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當局者迷(一發完)

◎隊3衍生,大家很和諧沒有內戰,Bucky手好好的,一起對抗政府&Zemo

◎溫馨日常逗比,微Vision/Wanda


00.

  現狀美好得不得了。

  Steve打從心底感謝復聯的所有成員,換個說法是他的家人們,對整件事情的幫忙。這鐵定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Steve全然理解,他想面對這番意氣相挺自己肯定欠下一輩子都還不完的恩情,關於那點私人情感,無法割捨的過去,在眾人的幫助下終究將那丟失的一角給拼了回來。

  Bucky回來了,Steve生命裡最密不可分的人回來了,讓那個布魯克林男孩得以完整。回想當初的一切種種讓他不禁有些感慨,對政府極力抗爭也好、追逐真相的同時又得四處碰壁的窘境也罷,這些過程固然艱辛,不過所幸在朋友們的協助下Steve終究尋回Bucky,倘若沒有那樣強而有力的幫忙,他自己一個人絕對辦不到。

  而就在Steve沉浸在感恩的情緒時,被門板後方的小小動靜給打斷了。

  「早安,Buck。」他說,彷彿知道對方仍睡眼惺忪的卷著棉被,迷迷糊糊的。

  「唔,」確實,下一秒被單磨蹭的聲音飄到耳中,光用想像的都能在腦海裡描繪出那副模樣。「Steve…?早。」

  露出一抹安心的笑,Steve的雙手依舊簡單俐落的進行每天的例行公事,刮個鬍子,沖個澡,他想是時候該打理一下早餐,難得不用出勤得好好讓Bucky多睡一會。

  可當他走出浴室時Steve有些驚訝,或者該說意外。Bucky側著身子看著他,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這十分罕見,至少從他回到他身邊後半年期間,總結下來這種情景是沒有超過三次。他明白Bucky一路走來有多麼辛苦,被人控制後做了多少自己不願做的事,而在復原的路上勢必得下一番功夫,即便是再小的事,都該一點一點的慢慢來。

  關於這點,光是Bucky記得自己這件事Steve就感動了半天,以至於對花了三個月長的時間才達成同床的目標,對於Steve來說根本沒什麼,小事一樁,況且在那段期間他可是睡足了同等時數的沙發,無論如何只要Bucky願意和自己住怎樣都好。 

  面對這場突發狀況Steve選擇以從容的方式面對,他給對方一個善意微笑,作為無聲的安撫與默許。從Bucky的表情他看不出什麼端倪,但Steve能肯定對方正在想什麼關於自己的事,微微皺起的眉心有些困惑,靜謐的空間反映著欲言又止的話語,卻又在他打算開口詢問前消失無蹤。

  「要吃早餐了,對不對?」Bucky坐起身子,平淡的語氣如同往常。

  點點頭,把浴室讓出前他輕吻了下對方的額,坦白說這樣的親密動作從什麼時候開始的Steve自己都不知道,他想或許是某種潛意識的慣性吧。對於心底最珍愛的人親暱是一種幸福,他曾想過這麼做是否帶給Bucky困擾,然而就實驗結果來看那個人表面上一點也不在乎,什麼反應都沒有,但Steve知道,在入夜睡著後有個人總會因為不安而輕輕勾著他的手。

  沒有言語,只以擦肩而過的行動替代。

  「你慢慢來,」Steve溫柔的說,「我這就來準備早餐。」

  而他不知道的事,離開彼此視線後的那個人,悄悄地紅了臉頰。


01.

