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取關隨意
感謝閱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天瀨見】情人節賀文

◎大概是一個充滿OOC的不明產物

◎已交往,關係沒有特別隱瞞但也沒有刻意公開

◎心疼天童小天使但也心疼瀨見見(各種意義上)

  與這幾天風和日麗的天氣相反,天童可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鐘聲響起,心想終於過完早上的他一個人無精打采的晃到了食堂找個位置坐下,正確來說是牛島面前,五色和大平還在窗口等著取餐。沒什麼胃口的天童只擺了個巧克力冰在桌上,見人來的主將也只是點了個頭示意後便繼續享用午餐彷彿一切如常,面對這樣的反應天童並不介意,自己順便靜一靜是個不錯的選擇。

  交往後兩人的相處模式基本上沒什麼不同,天童還是會時不時的捉弄瀨見,對方也會追著他打鬧,不過偶爾吧,就偶爾,他們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從身後勾對方的指頭,若是器具室在沒開燈的情況下突擊瀨見的話,儘管在事後會引來罵聲,但不變的是天童的任性依舊被人支支吾吾的默許著,走到哪都形影不離的兩個人。

  可這幾天卻不盡如此。與其說是相處時間少了,不如說除了社團時間以外根本碰不到面,運氣好的話也頂多在走廊遇上打招呼而已。心思極其敏感的天童能明顯感受到自己被人瞞著什麼,一問之下得到了理由是瀨見有事,至於是什麼事當事人竟只以私事這兩個字回給他,對天童來說這種變相迴避固然是個打擊,然而更重要的是看似簡單卻又從未面臨過的極大煩惱讓他遲遲想不出個對策。

  坦白說瀨見是天童第一個交往對象,身為戀人該做什麼、會做什麼他不知道,唯一清楚的是瀨見很受歡迎,也因此天童不敢輕舉妄動,他是珍惜他的,深怕拿捏不好界線過度追問會惹來對方排斥的程度,於是選擇沉默,默默的吞下這個令人無法釋懷的「答案」,說真的一點也不好受。 

  「天童前輩好!聽我說啊剛剛――」

  「對了,覺,今天的社團活動――」

  「…」

  一句話也沒聽進去。身為隊友,向天童搭話的兩人立即察覺到了異樣。

  「覺,你怎麼了啊?」

  他以為調整了時間在這裡會遇到瀨見的,至少午休時間可以一起吃飯,一起說話,然而卻遲遲等不到自己期待的身影到來。越想越消沉的天童開始鑽牛角尖,他趴在桌上盯著尚未拆封的冰棒發呆,與此同時腦袋不知怎地冒出說不定瀨見其實根本不喜歡自己,只是順著他的意隨波逐流這般荒唐念頭。

  「啊,如果是想找瀨見前輩的話我剛剛有看到他,」講到要點的後輩一下吸引了天童的注意力,他歪著頭,視線直直的朝五色的方向而去,「好像和一個學妹在一起,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們好像要去烹飪教室的樣子,前輩可以去那裡看看?」

  瀨見和學妹?烹飪教室?這個時間?

  「先走一步。」

  不願再想下去的天童突然一個動作起身,臉色糟得不能在糟,就連牛島都意外的看他一眼,五色則是一臉慘了是不是說錯話的表情,另一邊的大平似乎是明白了什麼,默默的給後輩一個關愛的眼神並給自己一句可有可無的安慰,「別想太多了,覺。晚點社團見。」

  就連本人都以為今天絕對會翹掉社團活動的天童意外的準時,也許是下午的課讓人冷靜了些,但實際上好不了多少,從外人的眼中看得出這個人依然沒什麼精神。他想如果這就是對方的答案那就這樣吧,他不會去追究,也不想追究,無論如何瀨見也已經給過自己太多別人沒辦法給予的東西了。

  換好衣服,正在球場邊綁鞋帶的天童此時聽見門拉開的聲響,川西和白布相繼走了進來,然而令他在意的理所當然不是這個,而是門外躲不過靈敏耳朵的,瀨見的聲音,以及女孩子。

  「真是謝謝妳了,之後再聯絡。」

  「不會!我會期待瀨見前輩的消息的。」

  啊,原來是這樣。今天是三月十四日,情人節,他都忘了。

  忽然間委屈、生氣、難過的情緒一下湧上心頭,以至於始終一直低著頭的天童在瀨見主動向他打招呼的時候抖了一下,連帶在眼眶打轉的淚水也一併被外力推下懸崖,墜落地板。

  究竟有多久沒哭了呢,究竟是什麼東西讓自己變得如此狼狽呢,天童自己完全不知道。

  「喂…天童,你……」

  「瀨見見外遇!走開!外遇!」

  「……」

  「…咦?什麼?天童前輩和瀨見前輩…?」

  控訴聲大得一下子不論是被指控的人或者不相干的人,正在進行的動作全都停止了。

  所幸一旁即時反應過來的隼人上前直接把僵在原地不動的天童和瀨見一起推到外面,鐵門關上的聲音沉重而刺耳,天童抽著鼻子,一度忘了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意識眼前的人正在抱著自己。

  「你先別哭啦…」

  「…」

  「先聽我說,恩?」

  確認天童情緒稍微穩住才拍了拍後背拉開距離,瀨見無奈的嘆了口氣,用指腹擦了擦天童垂下來的眼睛,接著他從包裡拿出一個鐵盒打開。
  淡淡的香氣散了出來,是巧克力冰淇淋泡芙,思緒尚未轉過來的天童還愣愣的不明所以。

  「…?」

  「你不是最愛巧克力冰了麻…所以拜託一個手藝很好的學妹教我做這個,打算要給你的。」此時的瀨見顯得有些害羞又窘迫,那張表情彷彿在說為什麼自己會犯下這種錯呢,把這個淘氣鬼惹哭了,明明只是想要當成驚喜的,「…對不起,情人節快樂啦。」

  眨了眨眼睛,好似終於明白前陣子對方一直讓自己無法領會的行為,天童先是盯著盒子裡的東西久久沒有說話,隨後又盯著瀨見的臉瞧。

  「今天,要做。」

  「…啊?」

  「上床!今天!和瀨見見!」

  此話一出,原先從球場內傳來規律的擊球聲不約而同的停頓幾秒。

  而彷彿料到對方要開口一般的天童,想也沒想的就用一個吻就把那些抱怨抗議全都吞掉。

―――

小劇場:

「話說這個真的好好吃呀,還要還要!」

「…把手機拿來,還有不要玩我的手。」

「什麼呀?一大早的!」

「我答應學妹要告訴她你的感想。」

「…瀨見見外遇。」

「什…你別鬧,我這個位置拿不―」

「幫你回了,拿去。」

『我男朋友說泡芙很好吃,』

「…」

『但他更愛吃我。』

评论 ( 5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