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刪文可能
取關隨意,亂入聊天歡迎
感謝閱讀&留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兔赤】171205赤葦生賀

◎雙向暗戀的HE,赤葦生快!

◎感謝閱讀的你


  對赤葦京治而言,木兔光太郎是個十分不可思議的存在。

  他記得剛進梟谷時尚未決定社團的時候,一個頂著貓頭鷹腦袋的傢伙就興沖沖的跑到自己身邊,自來熟的性格一下子就攬過素昧平生的人的肩膀,過於直接的肢體碰觸惹得赤葦縮了縮身子,困擾的表情看得其他學長急忙的熱情過度的人拉了拉。

  該說是少根筋嗎,這個人。總之該如何和這種不按牌裡出來的人相處實在不是他的強項,當時赤葦邊這麼想也就半推半就的點頭加入了排球部,說白了也就是延續國中社團的運動項目而已。

  然而藉由時間的積累推移他發現了很多木兔身上那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比如這個人看似是隊伍裡的大哥卻是個被人護在人群裡的么兒,比如這個人在球場上勢不可擋的犀利與嘆人觀止的球技,當然還有那台上台下隨處可見的冒失性格。

  這讓赤葦開了眼界,讓他開始想托出更完美的球給他,開始想讓他在球場上更加活躍。明知道待在木兔身旁的自己必然會顯得黯然無光,但赤葦沒所謂,同時為抱持著這般執著想法的自己感到驚訝了一番。

  可以確定的是,木兔這個人佔據他心裏越來越大的位置。擁有完全相反性格的兩人如今卻成了隊上最理解彼此的核心存在,明明是前後輩關係卻總能在學校看見兩人的身影,這讓赤葦在不解之際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暗地裡有些得意,有時他也納悶木兔怎麼就能像個大孩子撒嬌不停,一直吵吵嚷嚷的鬧著自己,即便相對的反應一點都不過付出熱情的百分之一。

  看似是自己被人依賴著,可現實又是如何呢?

  「啊,赤葦君,能不能耽誤你一點時間呢?」

  是隔壁班的女孩子嗎,赤葦默默心想。他記得這個孩子,因為木兔曾說她可愛。

  點點頭,今天是他值日所以其他的人幾乎都走光了,便放下手邊的工作隨著人來到樓梯間的地方。途中赤葦耐心的聽完對方說的話,女孩的聲音柔順帶著一點點羞澀,其實早在她抖著手遞出一個簡單信封之前赤葦早就心理有譜,他想自己的表現尚且自然,無論是態度還是臉上淡淡的微笑,這種事並不足以讓人意外。

  「我明白了。謝謝妳⋯」

  語尾宛如打滑似地黯淡了下來,心裡的某處因不安焦慮的發熱。

  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對那個人的情感不再是單純的憧憬,而是無法辯解的喜歡。

  搖搖頭,毫無預警的醒悟使赤葦試圖讓自己恢復平時的狀態振作起來,可當他回過頭準備返回教室的時候一小撮銀灰髮絲突出地在轉角處,回過神這才想起今天和對方有約,每天的例行公事卻只因為方才那突如其來的插曲步調全都亂了。

  「我說赤葦,你剛剛是不是被⋯⋯」

  「啊啊,木兔前輩聽見了嗎?」

  平時又尖又高的腦袋瓜反常地有些下垂,臉上的失落全是不明所以。

  「這是剛才的女孩子要給你的,恭喜你,木兔前輩。」

  說來諷刺的角色互換,此刻的赤葦不由自主的抖起了手,氣量小得連自己都無法忍受。他甚至不敢抬頭看那雙成天只映著「赤葦京治」的眼睛,只知道手裡的東西空了,一陣風竄過指尖,眼前的人什麼也沒說的就走了,步伐又快又急。

  快得把眼眶裡打轉的淚水帶了出來。

  由於擔心自己察覺的感情進而破壞了原先和平的友好關係,赤葦感到既懊惱又內疚,不曉得該如何是好,還有那無法忽視的難受,心想的是但願還能繼續和那個人打排球,心裡想的終究全是木兔光太郎這個人。

  將情緒稍稍整頓好,一下背起書包的赤葦便準備離開返家,他想之後木兔大概會生氣吧,氣自己放他鴿子,不過他很清楚現在的自己實在沒有餘力面對更多提問。

  可此時空無一人的走廊上再度響起急促而響亮的腳步聲。

  赤葦下意識的提起腳準備跑開。

  而就在那個瞬間,他被人從後面扎扎實實的擁抱困得哪裡也去不了。

  「剛剛去把女生給拒絕了。」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我有赤葦了啊!話說赤葦你在哭嗎?明明今天是你是壽星耶,不要哭啦——」

  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再度滾滾流下。

  身後的人硬是把頭探過來搜尋自己的面容,別過臉依然消除不了的羞赧紅暈。

  「⋯⋯放開我,木兔前輩。還有這和生日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才不要!赤葦別想跑!」

  不由得再次感嘆木兔這個人的率真,總是讓赤葦毫無辦法,手足無策。而那個人像是燃起鬥志似的把他摟得更緊了,赤葦覺得自己生來收過最好的禮物肯定是這個,力道緊到胸口幸福得發疼。

  他勾起一抹微笑,寵溺一般。

  在耳邊不厭其煩地悄聲說愛。


评论 ( 4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