  對於無故捲入復仇者與政府之間紛爭這件事,T’Challa已經不放在心上了。

  當然,關於失去家父這件事依然在他仍舊需要一些時間,一些沖淡哀悼的時間。除此之外其他事並不算太糟,那段時間內他認識了些敵人朋友,點頭之交亦或是短暫交手,而在回到瓦干達後T’Challa除了處理國務之外,就是執行一項來自新朋友Steve Rogers的請求――替對方的摯友,也就是安頓好James Barnes。

  至於原因以及發生在當事人身上的憾事參戰的他理應知情,在冷靜沉澱後他曾好好思考過,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事,T’Challa明白Barnes的處境和自己的父親相同,兩人都是受害者,而這句話他也沒有吝嗇的表明讓Steve知道,就在答應對方請求的那一天,同時允諾會盡自己所能保護這位被政治、組織操縱下飽受迫害的朋友。

  不過話又說回來,T’Challa對這兩個人的理解也就到此為止,也因此當某天Steve再次來到瓦干達探視Barnes的時候讓他十分驚訝,不單指次數頻繁這件事,而是那個男人注視冷凍艙時的神韻,透著非比尋常的柔情。

  就他的認知,這樣的神情早已超越了輕描淡寫的友誼。

  這個場景老實說是他意外撞見的,那次不曉得是Steve第幾次來看Barnes,而身為瓦干達國王兼朋友的身份,T’Challa覺得若是在事務沒那麼繁瑣的時候自己是該來招呼一下對方,而不是屢屢都交給自己的下屬來做這件事。

  「隊長,」他主動問候,隨後與對方握手,「一切都還好嗎?」

  「是的,謝謝。」金髮男人淡淡的說,宛如自己的好與不好都無關緊要,一絲無奈染上勾起的嘴角。「Bucky…我是說,真的非常感謝你願意提供這麼好的環境給他,」說話的同時Steve再度往玻璃牆裡頭看去,帶著點憂心的釋懷,即便那樣的距離根本看不見Bucky,「他是我十分珍視的人,或者可以說改變我的一生,我想他的存在促使著我當一個好人。」

  Steve在句子之間保留一點短暫的停頓,而T’Challa自己也願意作為一位耐心的傾聽者。

  「怎麼說呢,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太戲劇化了,」聳聳肩,Steve繼續道,「我甚至不敢想像現在Bucky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

  最後金髮男人將這段空白的對話收尾,而當他對上他目光的時候,好似能在那個霎那間感同身受的體悟對方所經歷的一切,T’Challa打從心底為這個國民英雄感到敬重,他無法想像這個人承受了多久,一個人背著多少包袱走過這條艱辛坎坷的路。

  「辛苦你了,」他覺得他只能這麼說,試圖讓這位朋友好受。「我相信這個程式會破解的,不用太久,我們的人員也投入這項研究。」

  Steve感激的點點頭,再度往冷凍艙的方向看一眼,在臨走之前給他一份囑託。

  ――如果Barnes有任何情況,請不要猶豫通知他,因為那個人再小的事都比自己來得重要。


02.

  Bucky最終在Tony和瓦干達研究員們的努力下成功的破解程式,醒了過來。

  在狀況控制良好的前提下,偶爾Steve會帶著Bucky來到復仇者大廈來,當作認識新環境的開始,到處走走晃晃。Steve的出發點是想讓Bucky多多接觸自己以外的人,畢竟Bucky對他的依賴性還是有一定的程度,不過他認為將他的舊朋友介紹給新朋友這個主義並不是壞事。

  就復仇者們的現況來看過得十分不錯,如今的他們依舊擁有對自己力量的自主權,作為幫助人民、以及探索無限寶石的下落等等。今天除了Vision和Wanda以外的人都不在復仇者大廈裡,當Steve和Bucky進來的時候Wanda露出驚喜的表情,她放下自己擦到一半的指甲油便給金髮男人一個擁抱,接著便直視著新朋友的雙眼,沒有過於親密的肢體接觸,露出友好的笑容說:「嗨,你好嗎?」

  「…Wanda,」面對對方主動的問候,Bucky盯著女孩的臉半晌,緩緩的點了點頭,「我很好,妳好嗎?」

  這番景象看得一旁的Steve實在有點欣慰,他捏了捏對方的肩膀表示肯定,Bucky和Wanda是第二次見面,顯然還不算熟悉,但這樣的互動是好的,沒有排他的徵象。「Vision呢?」環視了圈室內後Steve無意問道,心想平時Vision和Wanda都是待在一起的。

