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當局者迷―後續(完)

正篇,隊三衍生,獨立看可

◎微Vision/Wanda,Peggy提及有

◎又開了腦洞所以產出了後續,依然是一些蠢蠢的小段子!


05.

  Wanda躲在不遠處的樹叢裡。

  正確來說是她和失戀的小夥伴Scott一起,在瓦干達的密林中藏匿,至於為什麼呢,因為Steve和Bucky正在河邊漫步約會,而當事人並不知道他們兩個在這裡偷窺。事情是這樣的,在那件「廁所奇遇記」之後Scott終究忍不住找了Sam之外的人討論一番,並且提出種種的困惑點,而就蒐集來的情報來看,除了自己被當成笨蛋以外,就是他的百歲男神Steve戀愛了,而對象還是那人的知心好友,也就是Bucky Barnes。

  為求真相,在Steve決定帶Bucky來瓦干達做例行性的身體檢查的那天,Scott便決定必須由自己的雙眼見證真相。畢竟後來他們碰面時一切都顯得那麼正常,可從Natasha口中聽的事卻驚人得不得了,更重要的是,Scott絕對必須給自己一個交代,關於那天在廁所裡究竟是不是那樣「驚悚」的事情。

  同樣對兩人戀情抱著無比好奇的Wanda自然的加入這份探險行列,當然,他們可是有和T’Challa打過招呼的,還乖乖的拿了觀光簽證,Scott不斷稱讚著瓦干達的好山好水,而Wanda也不吝嗇配合他的說詞。「我不相信,」小Scott站在Wnada肩上賭氣地說,眼睛卻死死盯著漫步在河邊的兩人不放,看上去比誰都來得緊張,「堂堂的美國隊長才不會在廁所對朋友做那種事呢!」

  「你等會就知道了,Scott,你不曉得隊長平常在我們面前忍得有多辛苦。」女孩胸有成竹的說,同時盤算著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計畫。眼前的兩位主角彷彿配合似的上演了意外戲碼,走在石頭路上得Bucky重心一個不穩差點跌倒,被Steve摟個正著,看在旁人眼裡簡直心癢癢得不得了,使Wanda忍不住「噢」了一聲。

  連帶情緒起伏而抖動的肩膀嚇得小Scott差點摔下懸崖。

  全神貫注著眼前兩人的動靜,透過一連串的小動作Wanda已經在內心暗自拍板,她想是時候了,於是稍稍將手探出一點點,作為隨時「推波助瀾」的準備。就當Steve和Bucky作勢要在河水與碎石地的交界處坐下時,她抓準時機的小推了兩人一把,不足以受傷,但也全然達到目的了。

  噗通。Bucky和Steve一前一後的跌落水裡。

  至於小Scott呢,在這一切發生的同時他藉著女孩的一臂之力,從她的肩膀一躍而下,他在小碎石中穿梭著,蹦蹦跳跳,直到抵達足以聽見兩位主角交談的距離。忽然間Scott竟覺得自己確實是個該死的偷窺狂,就像上次那樣,可他相信上帝能體會他也是情非得已:廁所絕對是百分之百的意外,而這次是百分之百的純屬好奇。

  「Buck,你還好嗎?」語氣盡是擔心,Steve在落水的第一時間便是確認對方是否安好,他游到他身旁,一手就把人攬了過來,雖然說水不算深,水流也不快,兩人勉強能踩到底。「咳咳…Steve,我沒事。」Bucky自然的將雙手擱上金髮男人的肩頭,並沒有因意外的插曲而皺起眉頭,反之,他給了對方一抹微笑,「不用這麼擔心我,這不是還有你嗎?」

  實地偵查員小Scott表示十分懷疑眼前畫面與對白的真實性。他得和Wnada如實分享。

  「是啊,既然都下來了,泡個冷水也不錯。」Steve仍然沒有把人放開的跡象,他把Bucky牢牢的摟著,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們的距離感覺又比剛才更近了點,胸口幾乎貼在一塊,「而且這好像是我們第一次在外面約會?」

  看著兩人調情的同時,小Scott的背脊發涼,總覺得有人往他的方向瞧了一眼,但僅僅是一瞬間。歪了歪腦袋,收回視線的Bucky陷入思考,「以前康尼島不算嗎?」他和Steve絲毫都不在意身上溼透的衣服、亦或是狼狽的窘境,好似一切在他們面前除了彼此之外都是那麼渺小。

