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奧尤】One day

◎24歲奧&21歲尤,已交往


  奧塔別克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

  迎來和年輕俄羅斯選手平起平坐的那一天,在那之前,他好像等了很久,好像努力的很久,心裡卻有個聲音隱約的說往往不夠。翡翠色的雙瞳給了奧塔別克一種如夢似幻的錯覺,俄羅斯的傳奇小將尤里,很優雅,很閃耀,論野心絕不比任何選手來的少。

  第一次和這位據說不怎麼好相處的金髮人兒搭話的時候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即便是待人處事一直以來都很淡然的奧塔別克,然而與想像中相反地,無論是尤里的表情和說話語氣,也許這也和當時被狂熱粉絲逼到走投無路有關,窘迫中的驚慌神情有點可愛,搭上便車前三秒鐘的猶豫他很喜歡。

  「還真是個奇怪的傢伙啊你。」尤里笑著說,指的是奧塔別克主動向自己搭話這件事,對此哈薩克男人不以為意,或者該說這是他一直以來想做的事,原以為一輩子都不會成真的事,當然奧塔別克沒有把這樣的心情說出口,要是說了豈不是太沉重了?

  難以捉摸,虛無飄渺的東西。有的人說那是夢,有的人則說是感情。

  倘若這樣的說法屬實,那麼,奧塔別克正把自己的感情握在手裡,正在主導自己夢境的劇情。在燈火通明的街上他們牽著彼此的手,俄羅斯的冬季夜晚毫不留情的括著冷烈的風,彷彿戰場一般殘酷。厚厚的雪上印人們的腳印,來來去去,有淺有深,奧塔別克並不覺得特別冷,他接過尤里手中的熱奶酒喝了一口,甜膩在嘴裡化開。

  一路上他們的談話算不上熱絡但未曾終止,有時奧塔別克會因為對方無心的一句「你好煩」而勾起一抹微笑,有時尤里會刻意的踩他的腳佯裝跌倒。俄羅斯妖精為哈薩克英雄精心設計的陷阱總是奏效,奧塔別克沒有一刻不認真,他深怕尤里摔疼了把人摟得一次比一次來得扎實,再者他倒在雪堆上,不變的是尤里依然在奧塔別克懷裡,擁得不見一絲縫隙。

  金髮人兒嘴上抱怨著戀人的小題大作,透亮的眼眸裡仍舊藏不住欣喜又自滿的得意,這可讓奧塔別克決心來個小小報復,一個翻身就是把尤里困在自己和雪堆裡,毫無預警的動作使底下的人一陣哆嗦,紅通通的鼻子惹得人忍不住俯身輕吻,把人寵慣了,誰要自己非喜歡這個人不可。

  「你、你…!」被人突襲的尤里支支吾吾的一時語塞,「奧塔別克你竟敢耍我!」

  「我沒有。」被指控的人依舊是無時無刻的認真表情,撥了撥被弄亂的金色髮絲後便立刻拉過連身帽替尤里戴上,奧塔別克發現過了這麼久自己仍然辦不到,他捨不得,著涼這點小事哪怕是一秒鐘也好。

  儘管妖精故作生氣的撅著嘴,但奧塔別克知道尤里並不是真的生氣,一個人任性的一面往往只獻給最重要的人,這點他再清楚不過了,藉此奧塔別克確信自己正被眼前的人愛著。他們仍被細雪簇擁,而當他再次把尤里摟回自己身上時有點小小不同,另一雙手回應了不再是單方面的擁抱。

  從尤里不多的笑容裡,奧塔別克看見的是最為單純的天真與爛漫,那是只屬於他的,為數不多的情感表露方式。月光底下他接受了對方咄咄逼人又青澀的吻,在奧塔別克確定單手環緊尤里的腰後,另一手悄悄地握緊藏在口袋裡的絨盒。

  奧塔別克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

  鹹鹹的幾滴透明落在他的臉上,滾燙地。尤里紅著眼睛說,總有一天,這些都會像一場夢境。

  因為至今為止還是無法相信命運讓我們走到一起。


- “One day, this will all feel like a dream.”  <The Light Between Oceans>


评论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