  「我請他替我去買辣椒粉,」女孩眨眨眼,淘氣的說,「人總有第二次機會麻。」

  慶幸的是這次Vision確實有達成Wanda指派的任務,當他把東西交上來時那張始終面無表情的臉彷彿有那麼點緊繃,直到女孩宣告自己並沒有重蹈覆轍才放鬆了下來,Steve覺得十分有趣,關於這兩個人之間的曖昧氛圍,而Bucky則是一點也不在乎,在沙發找個舒適的棲身之所,安靜的看著午間新聞。

  原先表示想幫忙的Vision想也沒想的就被人笑著打發掉了,今天的午餐是墨西哥捲餅,對這種平民美食Steve倒不陌生,於是便主動幫起忙來,在他負責煎餅皮的同時Wanda也沒閒著,她忙著烹飪絞肉的部份,時而翻翻攪攪,時而嚐嚐味道,才知道哪個地方該補強。

  而就在這時,Bucky在Steve沒察覺的情況下走了過來,原先他還以為Bucky口渴了想喝水,但明顯的是茶几上放著一杯馬克杯。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Bucky也想來幫忙,Steve當然樂意,不過他仍然知道此刻的主權並不在他,於是交給了Wanda。

  「那你來幫我削起司吧,好嗎?」在將特殊刀具交給Bucky之前她還特地示範了幾下,作為朋友的身份Steve不免有些同情Vision,他朝對方的方向看一眼,不出所料的感受到一股帶有失戀意味的視線,但也可能只是Steve自己的錯覺。

  所以他趁兩個人在忙的時候用口型對了Vision說了句無聲的「抱歉」

  午餐時光過得十分愉快,四人分別坐在高角吧台的位置,Steve和Bucky自然坐在一邊,而理所當然Vision也和Wanda坐在一塊。他們各自將自己的起司條灑完後便開始享用,除了Vision以外,然而Wanda並未因此冷落他們的朋友,她讓Vision灑了全新的辣椒粉在自己的那份裡頭,接著給對方一抹甜甜的微笑。

  對於同樣被九頭蛇處置過的Wanda來說,自然而來理解Bucky的處境比其他人來得多,細心的她還想過搞不好Steve會需要幫忙,不過就她的觀察來看這也許是多此一舉。別說平時的Steve就把Bucky看得比什麼都要緊,她記得有一次在路上的巧遇,過馬路的時候Steve都把人牢牢的給牽著,更別說現在了,在肉醬不小心沾到嘴角的情況下那個男人竟然就這麼用自己的手指擦去送到嘴裡,且臉不紅氣不喘地遞了紙巾給Bucky。

  「嘿,你的嘴角有東西。紙巾在那邊。」

  一般來說應該是這樣的吧,眼前的景象使Wanda不禁這麼想。她偷偷瞥了眼Vision,像是希望對方能理解自己困惑的心情似的。

  不過仔細想想這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事,畢竟Steve本來就是個貼心的人麻。


03.

  Sam對自己的交友圈感到疲憊。

  當然,作為隊長的後盾兼戰友他當然樂意,這是再光榮不過的事情了,打從他加入這個行列起Sam便一直秉持著這樣的心態,直到最近,直到某位老兵醒了過來。起初Bucky回到Steve的生活裡這件事並不對他造成任何困擾,然而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Sam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最後就出的結論告訴自己事情並不是像他想像那樣這麼單純。

  目前的他住在復仇者大廈附近的一間套房裡,和Steve家相差幾個街口的距離,所以當Sam收到任務指令或者有東西需要轉交時在這樣的地理位置下都十分便利,他想復仇者們肯定是知道自己和隊長之間建立起了一個友好的信賴關係,以至於在Steve忙著顧Bucky的這段時間若有什麼事都麻煩他來,像是探視情況之類的。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心情不錯的Sam帶著無限寶石相關的資料往Steve家而去,在熟門熟路的到達目的地後他便按了門鈴,卻遲遲等不到回應,反倒是聽見裡頭有嗡嗡作響的聲音。