  現在的光線相當良好,使得十分沒道德的蹲點小組什麼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不管是Steve微乎其微的寵溺表情,還是Bucky專注盯著對方的透亮眼睛。小Scott的心情可說是百般複雜,這種事情明明只會發生在他女兒的童話故事裡的,但不管怎樣,驚訝歸驚訝,失戀歸失戀,作為理智的粉絲,只要偶像喜歡一定是祝福到底。

  當他終於說服自己相信Natasha的說法、決定轉身撤離的時候,重頭戲上演了,讓他忍不住又留步把接下來的經典畫面給看完。「康尼島嗎?讓我告訴你――」這時金髮男人終於鬆手,轉為捧起對方的臉頰,毫不猶豫的就是在對方的唇上吻一口,貨真價實的,「在你親我之前,那些都不算。」而被吻的Bucky則是悄悄的紅了臉,不見半點反抗。

  面對一連串不避諱的情話他早就快要撐不住了,再加上這一個暴擊,臉紅心跳的實況小Scott只差沒有當場暈過去。然而不幸地,上帝十分慘忍地,選擇在此時此刻懲罰了他,他的手滑了一下,彷彿正在替水下無辜又甜蜜的傢伙們討回公道。

  一比一大的人形Scott,在距離河邊不到三步的位置出現,轉瞬之間。理所當然吸引水中正享受著兩人世界的,Steve與Bucky的視線。「呃、嗨,隊長,我是Scott,真是巧啊!」上帝啊,這簡直比上次去復聯大廈偷東西碰上Sam還可怕一百萬倍,「我、呃,瓦干達真漂亮呢!對了,廁所,你們……」

  令人意外的,他的男神完全對於自己為何身處在此地,方才為何縮小躲在石頭後面沒有半點疑問。

  只是體貼的告訴他,廁所的確切位址。


06.  

  消毒水的味道有些刺鼻,但他並不介意。

  Bucky的腦海隱約閃過自己正在執行任務的畫面,和Steve一起。此時的他只覺得自己好累好累,不聽使喚的眼皮卻沉重如鉛的闔了上來,可理智卻在一旁告誡自己該保持清醒。

  他已經將近七十二小時沒睡了,只因為病床上的那個男人尚未恢復意識,而這段期間Bucky也幾乎寸步不離的守在一旁,也不管自願前來交接班的Sam怎麼勸,累了就把腦袋擱在床沿。

  那是一個永恆不變的習慣,無論是Steve還是Bucky,他們都無法放任彼此不管。然而若是事情發生了,他依然會感到內疚與懊悔,Bucky絕對不會怪對方來保護自己,只會自責自己為什麼如此不小心,因為他知道,倘若他們的情況調換,Bucky Barnes也會不顧一切的保護Steve Rogers,就像七十年前。

  而也正因為彼此這份無法捨棄的堅持,Steve替他挨了三發子彈,還為自己被人揍了好幾拳。

  小心翼翼的趴在床邊,正當他的意志就要撐不住的時候,床上的人似乎終於有了動靜。「Steve?」急切的站了起來,原先的睡意一掃而空,Bucky反射性的握住男人的手,相較對方自己身上的幾塊瘀傷和破皮根本算不了什麼,「嘿,兄弟。」他又喚了一聲,憂心全寫在臉上,誰要Steve就連睡著的時候都緊皺的眉頭,光看就讓人擔心得不得了。

  「…Bucky?」緩緩的睜開雙眼,金髮男人皺在一塊的眉心緩緩化開,臉上的紗布讓Bucky想起以前Steve也曾有這麼一次,被惡霸揍成這副德行,在戲院後的小巷子裡,「天哪,你受傷了!你還好嗎?」感謝血清讓某位傷患還有心情關心他人,Steve一手蓋過Bucky的手背,一手撫上微微瘀血的嘴角,反倒對自己的傷勢一點也不在意。

  確認對方意識清醒的他鬆了口氣,Bucky輕輕的將對方的手拿了下來,捏捏掌心,「我沒事,Steve。你睡了三天了,要不要我叫醫生來?」說實在的他不曉得該用怎樣的表情面對他,看見對方醒來Bucky固然高興,但對於這般傷痕累累,他還是打從心底感到抱歉。

