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刪文可能
取關隨意,亂入聊天歡迎
感謝閱讀&留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兔赤】幸福傻瓜

◎日常的赤葦視角,只能說木兔實在太好逗(笑)

◎小學生文筆依舊

◎感謝閱讀的你!


  「你就是赤葦君哪,光太郎常常提到你呢。我們家光太郎真是承蒙你照顧了。」

  「請千萬別這麼說,是您太客氣了。這邊才是承蒙關照。」

  與你一言我一語的溫和成了極大的反差,亂了方寸的木兔看得赤葦不由得笑了起來。

  放在一旁的水果籃提醒著自己明明是前來慰問的,怎麼現場就鬧哄哄得不行,不過罪魁禍首可不是他。老人家坐臥在病床上和藹的笑笑,看上去精神不錯,反之木兔結結巴巴地什麼話也回不好,平常大而化之的性格都不曉得跑到哪去了,對什麼事都大驚小怪。

  時間點回到今天早上,晨練時他們主將難得在練習途中...

【兔赤】171205赤葦生賀

◎雙向暗戀的HE,赤葦生快!

◎感謝閱讀的你


  對赤葦京治而言,木兔光太郎是個十分不可思議的存在。

  他記得剛進梟谷時尚未決定社團的時候,一個頂著貓頭鷹腦袋的傢伙就興沖沖的跑到自己身邊,自來熟的性格一下子就攬過素昧平生的人的肩膀,過於直接的肢體碰觸惹得赤葦縮了縮身子,困擾的表情看得其他學長急忙的熱情過度的人拉了拉。

  該說是少根筋嗎,這個人。總之該如何和這種不按牌裡出來的人相處實在不是他的強項,當時赤葦邊這麼想也就半推半就的點頭加入了排球部,說白了也就是延續國中社團的運動項目而已。

  然而藉由時間的積累推移他發現了很多木兔身上那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比如這個人看似是隊伍裡的...

【兔赤】安全感

特別感謝企劃:http://haikyuu0314.weebly.com

---

  轉換之際,飄忽不定。

  時而雨時而晴,陽光展露亦或是烏雲密佈,好比人們激昂時的嘶吼,膽怯時的顫抖。

  梟谷學園的練習並未因此而亂了腳步,循序漸進依舊,經理們的身影相互輔佐,窗口開著任由外頭的微風吹拂,空氣裡瀰漫著生氣活絡。部員們各個聚精會神的練球,拋投直扣的防守滴水不漏,身為東京強校的他們更不會在比賽臨頭有一絲馬虎。

  除了他以外。

  不知所云地,堂堂一個主將就這麼無預警的著涼了,木兔光太郎在場下嚷嚷著要監督放他練球,要不就是一哭二鬧的喊著「赤葦快來解救我」,如此模樣說是三歲小孩的任性也不為過,頂著發紅的...

【兔赤】140920木兔生賀

*同居設定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

  半敞開的窗,不知去向的風將垂簾拂起一陣陣波瀾,側身傾過,一張毫無掛心的睡顏,映入眼簾。微微的抬起頭,滴答作響的指針提醒自己該起床弄點吃的,昨天練習得挺晚,在讓他多睡一會吧。

  背對著不到幾分鐘,被褥底下窸窸窣窣的騷動,某人睡眼惺忪的說肚子好餓,算算這人因早餐而醒的實例也不算少。

  「木兔前輩起來了,待會還有集訓。」

  熱氣沿著廚房竄出,連帶著熟悉的香氣。

  被枕亂的銀白髮絲如同尚未打理好的羽毛似地,硬是死賴在床舖上不願離開,嘴裡不知在嚷嚷著什麼,誰知道一靠近就被利爪擒住,將整個人拉進自己的巢。

  「赤葦親一個才起床。」...

【第3体育館】海灣

*主兔赤,涵黑月

*與其說是黑月,不如說是性騷擾

---

  琦玉的氣候相較東京涼爽許多,夏日炎炎之際作為合宿地點在適合不過,除了原班人馬外,這次還多了學園聯盟以外的烏野高中,據說是音駒監督的功勞。

  大夥匯集在一塊的目地只有一個,在各個體育館相繼關閉後留下的唯一一盞燈,無論設備地基都是最老舊的,活躍的六個身影,彷彿不見盡頭的三對三比賽。廢寢忘食般,即便體力消耗的比平常更劇,也沒有誰絲毫動了終止的念頭,要不是日向和列夫分別被人給連拖帶拉的贖回,或許真的就這麼繼續打到三更半夜也說不定。

  「嗚啊!赤葦--這個時間食堂早就關了不是嗎!?」

  「…剛剛有提醒你啊,木兔前輩。」

 ...

【兔赤】緋櫻

  空氣中瀰漫著離別氣息,近在咫尺的畢業季。

  校方依照慣例的開始籌備各項活動,多半交由當屆的二年級生負責。安排典禮當天的節目順序、人員分配忙得他不可開交,說心情沒有影響是騙人的,即便試圖以平常心去看待一切所有,然而在這場遲早面臨的分道揚鑣仍讓內心產生了那麼點動盪不安。

  他何嘗獨自承受倒數的落寞。

  幾個月前他曾對自己笑著說「沒有我赤葦一定會很難過」,或者是「不要太想我」這種招人白眼的話,讓人又好氣又好笑。交往後的最佳證明,平凡無奇裡添了點浪漫甜蜜,就連被你搶了冰棒吃的場景也成了被我珍藏的回憶。

  誰知道呢,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著迷的,被你的笑容束縛得沒有死角,無處可逃。...

【兔赤】不眠夜

  跳躍,在那份絢麗奪目的閃耀。

  相伴,多少個分分秒秒。

  原來待在你身旁是那麼重要。

  在森然高校進行的合宿練習逐日接近尾聲,究竟是從第幾天開始不厭其煩的自主練習,赤葦京治沒什麼印象了。

  當天幾個固定班底依然在第三體育館待到閉門前夕,不論是音駒還是烏野的人都還算不錯,挺好相處,說穿了集訓是採自願制,大家都是為求增強賽場上實力,給未來的自己。

  梳洗完畢的他先行回房,隊友們大多都睡了,估計木兔前輩不久後就回來了吧,在怎麼說身為主攻手一天消耗下來的體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十分鐘,二十分,半小時。

  無數次的輾轉反側,他揉了揉疲累的雙眼,外頭的夜光悄聲呼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