  「嘿Cap,你在裡面嗎?」他只好試探的朝裡面喊了聲,希望對方能夠聽見。好在事態有了進展,他聽見原本的嗡嗡聲消失了,取而代之是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請容我一句抱歉,Sam,」前來應門的Steve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剛剛吹風機的聲音太大了,要不是Bucky說聽見你的聲音,我真的沒有注意到。」

  對Steve直率的道歉他感到有些小題大作,畢竟一個享受平凡生活的人是不會時時刻刻對外提防的,他們都已經不是軍人了,所以Sam可以說是一點也不介意。然而在進屋後看見的實際狀況又是另一回事,他看見Steve的「老」朋友坐在沙發的手把邊上,頂著半乾的頭髮,盯著門口猛瞧。

  恩,所以真相是這樣的。一個男人在幫另一個男人吹頭髮,結果被打斷了。

  Sam試圖讓自己不要露出太過明顯的茫然表情,盡量保持一切正常的樣子把手上的資料交給Steve,接著便坐到遠在另一邊的沙發上,殊不知那張冷靜的面容底下藏著多少複雜的情緒,他邊想著自己應該直接走人的,邊想該不會Steve要泰然的當著自己的面繼續幫Bucky吹頭髮吧?雖然Sam是猜過這兩個老兵的關係不單純沒錯,但親眼見證又是全然不同的體驗了。

  而正當Steve打算再次拿起吹風機時,當事人彷彿聽見某位客人的心聲一般出聲制止,「讓它自己乾吧,反正天氣很熱。」棕髮男人看了Sam一眼,接著又轉回Steve的方向,在細密的觀察後再度開口,排除所有疑慮,「不會感冒的。」

  好吧,說真的剛才被人瞪了一眼實在不好受,但與此同時Sam確實鬆了一口氣,他告訴自己在這樣和諧的情況下還是能夠撐住場面,於是便試著和Steve閒話家常幾句,反正他很清楚另一位仁兄一點也不想搭理自己,說來也奇怪,他和Bucky根本無冤無仇,但除了互相鬥嘴就是聊不來。

  然而,在之後不到十分鐘,Sam掰了個牽強不已的理由只為離開,令房子的主人錯愕不已。

  他已經近乎肯定,百分之九十九點九,認為這兩個人之間有什麼了。在談話的過程裡Steve時常心不在焉的看著靠在自己肩膀上的Bucky,不僅如此還十句裡面有七句都問「抱歉,你說什麼」,即使那個人睡著了,仍然沒有任何改變,好似對方的存在就是自己整個世界。

  所以說啊,Sam覺得自己不僅一秒被篡位,就連朋友之間的相互尊重都沒了。

  他得好好想想這段友誼到底在哪個環節上出了問題。


04.

  當她看見那Steve和Bucky一同從電梯走出來時,便向身邊的人意味深長地挑了眉。

  Natasha正在使用跑步機,問候這檔小事絲毫不影響活動進行,在和Clint先後向兩人打招呼後Natasha想都沒想地便把Bucky抓來和自己跑步,「你不介意吧?」當然啦,她不會少掉這個重要程序,就是經過比起本人更重要的,Steve的同意了。

  「當然,只要他願意。」金髮男人沒什麼特別意見,將自主權交給Bucky,而那人則是點了點頭便朝Natasha的方向去,離開前還彼此短暫的交換視線。他和她算是除了Steve之外在復仇者聯盟裡相處得最融洽的人,也許是因為人生經歷較為相似的緣故,也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將Bucky交給Natasha後Steve便往拳擊室而去,和被莫名驅逐出來的Clint一起,畢竟打靶和練箭的地方也在同一區。「和Nat還好嗎?」他以朋友的立場關心道,畢竟Steve曉得那女孩的個性可是火辣得很,一點也不好搞定。

