該買一件他們家的內褲給你,證明他們比不上你一個人的辣度。」

  他得承認這番對話出現在事後溫存實在有點好笑,但Erik怎樣也討厭不起來,他笑著托起對方的屁股,整個人抱離床鋪,Charles的雙腳立刻纏上他的腰。「那麼,親愛的Charlie,」Erik刻意以戲劇化的語氣道,「CK模特是否有榮幸邀請你一起洗個澡呢?」

  然後,是的。當某人清理到一半時,不知是誰忍不住又在浴室來了一次。

---

是說那個CK廣告xddddd感謝  @After SunShine 女神提供靈感


评论 ( 2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