  「不,沒關係,」搖搖頭,Steve盯著他藏不住的黑眼圈說,「倒是你,是不是三天都沒睡覺?」

  Bucky先是愣了下,才點點頭,知道自己騙不過對方只好乖乖的據實以報,這時Steve已經半坐了起來,挪出一點床上的空間示意他坐下。「對不起。」他還是說了,即便知道Steve根本不會想要聽見自己這麼說,「我應該要知道那是陷阱的,我不應該――」

  輕放在唇上的食指不許他再說下去了。

  「換作是你,也會為我這麼做。」吻了吻Bucky的鼻尖,Steve憐愛的輕撫過下垂的眼角,絲毫不介意倘若路人看見的話作何感想,而事實上,正在門口只差一步就開門的Sam便是那位無辜受害者,當Steve意識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發誓自己絕對不是故意的。「現在回家睡吧,讓Sam跟你交換一下。」

  這次Bucky沒有出聲反抗,他想既然Steve醒了自己也是該好好的睡一覺才行,於是便答應了對方的要求,而就在他們和彼此道別了之後,靈機一動的他在臨走之前無預警的俯身下來輕吻了下床上的男人,不知是無心還是有意。

  拜託,你們不能總是這樣子,體諒一下單身族群啊。進門已久的Sam拿著慰問水果,憤憤地說。


07.

  Steve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

  也許你會想問,一個擁有如此戲劇化的人生,經歷過屢次生離死別的男人,究竟為何還能以這般字眼來描述自我,以及看待身旁的一切。其實這一點也不難,Steve笑著說,珍惜身邊的擁有即可,他承認過去的傷痛曾一度令人十分難受,尤其是當自己孤身一身來到新的世界之後,但很幸運的,他不僅熬過最艱難的時刻,還找回自己生命裡最重要的人。

  「你果然還是那個傻到不知道要逃跑的布魯克林男孩。」坐在他身側的棕髮男人輕笑著說,拿起桌上的啤酒啜飲一口,而Steve則是專注的盯著對方的臉龐,燈光柔和的巧妙的落在Bucky的漂亮眼瞼上,「算你幸運,Steve,上帝派我到未來看著你。」對方別過頭看著他,回以為笑,就像那年在小酒館般,一股難以訴說的情緒湧上Steve的胸口,他不曉得Bucky記不記得那一天,足以扭轉命運的那天。

  但他知道,倘若一切重來,對方的選擇依舊不會改。

  與這番思緒截然不同的是,他們正身處在個熱絡氣氛裡,而即將迎接的是獻給某人的盛大派對。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對於復聯成員的所有人都是,Steve認為Tony和Wanda的策劃相當完美,他想家人莫不過是相互扶持,包容與尊重,以及肯定彼此存在的價值。

  交誼廳擠滿了興高采烈的人們,而至於主角呢,正是Tony引以為傲的傢伙,也就是Vision。起初這個小計畫只是某天Wanda和Tony無意的聊天內容,而後他們又抓了幾個人談起這件事,直到最後除了Vision以外的所有人都參與了並且認同,才有了執行的這一天。

  他們決定一同慶祝Vision誕生的日子,又或者該說是「生產」出來的日子,就像世界上每個人。當Wanda把Vision牽上台的時候台下立刻響起熱烈的歡呼聲,主角有些不明所以的左顧右盼,而這時Steve和Bucky也暫時放下敘舊的瑣事,他們按照計畫的那般,和其他人一樣前往舞台旁的樓梯邊,依序等待。

  「很遺憾我們沒有你最愛的生日蛋糕,親愛的,」主辦人Tony故作傷感的說,接著向台下的人眨眨眼,意味著活動準備開始,至於站在一旁的主角仍舊一臉茫然,靈敏的雙眼眨個不停,彷彿難以相信眼前為了自己的大排場,「但別以為我們真的這麼小氣,連最便宜的生日禮物都不給你!」

  於是乎,作為開場的Tony放下自己手中的麥克風,上前一個箭步就是給Vision一個大大的擁抱,並且予以一句大家熟悉不過的的祝福。「生日快樂,老兄。」當輪到Steve的時候他像是所有人一樣這麼說,他毫不吝嗇的給Vision一個紮實的擁抱,同時也很高興Bucky願意答應參與這項活動,看著自己的家人們漸入佳境的相處。