  「還能怎麼樣呢,」一派輕鬆的口氣,Clint無奈笑著說,「老樣子,老樣子。」

  而在兩人閒聊之際另一邊也差不了多少,Natasha絲毫沒有浪費半點時間便開始和自己的夥伴聊了起來,她在這方面實在有一套,就連平時不多話的Bucky都能搭上,不過基本上也是你問我答的方式就是。

  在短短的半小時內Natasha擺脫自己平時工作姿態,開始向Bucky打聽起各式各樣的八卦,想當然對方不知道自己背後的用意,她一方面為打聽他人的隱私感到抱歉,一方面又好奇不已,她實在忍不住了,誰要不久前那個「同框」畫面還在腦海裡久久無法散去,況且還有更重要的。

  「所以說,Steve在外面常常摟著你肩膀,是這樣嗎?」面對接踵而來的問題Bucky只得不斷地思考,他歪著頭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Natasha已經沒在跑步了,而自己則是在旁邊的地板做伏地挺身。

  「恩…在家裏有時候也會吧。」而就在漫不經心的回答後,用不著抬頭他都能感受到對面傳來的強烈視線,突如其來的處境讓Bucky有些不知所措,他並不希望自己說出什麼不對的事,以至於他當機立斷的停下動作,有些木訥的看著Natasha。

  不過好在對方即時消除自己的疑慮,除此之外一切正常,女孩又是接連問了幾個問題,像是Steve會在怎樣的情況下摟他,什麼時候,多久一次之類的,對於這些每天都會經歷到的事Bucky實在不懂為什麼Natasha那麼在意,但還是一五一十的乖乖回答。

  「噢,原來如此。」在得到滿意答覆的她露出一個宛如勝券在握的表情,而這也恰好被梳洗後路過的Steve撞個正著,那個男人閃過一絲困惑的神色,接著便朝兩人走了過來。「去洗洗吧,時間差不多了。」Steve溫柔的說,順手撥了撥對方擱在臉頰上的頭髮,而Bucky顯然沒什麼意見地聳聳肩便拿著毛巾走掉了。

  在關鍵人物離開後的下一秒氣氛驟然轉變,靈敏的Steve直覺性的看了Natasha一眼,他有種不詳的預感,可信心卻告訴自己肯定是抓到對方的把柄了,「這個眼神肯定不是什麼好事,Nat,你和Bucky說了什麼?」

  「我沒有,你自己問他。」她攤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浴室的方向衝去,故作委屈的回頭抗議道,「我只是探討了一下兩個九旬老人的甜蜜生活!」

  對此已經不是第一次遭受到對方調侃的Steve只能自認倒楣的展現紳士風度放人一馬,殊不知在他和Bucky兩兩離開了之後,Natasha便抓著Clint死都不放人走,理直氣壯的說。

  「他們炒飯了,還不快把一百塊交出來。」


00.

  他發現自己好像已經不是第一次對Steve的親密舉動產生反應了。

  什麼反應?老實說他也講不清。而當Bucky仍在困惑之際、想搞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之前,那個在他額頭上留下一點餘溫的傢伙已經不在這了,但仔細想想這樣也好,說真的,如果自己把Steve留下來的話,又該問什麼好呢?

  抱著這份奇妙的心情,Bucky就這麼進行著早晨例行的梳洗工作直到結束,而當他走到客廳時並沒有聞到預想之中的香氣,明明記得有人說要準備早餐的,使原本期待的心情不免有些失落起來。「Buck,」而對方彷彿聽見自己的心聲一般,開始說明,「家裏已經沒有蛋了,看你要不要吃烤土司?如果還是想吃三明治的話也是可以,生菜和火腿都還有。」

  「啊對了,」最後Steve補充,給了Bucky一抹微笑,「李子還有剩一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不用想都知道,為了多少記起那些過往曾經,Bucky沒有猶豫的選了李子,配牛奶。

