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常客,OOC避雷,刪文可能
取關隨意,亂入聊天歡迎
感謝閱讀&留言的你!

© 玄紫❋
Powered by LOFTER

【影日】heart of mine(3~4)

◎雷雷文筆通常運轉,下篇完結

◎感謝閱讀的你!


03.

  過於舒暢的心情反而讓日向感到哪裏不尋常。

  當然喝醉可能也是原因之一,昏沉多多少少都有但不至於構成任何問題,畢竟他挺少喝得這麼不節制,事出必有因,只要隔天精神抖擻一切都好。

  伸展的同時日向還想著自己是挺幸運的,沒有宿醉或是睡死在不知名的地方,然而此時某人的一聲招呼問好打斷了他,冰冷透徹的像是觸動了什麼開關,前一晚的零星片段點點浮現在腦海。

  影山又急又氣的聲音,喝醉的自己,被搶走的最後一口啤酒和柔軟的床鋪。

  「早。」

  慘了,糟糕。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噢⋯⋯早、早啊。」

  覺得自己必須先觀察一下影山的反應才行,於是日向便故作鎮定大膽的往對方的方向看去。令人意外的是影山簡直比平常還平常,俐落的伸展動作配上一張毫無表情的臉,對自己投射過去的視線還帶著疑惑神色的瞪回來。

  即使影山的托球一如往常地完美精準,拼命想喚醒完整記憶的日向仍免不了分神這一關,練習途中頻頻出錯,發球掛網,甚至連扣球的手都傻傻的愣在一旁忘了動作。明白自己犯下大忌的他知道肯定是要被人吼了,日向帶著惶恐又抱歉的心情往自己的搭擋瞄,誰知道對方完全沒有指責的意思,只是提議先休息一下,他反倒是更愧疚了。

  「那個,對不起。」

  補充水分後日向仍然決定開口道歉,他是該道歉的,因自己的狀態不佳拖累練習什麼的沒有人樂見,看著其他隊友在場上持續著自我磨練的身影更令人感到如此,除此之外當然還有昨天受到對方照顧這件事。

  「對不起什麼?」

  「就是昨天受你照顧了,還有剛才一直失誤⋯⋯」

  努力一口氣順暢地將想表達的話語給傳達出去,他抬頭看著影山,說真的每天睡醒後再次見到這個人之前他甚至希望能就此改變,但還是不行。

  說話的語氣也好,獨善的性格也好,自己還是好喜歡他。

  「⋯昨天的事就算了。」頓了頓,影山繼續道,「練習的事你倒是道歉一百次都不夠!」

  「唔呃你能不能就不要這麼過分啊!我說就是了麻,對不起對不起對不——唔!?」

  不用想也知道日向當然沒有真的要講一百遍對不起的意思,不過貌似是信以為真的影山想都沒想地一隻大手直接摀住那張滔滔不絕的嘴,霎時打破掌心和唇瓣之間的所有阻隔。殊不知這番親密觸碰他經不起,一時間短路的腦袋無法運轉,就這樣動也不動地瞪大眼睛鎖定著近在咫尺的人。

  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影山的眼神變了,暗沉地猶如夜色的海,分不出來是好是壞。

  「日向我問你,你是不是——」

  「喂你們兩個,沒事了就趕快回來練習吧。」

  主將有意無意的叫喚對瀕臨窒息的日向而言是再好不過的搭救,儘管緊張的局勢尚未完全排除但他依然小心地拿開對方的手,相反的影山似乎是對被強行打斷感到不怎麼高興,別過臉也不等自己便加速地往球場走去,前後矛盾的行為彷彿比日向更想逃離方才的尷尬窘境。

  為中斷練習道歉後日向和影山再次回到自己本該所在的位置,這次他確實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擊出對方分毫不差的托球,融入隊伍井然有序的氛圍裡。看似一切回歸正軌但也不表示日向因此沒在注意影山,他想這次真的不是自己的錯,中途就開始些許察覺到了,時不時被人注視的灼熱感。

  雖說要怎麼樣也是對方的自由,不過日向仍在心裡喊著「拜託別再看了」卻又不敢直接說出口。他得說被影山盯著可不是普通的難熬,超乎常人的銳利眼瞳好像要把自己看穿似的完全不懂得收斂,若是以前日向肯定會不寒而慄,絕不是眼下的心癢難耐。

  宛如認輸一般,終究敵不過影山攻勢的最後關頭他想著一下就好,選擇稍稍地偏向對方的角度瞧。誰知道這一眼對上可說是失策中的失策,日向無心的驚動了正沉浸在不知名世界的影山,那人先是呆了半晌接著連手裏的排球都掉了。

  咚地,好像聽見誰藏在背後的心跳。


04. 