  人不就是如此嗎?他想。一個平凡的擁抱,無論是誰都能透過它感受到那份隱形的溫暖。

  「謝謝你,Rogers隊長。」從Vision的語調中聽得出真切的感謝,Steve拍了拍他,接著便輪到下一位上場。當Vision不知獲得了第幾個擁抱後,才來到了眾所矚目的壓軸,也就是全程陪伴在旁的Wanda。

  原先不習慣的主角已經從驚訝的神情轉為靦腆,最後一份禮物如同在場的每個人,女孩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除此之外還外加一個蜻蜓點水的吻在臉頰,Vision顯然沒有預料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瞬間有些恍惚,直到Wanda退開來他才回過神,耳邊傳來埋沒了生日快樂的掌聲,「謝謝妳,Wanda。」女孩露出淘氣的微笑,再次擁抱他。

  「呃,他們…在一起了?」台下的Bucky終於忍不住提出疑問。

  「誰知道呢,但至少他們喜歡彼此。」對此Steve只是聳聳肩,笑著拉著對方的手通過層層人群,準備撤回原本吧台的座位繼續剛才被打斷的暢談,等會就是舞會了,一把老骨頭的他可沒打算參加這種屬於年輕人的活動。然而事與願違,當目的地近在咫尺時,Steve卻被一位不知從哪裡竄來的女孩擋了去路,原本牽在手裡的Bucky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讓他頓時感到手足無措。

  事態將錯就錯的發展下去。面對來人的熱情他實在拒絕不了,只好在不失禮儀的情況下答應了她,Steve想對方大概是自己的粉絲,女孩接連不斷的跟他道謝好幾次。

  途中,當Steve不經意的回眸查看角落位置的時候,本不該在那的人卻安然坐在椅子上,無聲的回應自己的目光。Bucky露出帶有調侃意味的笑容,晃了晃手中舉著的酒,當個百分百的局外人棄於自己不顧,這般舉動成功惹來Steve一陣尷尬,使他差點踩到女孩的腳。

  好不容易,終於來到音樂停下來的一刻。這次Steve在心裡發誓絕對不可在發生任何意外,確實又有人上來邀請他,但被他順理成章的拒絕了,直到回到某位負心漢的身旁。「已經結束了?這麼快?」那人悶悶的說,從他的角度看去Bucky的雙頰微微泛紅,他想這個人肯定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又偷偷喝了一輪。

  「別說了,」拿起酒杯喝了一口,Steve有些窘迫的指控道,「誰要某人先落跑?」

  「我才不想在那兒當電燈泡。」聽聞,Bucky立刻反擊了回去,但不是真正的那種,從他的表情看就知道,這個人是真的不想破壞女孩子與Steve相處的時刻,而看在當事人眼裡卻又那麼惹人心疼,「說到這個,」頓了頓,他再度開口,誰也料想不到接下來的問題,「後來…後來你和那個棕髮女探員怎麼樣?」

  Steve先是愣了三秒,才意識到Bucky在談論的人,正是Peggy Carter。

  對於這個女人的感情,Steve是這麼解讀的,比起戀慕,仰慕或許更恰當一些。她確實是Bucky之外第一個成為自己支柱的女性,而曾經,在失去Bucky那段的非常時期,也是Peggy的精神支持與鼓勵才讓他重整旗鼓的振作起來,因此她和他,都曾刻骨銘心的活在Steve Rogers生命裡。

  可現在,Bucky Barnes依然在那裡,成了他足以強大、得以安心的唯一。

  他從不吝嗇在別人面前闡述這個人的好,即便在當事人面前也一樣,而這樣直白的方式不難讓Bucky害臊了起來,Steve發現對方不單是臉頰,就連耳根也染上了點紅暈色彩。「現在你知道我有多愛你了吧?」把人摟到自己身上,Steve撓撓那顆棕色腦袋,決定斬草除根對方腦袋的胡思亂想,也不管講出來的話有多肉麻,「所以別再說那種話了,Buck,你知道我能為了這個跟你耗上一整天。」

  然後,他給他一個吻。作為真情宣示。

  只要這一刻,只要他們擁有彼此。

  即是永恆。


评论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