  「你不用這麼做的,Steve。」他有些不好意思,看著位在對面正吃著和自己一樣食物的男人,忽然間Bucky才領悟到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Steve究竟為自己付出了多少。他想起在剛解凍的時候T’Challa曾和自己說,距離對那個人而言從來不是問題,允諾說每週來探視的這件事,從來沒有缺席任何一次。

  更不用說在和Steve同居之後種種無微不至的照顧,那個男人總是不肯放棄,Bucky不曉得對其他人事物對方是不是也如此,但這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對這一切他感到訝異無比,當自己狀況不穩定時,Steve的堅持與深信不疑,以及對於生活瑣事的喜好、幾乎不顯現出情緒表情的洞察力,還有更重要的,在不知不覺間任由Steve寵溺的自己。

  或許是過度思考的表情出賣了他,當Bucky回過神時對面的人明顯的正在注視自己的臉龐,Steve起身將空空的盤子收去,還有杯子,也沒問他在想什麼就說要洗碗了。

  「讓我來吧,每次都是你洗。」覺得無法再這樣下去的Bucky終於起身站水槽旁,他就這麼決定奪走Steve的工作,他示意對方把工作交給自己,即便水花早已嘩啦嘩啦的流。對於這般反常行為Steve露出微微驚訝的表情,當然他沒有真的照著Bucky的意思把人丟著離開,只是肩並肩的兩個人站在一塊,「好啊。」他說,手上的動作仍沒有停下來。

  好笑的是,主動提出要求的Bucky根本無心洗碗,他發現自己像是著了魔一般,潛意識的想靠近Steve,而當他們的肩膀因動作而不小心碰在一塊的時候,他的心跳砰砰了兩聲,卻也帶來莫大的安全感。「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終究躲不過對方的靈敏,在坦白的被質問下Bucky連忙搖搖頭,有些慌張的收回視線,同時最後一個碗盤也被Steve接過,且十分熟練的洗乾淨了。

  我得做點什麼,他告訴自己,我得做點什麼。Steve為他做了那麼多,倘若、倘若平時的那些親暱舉動是發自內心的,那麼對此不排斥的自己是否也該予以一點回應才是呢?

  「Steve――」於是他叫住了他,在準備抽取擦手紙巾的前一刻那人停頓了下,Steve輕而易舉的轉向自己,短短的幾秒但也足夠達成Bucky的目的。他的唇像是屢次錯過的月台,每當列車駛近了人卻不在,可這次、就這次,他們相會了,宛如劃過天際的流星。

  即便是下定決心,Bucky依然為自己毫無頭緒的行動感到莫名的害怕,他想如果對方生氣的話怎麼辦?如果自己一手破壞了以往建立起來的感情怎麼辦?而就在這時方才被動的Steve斷然遏止了作勢逃開的自己,尚未全乾的手被人緊緊握著,接著他讓他再感受一次,被躲不開的暴風雨侵襲,以及重展笑顏的雨後天青。

  若不是現在Steve還在吻著自己,Bucky肯定無法相信此刻的真實性,他輕喘著,身體依然被人牢牢抱在懷裡,直到Steve結束最後的輕吻。「…Buck,」金髮男人喃喃地說,他將額頭輕靠Bucky的肩膀,分別摟在腰與脖頸的手絲毫沒有放鬆的跡象,「我不會再弄丟你了。」

  然後他的視線模糊了起來,僅僅是因為彼此相互呼應的心。

  Steve Rogers,是他的生命、信仰。

  還有愛情。


-彩蛋-

  Scott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

  當Tony把他手上兩份31冰淇淋奪走的時,他已經有點不高興了,可若是搶去吃的話還勉強在接受範圍,但接下來那人竟然就在自己面前把它們無情丟近垃圾桶裡。「這種東西哪能吃啊。」Tony雙手一攤,用一臉鄙視的表情道,彷彿自己正在做什麼不可理喻的事。