  一個禮拜過去了,有什麼變了又好像什麼都沒變。

  對日向的態度影山一直盡可能的保持平常,他自認表現不算差,而對方似乎也恢復到過往一樣的狀態社團時總是蹦蹦跳跳,和自己三兩句話就能吵起來,偶爾一塊買包子吃的模樣看上去還是那麼滿足可愛。

  他甚至懷疑那天出自日向口中的「告白」只是自己的憑空想像。

  對於這份不請自來的喜歡,說實在的影山在第一時間並沒有特別的感覺。當時的他也累了,再加上對方渾身酒氣昏睡在自己身旁讓他顧不得其他,於是便以閉上雙眼這樣隨意的放式作為無聲的回應,認為一覺醒來若是他們都忘了也是不錯的結果。

  然而影山沒料到的是那看似毫無份量的話語早在那一刻起在他的心底開始發酵。

  也許那個時候的自己把那句話自動歸類成醉後的胡言亂語來看待也說不定,要不以影山這種不愛拖泥帶水的個性說不準會直接拍板拒絕,又或者衝動的吻醒眼前最親愛的人,說好啊我們交往吧。

  正因如此到目前為止除了事發隔天險些說出口的質問外影山完全沒有採取任何動作,或者說根本不曉得該採取什麼。現在想想是該好好感謝當時的陰錯陽差把尚未成形的話語給擋下,因為不論日向給予自己肯定亦或是否定的答案,在心理準備不全的情況下他肯定是給不出一個像樣的回覆來。

  困惑之餘影山決定開始摸索自己的感情,同時也試圖從對方身上觀察出什麼。遺憾的是後者幾乎讓人一無所獲,時而靠近自己時而疏離,就這麼迂迴在曖昧的泥沼裡。

  如此這般若即若離的距離確實讓影山感到那麼點惱怒,但與此同時也更加確信自己的感情。知道日向肯定是不算跨越那條線了,要不是酒精迫使人露出狐狸尾巴,到頭來自己不做點什麼是不行的。

  此刻的他正在往下一堂通識課的路上,這幾天光是煩日向的事影山簡直變得自己都不是自己。好比現在只不過是一個通訊群組響起了提醒鈴便在第一時間給已讀下來,一來是上面寫著「聯誼」,二來日向也在群組裡,換作是平時他大概能把諸如此類的訊息從白天放到晚上,反正就算臨時跑去現場參加也不是不行,誰要他們隊上某個傢伙總喜歡給人添麻煩。

  不出所料沒多久日向便回應了群組喊了參加,平淡無奇的兩個字卻成功的讓影山怒火中燒,比起腦袋率先動作的手指在下一秒給對方發了私訊,在他啪地坐在教室裡固定位置的時候。

  『你這呆子就這麼想交女朋友啊?把那種時間拿來練發球比較實在。』

  『嘿嘿我說影山君該不會是吃醋了吧,人家就不能想多交一點朋友喔?話說我明明發球已經進步了啊啊啊混蛋!』

  這傢伙給我等著瞧。影山怒視著隔壁的空空如也的座位,卻遲遲不見熟悉的人影到來。

  『如果是又怎樣?明明自己說喜歡我的。』

  訊息發送的那刻一個人影正好來到隔著自己的空位邊,斗大的眼睛傻傻地盯著平凡無奇的手機螢幕,藏在圍巾下的臉蛋像是驚覺什麼猛地往他的方向轉,事發突然,就在他要伸手把人抓過來的時候對方像是受驚訝的小動物用力的一手拍開,滿臉通紅的拔腿就跑。

  一時之間撲空的影山頓時反應不過來,回過神後才發現已經開始上課了,自己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找到日向的所在位置,乾巴巴地看著對方和女孩子談笑風生的背影,促使那顆從未受訓過的嫉妒心脹得前所未有的巨大。

  直到下課鈴響前影山根本不曉得這節課自己到底是怎麼過的,除了乾瞪眼那頭橘得令人煩躁的後腦勺外就是刷著久久不見回覆的對話框,而在鐘響的霎那影山想也沒想便直接背起包殺往罪魁禍首的方向,高大人牆賭的讓人無路可逃。

  長條形的座位是能硬擠上去的,不想招人注目的日向在他不肯退讓的壓迫感下只得尷尬的向隔壁的女生低聲下氣的拜託連帶勞煩其他的人騰出一點空間,鐵了心的影山則是冷眼的從頭看到尾,一點都不在乎究竟耗費了多少人力以及自己的行為有多麽無禮。

  他們之間已經沒有返回的餘地,自然也沒有前功盡棄的道理。

  眼看日向的注意力仍舊沒有放半點在自己身上,自認為得到一席之地的影山也沒那麼生氣了,想想來個下下之策也沒什麼不好。

  於是他先是用手肘碰了碰對方,接著遞出從課本撕下的破爛紙條。

  『你再這樣子我就要直接親你。』

  字裏行間全是蠻橫霸道。


评论 ( 8 )
热度 ( 42 )