  明明只是融化了三分之一而已啊,Scott憤憤的想,一股惱火從心底蔓延開來,現在的他可是又傷心又生氣,就連原本掛著笑容的開朗臉蛋都明顯黯淡了不少。

  「怪不得Hank Pym告訴我姓Stark的都不是好東西!」最後他不滿地回擊,對於對方的鄙視和酸言酸語,以及連自己是哪號人物都不知道的這件事情。而一旁的Sam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並沒有介入自己和Tony的戰爭,只提議說到對面的攤販有在賣,願意請客。

  事情得追溯到十分鐘之前。當時他恰好經過復仇者大樓附近,因為去探視女兒的關係,所以想這種機會實在難得,於是在向Sam確認過對方今天會出現的情報後,Scott便毅然決然的繞路去附近的冰淇淋店,決定要買給他的偶像,也就是Steve Rogers。

  不常來復仇者大廈的Scott到現在依然覺得所有的東西都十分新奇,為了防止自己繞錯路還特地問一下警衛,接著他便順利的搭上電梯。Sam和他約了在茶水間那層等他,讓Scott不免懷疑幹麻不直接告訴自己隊長在哪裡就好,搞得像是秘書一樣,怪裡怪氣的,但這也都只是心裡的抱怨話,他覺得沒有說出口的必要。

  小心翼翼的拿著手上的冰淇淋,在電梯門打開後他拐了個彎準備往Sam說的目的地而去,而就在這時,眼尖的Scott看見廁所門前閃過了疑似Steve和Bucky的蹤影,門砰的一聲再次提醒自己並沒有眼花這件事。

  他想既然這樣就在門口等人好了,也省得Sam麻煩。他本身對朋友結伴上廁所這件事半點意見都沒有,說白了過去在監獄裡的日子幾個朋友三兩成群的事也有過,於是Scott沒有多想,就這麼等著,直到五分鐘過去了,接著又過了十分鐘,才隱約察覺到不對勁。

  他想Steve肯定碰上了麻煩,說不定是Bucky又失控打人了,沒錯,Scott邊在他的腦海裡進行的天馬行空的想像,邊步步接近廁所門口,那動作小心翼翼的猶如小偷似的,而當他的距離終於近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卻聽到了一個與自己的揣測截然不同的真相。

  「呃,別這樣,Steve…唔!」

  噢不,老天,所以事實是他的男神Steve正在欺負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救回來的朋友?

  但這怎麼也說不通啊,Scott卡在廁所門外卻又不敢貿然闖入的思考著,充滿想像力的腦袋正在進行著一場天人交戰,但他沒有因此而忘了珍貴的冰淇淋,依然好好的握在手裡,但他萬萬沒有發現到,還有一個被遺忘的人正以全速朝著自己逼近廁所的身子衝了過來。

  「等等,老兄,嘿!我想我們該去救救Bucky…」突如其來的一拽確實嚇了他好大一跳,Sam示意自己安靜,接著一路把人拉到原先約好的地方,而也就是因為這樣才被Tony看見那融化到一半的冰淇淋。「你不曉得我剛剛聽見了什麼,他們好像在廁所幹起來了!」在和Tony吵了兩句後,再次搭上電梯時,他激動的說。

  是啊,他們是幹起來了,Sam黑著臉想。然而看著Scott完全不曉得實際狀況的模樣又不忍心拆穿他。「是的,噢不,我是說,他們在談重要的事,所以才在那裡。」

  在偶像的知心好友向自己詳細的解釋後,他又思考了好一陣子才點點頭,全然接受了這番理論。「原來如此,所以說你們這邊的人談事情都喜歡到廁所裡啊!」Scott接過對方遞來的完美冰淇淋,心滿意足的說,「不管怎樣,謝啦。」

  至於為什麼會這麼快修復剛才破碎的心,是因為Sam告訴他,這個口味是隊長最喜歡的。

评论 ( 6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